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官:曾蔭權無申報屬刻意隱瞞 行為失當性質嚴重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去年被裁定一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罪成,被判囚20個月,另須付500萬元訟費。曾蔭權就有關定罪、判刑及訟費提出上訴。曾蔭權的上訴今早被駁回,但其判刑和訟費上訴得直,分別改判入獄12個月及改付100萬元訟費。曾蔭權去年申請保釋等候上訴前,已服刑63天,現只剩10個月刑期,扣減公眾假期後,料半年後可出獄。

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今早頒下判詞,指曾蔭權無申報控罪提及的內容,屬刻意隱瞞,其失當行為影響市民對政府的信心,判處曾蔭權即時監禁。麥機智表示,曾蔭權作為香港首長,行為失當的性質嚴重,至今仍未就隱瞞一事作任何恰當的解釋,令其在任特首時的行為及誠信,遺憾而無可避免地存有疑問。

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

控罪指,曾蔭權於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間,身為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主席身份,參與決定雄濤廣播有限公司(及後改名為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DBC)的聲音廣播牌照及相關申請時,沒有向行政會議申報、披露,或向行會隱瞞他與雄濤主要股東黃楚標就深圳東海花園物業進行商議。曾蔭權去年獲准保釋等候上訴,上訴庭今年4月開庭,由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審理。

由麥機智撰寫的95頁判詞提及,原訟陪審團的裁決顯示,他們無法就貪污或賄賂指控達成裁決,但指曾蔭權作為特首,卻與雄濤股東、與政府做生意的黃楚標達成秘密協議,做法不智、輕率。

1. 駁回定罪:刻意隱瞞

就定罪上訴方面,代表曾蔭權的英國御用大律師萬江儀在聆訊時指出,曾蔭權與當時行會成員夏佳理作出申報和避席不同,因曾蔭權不像夏佳理、不是雄濤股東,不會因雄濤的財政穩健,或電台的順利發展獲得任何利益。即使公眾知悉曾蔭權和黃楚標的關係,亦不會認為有任何不妥,不會造成公眾疑慮。

但上訴庭反駁指,上述說法本末倒置,除非特首自己主動申報,否則公眾難以知悉其私下協議,形容曾蔭權的做法,違反公務員應避免任何利益衝突的信條,而經歷了數十年公職生涯的曾蔭權,亦理應自覺明白。然而,從曾蔭權於行政會議的表現、當時發出的新聞稿、於電台節目的發言所見,他今次不可能因「走漏眼」而無申報,行為屬刻意隱瞞。

萬江儀亦曾在庭上指出,原審法官陳慶偉錯誤引導陪審團,認為法官作引導時,必須提及「明知而故犯」的元素。上訴庭反駁,辯方當時沒有要求陳官作上述引導,認為陳官的引導正確。上訴庭更指,一名高級政府官員如刻意隱瞞利益衝突,理應知悉自己的所作所為,以及知悉自己做錯。

上訴庭表示,曾蔭權當時作為特首,行使的權力、任務和責任均涉及公眾利益,卻刻意隱瞞他和潛在受益人(指黃楚標)的私人協議,削弱公眾對政府官員的誠信、決策過程,以及決策決定的信心,認為曾蔭權以及陪審團理應快速而本能地知悉上述後果。即使撇除法律爭議,亦會得出與陪審團相同的答案。

2. 刑期:原審量刑起點過高,由18個月減至12個月

就刑期上訴方面,麥機智表示,曾蔭權作為香港首長,行為失當的性質嚴重,至今仍未就隱瞞一事作任何恰當的解釋,令其在任特首時的行為及誠信,遺憾而無可避免地存有疑問(the question-marks over his actions and integrity will inevitably and regrettably remain as a judgment of his time as Chief Execitive of the HKSAR)。

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指,曾蔭權的失當行為,影響全港市民對政府的信心,加上行為持續一段時間,判處即時監禁無可避免。資料圖片

麥機智表示,曾蔭權的失當行為,影響全港市民對政府的信心,加上行為持續一段時間,判處即時監禁無可避免。

不過,麥機智認為,原審法官的量刑起點過高,認為以18個月為量刑起點較合適,考慮到曾蔭權的良好品格(good character),以及過往對香港的貢獻,扣減刑期至12個月。麥機智又拒絕就曾蔭權一方呈交的醫療報告再作減刑,認為報告提及的情況,一個如曾蔭權般年紀的人,面對首次判刑時,都可預料會出現。

3. 訟費:考慮經濟狀況及年齡 改判100萬元訟費

陳官早前作出裁決時指,廉政公署調查案件時,曾蔭權一方沒有全力配合調查,反而令廉署多費人力物力調查,故批准控方的申請,判曾蔭權支付律政司在原審的三分一訟費,即500萬元。

上訴庭認同控方指,曾蔭權一方作誤導性聲明、拖延交出文件、文件內容具誤導性,導致廉署要就索取文件提出多番要求,亦要針對文件的真確性進行調查。

上訴庭指,曾鮑笑薇(中)對她與李國寳和黃楚標的財務來往絕對知情,沒理由否認,質疑曾蔭權一方有意阻礙調查和檢控。戴晴曦攝

上訴庭又指出,即使深圳東海集團有限公司的架構和公布資料,全屬公開記錄、不是重要事情、明顯無任何爭議,但曾蔭權仍拒絕承認黃楚標於該公司的職位,以及公司架構。除此之外,就曾蔭權的妻子曾鮑笑薇與李國寶和黃楚標的財務來往,上訴庭認為曾鮑笑薇絕對知情,沒理由否認相關來往。曾蔭權亦無法說服法庭,他當時只屬一個被知會的角色。

上訴庭形容,曾蔭權的行為超出其保持緘默的權利,明顯有意阻礙廉署的調查和檢控,產生不必要開支,認為控方申請訟費的做法,屬一個有效的工具,讓浪費的時間獲得補償。

上訴庭認為,曾蔭權並非一個富有的商人,只是一個服務政府超過50年的退休公務員,即使曾蔭權夫婦的銀行戶口內存有約5,000萬元現金,但由於曾蔭權已經歷兩次漫長審訊和一次上訴審訊,相信相關律師費已令其現金大大減少。上訴庭又指,曾蔭權已經73歲,從事另一份工作的機會微乎其微,只能靠積蓄和長俸生活,500萬元的訟費或對他造成嚴重影響,改判100萬元的訟費較合理和合乎公義。

4. 回應陳官指「走後門」

原審法官陳慶偉早前批評曾蔭權的公關在重審時,安排知名人士到場聽審的做法,猶如「走後門」,令陪審團覺得曾蔭權有良好品格。如果法官當時發現,可能會考慮解散陪審團。上訴庭認為,上述做法的確有可能不正當地影響陪審團,陳官有權就他認為曾蔭權一方不當的行為發表評論。但上訴庭同時指出,雖然陳官質疑曾蔭權一方,但法官作相關批評前,應否先向持分者作出查詢,給予對方表述機會,或許值得商議。

至於陳官因一名陪審員與到場聽審的名嘴陶傑自拍後,便決定解除其職務。上訴庭認為,陳官就其決定作出解釋的做法正確。

就曾蔭權一方認為,陳官的錯誤觀察或影響其訟費方面的裁決。上訴庭認為,曾蔭權一方的指控對一名專業法官構成不公,亦不認為陳官的裁決受上述因素影響,指曾蔭權一方不應作出此指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