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所為何來?


 

【撰文:飛燕草】

近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高調宣佈,為維護「国家安全」,正考慮根據 《社團條例》第8條第(1)(a)款禁止香港民族黨(Hong Kong National Party,簡稱HKNP)運作。 

為免被人亂扣帽子,本人先申報立場:本人支持以任何有效手段,結束以任何形式的一黨專政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国。而所謂一黨,現實就是指手握兵權的中国共產黨(簡稱「中共」)。根據中国憲法,結束一黨專政,等同結束中共的領導地位,阻礙中華人民共和国成為社會主義国家,與「中国共產黨領導中国各族人民」為敵。本人不支持香港獨立,正由於它並非結束一黨專政的直接、有效手段 —— 在1997年7月1日前,香港的主權在英國人手上,無疑是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国,但不見得當時的香港對中共的領導有任何影響,所有權力皆牢牢握在其手上。

我以旁觀者眼光,審視香港警務處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所提出的論點及證據,發現竟然是如此一廂情願,對香港警務處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分析能力,實在大失所望。

筆者從公開資料看,香港民族黨現時只剩陳浩天先生一人在繼續運作,警方的資料沒有提及民族黨現時運作情況。美聯社資料照片

首先,社團事務主任判斷香港民族黨為一社團,是根據2016年3月28日的一個記者會上,陳浩天先生聲稱HKNP有30到50位成員。但在厚達700多頁的文件中,卻並無這30多位成員的蛛絲馬跡。而以這700多頁文件的鉅細無遺,可見香港警方對HKNP 實在瞭如指掌,因此斷無理由不知道,HKNP的骨幹成員周浩輝已差不多一年沒在公開場合代表HKNP發言,周對上一次出席公開活動,已經要數到2017年9月6日。從公開的資料看,香港民族黨現時只剩陳浩天先生一人在繼續運作,而警方所提供的證據,既無證明兩年多前的那30多位成員仍然參與HKNP的運作,亦無提及香港民族黨現時的運作情況,社團事務主任此一判斷實在漏洞百出。

而社團事務主任認為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可維護「国家安全」,所提出的證據,亦是笑料。首先基本法23條並未立法,「国家安全」 在香港法律上的定義是否清晰?我就當已很清晰,下面就臚列社團事務主任所提出的證據:

─2016年11月,陳浩天先生到日本參加南蒙古大呼拉爾成立大會,與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代表,西藏流亡議會代表及數位台灣學者「交換意見」;

─2016年11月,陳表示已同南蒙古、西藏、東突厥斯坦(中国稱維吾爾)及台灣建立聯繫。陳亦表示會「考慮」以台灣作為基地籌款及訓練香港民族黨黨員;

─2016年12月,陳浩天先生及周浩輝先生到台灣「參加《亞洲人權迫害與自決》國際人權記者會」;

─2017年7月,陳浩天先生與台灣獨立倡議者進行「視像會議」;

─2018年3月,為響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印太戰略,陳浩天先生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身份,與南蒙古、台灣及日本等代表組成自由印太聯盟。自由印太聯盟的成立目的,是要維護區內民主、人權及自由;

一九八四年十月三日,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鄧小平曾講過「一九九七年以後……在香港……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共產黨是罵不倒的。」而主權移交後的第二十一年,中華人民共和国的強大有目共睹,在某些方面甚至領先美國;但一個香港人到香港以外地方「交換意見」、「參加記者會」、「 進行視像會議」,甚至「考慮」任何可能,都會被香港一個小小的社團事務主任判定為危害「国家安全」,那我想請問到銅鑼灣鵝頸橋打小人,會不會危害「国家安全」?危險的程度,是否與向習近平畫像潑墨同級?但最好笑是,一個Facebook專頁只得61個Like的自由印太聯盟,居然會被當成危害「国家安全」的證據,自由印太聯盟今次應該會很多謝香港政 府的免費宣傳。社團事務主任,認真點吧,請拿出香港民族黨危害強大国家的安全的實質證據!

自由印太聯盟的Facebook專頁只有62個讚。

基於陳浩天先生並無在公開場合,表示已放棄使用武力去達成脫離中国及成立自由香港共和國,而香港民族黨網頁仍舊使用「支持並參與一切有效抗爭」,及陳浩天先生同情因2016年旺角警民衝突而被判有罪的「義士」,社團事務主任就因此判定陳浩天先生「將來」「有機會」使用武力,實在荒謬絕倫!我想提提小小的社團事務主任,你應在警方鉅細無遺的紀錄中,找回陳浩天先生多次公開表達其對武力的立場 —— 他只是不會如和理非非人士般阻止其他人使用武力。而我亦請社團事務主任拿出陳浩天先生曾使用或鼓吹使用武力,及有槍有炮的實質證據!

過去一年,中国政府對西藏人、維吾爾人的迫害變本加厲,建集中營,強迫學唱紅歌、唾罵宗教、譴責精神領袖及進食腐臭食物,強姦改造女尼及其他聞所未聞的酷刑,種種暴行已經不止是「歧視」的程度,而是可與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迫害猶太人相提並論的反人類罪行!而由於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所以維護同樣受基本法所保障的「民主、人權及自由」,就變 成犯法,變成危害「国家安全」,就要根據《社團條例》作出懲罰,變相迫「所有」香港人歸邊:要麼就拋棄良知,認同中国政府的領導及默許其對中国人的一切迫害;要麼就寧被《社團條例》定性為非法社團,即「黑社會」,亦堅拒與中国及香港政府同流合污。香港所有親中人士,包括香港政府官員、公務員,及自認是中国人,有責任通過其被官方允許運作的社團,說服所有有良知的香港人,為何我們要作這個兩難的選擇?你們欠我們一個合理有力的交代!

很多論者已提及,香港政府選擇此時對一個接近癱瘓的一人組織開刀,實在極不合邏輯、充滿矛盾,今次的行動與過去DQ的手法極之相似。例如社團事務主任為何會捨較易入罪的《社團條例》第8條第( 1)(b)款不用,而選爭議極大的(a) 款作為禁止HKNP運作的依據。《社團條例》第8條第(1)(b )中所提到的「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雖然「聯繫」一詞明顯另有含意,例如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就認為「聯繫」只包括以下情況:

─直接或間接尋求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的資助、任何形式 的財政上的贊助或支援或貸款

─直接或間接附屬於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

─任何政策是直接或間接由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釐定
─決策過程中,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直接或間接作出指示 、主使、控制或參與

但今時今日的香港政府及法庭,只要單從字面理解「聯繫」一詞,已可將HKNP定性為黑社會組織。因此,社團事務主任及保安局局長決定捨易取難,使用第8條第(1)(a)款,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必然另有後着。以社團事務主任所提出的薄弱證據來看,實在看不出HKNP如何可對強大的中国構成任何安全風險。因此是否借此事無中生有,為基本法23條立法創造有利條件,且看往後事態發展 。

而在此事之前,輿論焦點一般集中兩件事。第一,中美貿易戰。雖然香港媒體刻意保持低調,但通過互聯網,應該很多香港人都知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對中国喊打喊殺,執筆之時,消息傳來特朗普將加碼向5000億中国貨徵收關稅,及威脅會將中国官員在海外所有資產曝光;而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在過去一個月已下跌4.55%,而單單是過去5日,就已下跌了差不多2%;人民銀行為解決資金周轉問題,在7月19日接受AA+以下評級的企業債作為發行中期借貸便利(MLF,可粗疏地理解為人民幣)的抵押,上海同業拆息在過去半年已減了差不多1厘,寬鬆貨幣政策卻無助止住上證指數跌勢,在過去半年下跌差不多1000點,或20%。雖然中国主動降低人民幣匯率有助減輕美國徵收懲罰性關稅的壓力,但假如上證指數可作為寒暑表,那就預示中国国內經濟情況前景極之嚴峻。而事實上,過去一段時間,中国各地紛紛傳來社會不穩的消息,江浙一帶發生暴動,要出動到坦克鎮壓,連一向相對富庶穩定的廣東亦發生騷亂,種種跡象與上證指數的下跌吻合。

香港身處在中美貿易戰的大棋局當中,任何事皆可引來牽一髮動全身的後果。香港政府於此時向HKNP開刀,立即引來美英兩國關注,會否惹來美國對中国施加更大的壓力,甚至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實未可知,但卻肯定已分散香港人的注意力。

而第二件事,就是港鐵沙中線工程,過去個多月不斷爆出重大醜聞,一浪接一浪,雖然被香港政府及所有親中勢力強行壓下,但香港政府在事件中,正處於極之被動的位置。值得再次指出的是,爆出醜聞的工程,均由禮頓亞洲承接;禮頓的澳洲母公司CIMIC於2016 年12月收購UGL,而UGL與被香港人戲稱為「港獨之父」的前 特首梁振英,曾簽訂秘密協議,UGL在兩年內分兩期付給梁振英五千萬,以換取梁振英支持其收購戴德梁行,合約亦清楚列明梁振英須 以轉介人和顧問身分為推廣UGL提供「協助」。而在執筆之時, 網台D100節目《左右大局》的主持人李慧玲,因在節目中談及梁振英、UGL和禮頓的關係而收到律師信,指她日前在節目發表的評論有誹謗之嫌,要求道歉。雖然上面所提及的事,並無必然的因果關係,但擾攘個多月的工程醜聞,因禁止HKNP運作一事而迅速冷卻下來,卻是事實。

綜觀整件事,細微處透出令香港人熟識的陰陽怪氣,是否有人以權謀私,脅天子以令諸侯,因而破壞国家大事,宜耐心觀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