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戴耀廷:憂政府用《刑事罪行條例》針對個人 「風雲計劃是概念非社團」


政府擬行使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第8條(1)(a)取締香港民族黨,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一句:「《社團條例》裏面講得好清楚,任何一個人以上嘅組織已經係一個社團」,令人關注社團的定義,尤其香港民族黨不是註冊社團。坊間有人討論:以後開WhatsApp、Facebook群組,或者與朋友在街頭派發傳單,可會隨時「中招」?

研究憲法及人權法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表示,社團具有一定的常設和穩定性,「大家朋友一齊做一件事、one off過,就唔係社團。民族黨開宗明義係一個常設性組織,有一個立黨目標,解散佢就有政治效果、發出政治訊息。」

「WhatsApp、Facebook群組嚴格嚟講可以係一個社團,但因為可以隨時解散再開另一個,或者轉個名又再運作,唔叫『獨立Group』,叫『立獨Group』就得,所以好難再用《社團條例》叫它解散,佢(警方)唔會做呢啲嘢。」

戴耀廷一直身處風眼,他可會擔心,他正為民主派出戰明年區議會選舉進行的「風雲計劃」協調及培訓班,會是政府引用《社團條例》的下一個目標?他聽畢笑言:「其實冇嘢,我都冇組織。呢個係得意嘅地方,我搞嘅所有嘢都係計劃,計劃唔係組織,計劃喺一個concept(概念),你ban唔到一個concept。」

沒有組織、沒有結黨的戴耀廷,擔心的是政府可能引用《刑事罪行條例》第9(當中提及煽動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及第10條(煽動意圖、文字、刊物),對他個人作檢控。

戴耀廷擔心,政府可能出動《刑事罪行條例》第9及第10條,對他作檢控。何君健攝

戴耀廷分析,按照《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歐洲人權公約》《約翰內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及獲取資訊自由原則》,以及歐洲人權法院的相關案例,法庭考慮是否禁止組織運作時,會按以下四個原則:

一: 那種權利受影響?

今年民族黨事件,港人結社自由會受損害。

二:政府的決定是否有「合理目的」(legitimate aim)?

警方文件作出三點指控:一,危害國家安全(主張香港獨立);二,對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有害(表示不惜運用武力或暴力以達致目的);三,危害他人權利和自由(推動香港人與內地人分隔;煽動仇恨及歧視在香港的內地人)

戴耀廷相信,原訟庭不難接受政府一方的理解和演繹,以危害國家安全為例,根據《基本法》第1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和第1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提倡香港獨立明顯違反《基本法》,「但係,so what,冇提任何跟住嘅法律責任。」

三:政府的決定是否有「合理關連」(rational connection)?

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原訟庭或覺得符合合理關連的原則,「因為佢要做某樣嘢,所以你就禁佢。」

四:政府的決定是否「合理地必須」(reasonably necessary)?

戴耀廷表示,「合理地必須」是最關鍵,「呢度嘅演繹就係,在乜嘢情況,可以基於國家安全等原因,去dissolve一個政治組織。」

警方對香港民族黨「不惜用武力或暴力以達致目的,對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有害」、「推動香港人與內地人分隔、煽動仇恨及歧視在香港的內地人,危害他人權利和自由」的指控,戴耀廷認爲,「都要睇具體嘅speech喺乜嘢,具體advocate啲乜嘢。」

「例如最極端嘅仇恨,假設係有人話,我見內地人前面就打佢後面,呢種仇恨就強,所以呢個未必唔justify,因為喺國際人權公約都講要立法制止煽動仇恨,但一定要有imminent violence(即將發生的暴力行為)元素。」

但就香港民族黨的情況而言,戴耀廷認為它未涉及實際暴力元素,加上政府未有嘗試用其他方法解決,「而係一下就去到dissolution(解散)」,法庭或不認為政府要「合理地必須」即時禁止其運作。「dissolution一定係last resort,而且一定要有imminent violence involved,咁佢(香港民族黨)又冇imminent violence,淨係講。」

戴耀廷認為,陳浩天領導的香港民族黨,未見有imminent violence(即將發生的暴力行為)。資料圖片

警方向民族黨出示的800多頁文件,內容包括民族黨以往的活動、傳媒訪問、Facebook貼文等,戴耀廷說:「我都一定已經被開file了,《文匯》、《大公》都做晒。」今年3月,戴耀廷被指赴台灣發表「港獨」言論,被政府、港聯辦、中聯辦、建制派連環譴責,「我得一個人,佢唔可以用《社團條例》對我,但佢可能會出動《刑事罪行條例》第9、10條,針對個人、對我進行檢控,」

《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

煽動意圖是指意圖 --

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或中國其他地區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或

激起中國人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

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或

引起中國人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

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或

煽惑他人使用暴力;或

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刑事罪行條例》第十條

任何人 --

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或

發表煽動文字;或

刊印、發佈、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或

輸入煽動刊物(其本人無理由相信該刊物屬煽動刊物則除外),

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元及監禁2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3年;煽動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管有煽動刊物,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2,000元及監禁一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兩年;該等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為何在此時取締民族黨?戴耀廷說:「他們也需要時間搜集資料。」資料圖片

戴耀廷說:「我的擔心,是他們會用《刑事罪行條例》對我,之後又有一輪漫長的審訊程序,就好像佔中的官司一樣,已近4年了,令你覺得,永遠有些東西壓在頭上。」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各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三項控罪,案件將於今年11月審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