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深水埗common room & co.結業,你捨不得甚麼?


 

7月14日,開在深水埗大南街的複合式藝文空間common room & co. ,突然宣布一星期後(剛過去的星期六)結業。旋即,官方臉書留言以百計,結業前兩天,各路粉絲踴至,別情依依。究竟,是捨不得這藝文空間?是那杯咖啡?還是一個可能性的幻滅? 

common room & co. 夾在皮革店和足底按摩之間,大概就是深水埗的社區特色。Alex Lai 攝

Dimension Plus 共同創辦人林欣傑於5月接受訪問時,曾這樣說:

如果這個地方是這個城市需要的,我希望2018年來過的,2028年再來的時候,我們還在這處,做同一理念的事情,内容依然很豐富。
不少文化空間,在不同的國家、城市,都可以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每次重新遊歷那個城市,都會回到那個文化空間,但香港似乎很少這樣的地方。
公告結業後的一周,粉絲迫爆common room & co.。受訪者提供

他口中的這個地方,就是與獨立書店Book B合營的common room & co.。

這個複合式空間,由地舖和閣樓組成。閣樓是展覽場地,地舖提供自造者空間(maker space)、獨立書店和咖啡。立於深水埗大南街,帶點超現實,或者是「離地」。

林欣傑本身是新媒體藝術工作者,硬闖舊區試探藝文可能性,有一半是因為觀塘的工作室大幅加租,但也提過希望所策劃的展覽「貼地」,可以接觸到「圍外人」。

2016年11月,common room & co. 開業,未及兩年,前後策畫了18個展覽。

以平面設計師黃新滿為主角的「設計時代」,辦了幾場講座,到訪人潮擠滿大南街。

其中,2017年4月以平面設計師黃新滿為焦點的「設計時代」( Designing Age ) ,以及同年11月,電影海報及唱片美術設計師顧沛然(Rex Koo)舉辦「七孔流血」個人展覽,就曾出現萬人空巷的場面。

身為策展人,林欣傑難免滾動:

那一刻,我覺得這個地方可以做到,我稱之為的movement (運動),可以在這個movement浪潮下,幫手推一把,令更加多人知道這件事,從而啓發大家的參與,那是一件很美滿的事情。
2017年5月辦的「卡式復興」展覽,空間内外都擠滿人。

未及兩年,common room & co. 的急煞停,叫人錯愕。

結業後的第一天,林欣傑為勇闖深水埗,作了個小結:

我會形容為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因為在common room & co.出現之前,已經有過「百呎公園」和「咩事藝術空間」。我沒有覺得common room & co. 有這麼大影響力,帶來甚麼新氣象,但肯定引發大家對私營藝文空間的想像,也不僅是深水埗。
合舎剛慶祝一周年,並於周前舉辦「如果你知我苦衷 — 香港私營藝文空間之謎」講座。合舍提供

巧合遇上偶然。林欣傑在公告common room & co. 結業後的兩小時,出席在合舍舉辦的「如果你知我苦衷——香港私營藝文空間之謎」講座,與其他三位講者,分別有曾經營「百呎公園 」的何兆南、轉型後的「青春工藝」盧樂謙,以及「合舍」創辦人王天仁,對談私營藝文空間的苦衷。
 
四位講者呈現了不同形式的藝文空間,可以袖珍如百呎公園,也可以如盧樂謙般,邀請街坊參與,讓藝術直接與社區發生關係。至於合舍,按王天仁的說法,就是「一個可以讓不同的創作單位聚頭的空間。」然後,這些創作是可以「看得見」的,因為合舍是臨街的,街訪經過,就看到,盡管搞不清內裏是甚麼。
 
私營藝文空間面對的,就是資金的困局。在講座出現的四個單位中,common room & co. 剛宣布結業,百呎公園在「放假」,而王天仁早已明言合舍只做3年。
 
自負盈虧,甚至「無錢都要做」,何兆南有這樣的自白:「想知道自己可以做到甚麼。」他說藝術工作者需要聚頭,需要交流,然後「讓事情發生」。

藝文空間需要更多的想像力,私營大概可以免去無止境的「填表」和「交建議書」吧。

合舍與 common room & co.  僅幾步之遙。照片來源:合舍facebook專頁

林欣傑這樣形容:

香港的私營藝文空間,總給人NGO的感覺,或是拿了甚麼funding,common room & co. 開初,也有人問是不是拿了funding,甚至以為我們是NGO,這正正是香港的奇怪現象;我不敢說獨有的,但我比較熟悉的台灣和深圳,私營藝文空間是百花齊放的。

common room & co. 經營以來,不能否認,咖啡是一個焦點和吸客留客的重心。宣布結業後的一星期,粉絲都趕去飲最後一杯啡,當然也為這空間「打卡」,順便「哀悼」。

落幕。照片受訪者提供
落幕。照片受訪者提供

如果,有天捲土重來,會擴大咖啡的業務比例嗎?「不會。」林欣傑答得爽快。

如果當初是做餐飲為主,我想我會乾脆做餐廳。但不管是咖啡,還是其他業務,都沒有好好發揮和發展,以致營收支出一團糟。我所指的生意是business,是一件事的意思,我還是認為只要做好content,不管文藝和咖啡,以香港人的條件,絕對是可以持續發展而有收入的一件事。
如果我的前提是單純搵大和快錢,在我有的resource ,這種money business ,我認為是根本不可能的。

如果,有天捲土重來,空間會有更理想的定位嗎?

其實common room & co.一直沒有好好地為展覽的類型,甚至空間本身定位,就是亂衝亂撞,撞了一個形式出來;所以設計文化、流行藝術音樂,甚麼都有一堆。如果捲土重來,我的確希望空間以設計的主題為核心,因為香港很缺私營設計空間。

如果,有天捲土重來。

Pearl Tse 攝

原文見於作者Mediu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