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黑心疫苗】獨立學者鄧聿文:長生生物事件是中國體制性系統性腐爛縮影


鄧聿大在撰文,指長生事件是中國體制性與系統性腐爛的縮影。網絡截圖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頁刊登中國獨立學者鄧聿文的文章〈從疫苗之殤看中國的系統性腐爛〉。他指出,長生事情的爆發,是中國體制性、系統性腐爛的一個縮影。他說,關於疫苗安全問題,早在2010年,中國就有媒體報道過山西的情況,當時此事也曾引起輿論關注。然而最後的處理結果是,寫調查報道的記者被迫辭職,簽發報道的報社領導被貶去其他單位。

鄧聿文續稱:兩年後,社會進入了新時代,媒體成了黨的喉舌和工具,東西南北中,黨領導和統管一切。「然而,就算這樣,還是管不住一個疫苗問題,這說明空前嚴厲的反覆治理手段在問題疫苗面前統統失靈」。

鄧聿文是江西人,曾在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任副編審,2013年被停職。美國《紐約時報》當時報道,鄧聿文因為在英國《金融時報》撰寫文章,表示中國應該放棄北韓,之後便遭到停職。2012年,他撰文批評胡錦濤及溫家寶的失敗,指他們在執政的10年浪費機會,未能進行迫切需要的改革。

在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的文章中,鄧聿文說,「中國公眾對於食品藥品存在的安全隱患,如果不涉及兒童或者與兒童關聯不大,早已有些麻木。但在涉及兒童的食品和藥品問題上,民眾的神經再怎麼麻木,也是觸及到痛點,不能不吶喊。這次問題疫苗曝光後,大量中國網民迅速曬出自家小孩接種的疫苗產自長生公司的截圖,進而參與討論和控訴」。

文章稱,「可以說,長生事情的爆發,是中國體制性、系統性腐爛的一個縮影。疫苗監管涉及多個部委和地方,從長生公司來看,它在多年的併購和發展中,其實問題很多,比如,媒體在2016年就對其問題疫苗有所披露,但這沒有影響到它繼續生產問題疫苗以及問題疫苗流入市場,沒有影響到它的幾個股東控制了包括長生在內的國內多家疫苗企業。」

「不僅是長生,關於疫苗安全問題,早在2010年,國內就有媒體報道過山西的情況,在長生公司的問題疫苗爆發後,人們也把那段往事扒出來,當時此事也曾引起輿論關注,然而最後的處理結果是,寫調查報道的記者被迫辭職,簽發報道的報社領導被貶去其他單位。相對而言,2010年遠比今天對輿論的管制要寬鬆,但對疫苗的報道還是受到地方很大的干擾,為媒體立下了一個壞的規矩。從那以後,曾經熱鬧一時的調查報道在中國日漸式微,一些優秀的調查記者要麼不做,要麼離職或轉行,以致今天整個中國找不到像樣的調查報道,輿論特別是官媒的監督作用幾乎消失殆盡。

「兩年後,社會進入了新時代,媒體成了黨的喉舌和工具,東西南北中,黨領導和統管一切,領導人也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對黨的治理和社會的管制達到空前嚴厲的程度。然而,就算這樣,還是管不住一個疫苗問題,這說明空前嚴厲的反覆治理手段在問題疫苗面前統統失靈」。

文章說,「在『一人領導』時代,表面上的嚴厲監管實際上會演變成無人監管和無人負責。它嚴厲的只是『繁文縟節』,是紙上作戲,而作為監管主體的人,在監管職責上卻無所作為。因為政出上令,都在坐等上面發號施令。沒有領導人的指令,大家不敢主動作為,也不願主動作為,所以,沒有問題時監管者『無所事事』,『大家都好』,一旦問題發生,則『絶不當頭』,推卸責任,必須有最高層級的領導發話、批示,才會行動,否則就互相退縮,無人負責。我們看到,在長生公司的事情刷屏後,沒有一個部門出來表態,集體失聲,哪怕是假裝安慰民眾」。

鄧聿文指出,「監管部門的鴉雀無聲,跟幹部任免體制又是直接相連的。在『一人領導』時代,任命幹部的最重要原則是忠誠,而不是才能。你如果跟領導人或者領導人的親信有『關係』,即使受到過處分,但只要表現出忠誠、順從,也可得到提拔重用。此次事件也把國家藥監局副局長孫咸澤挖出來了。這位當年的食品主管者曾因三鹿事件受到處分,然而半年一過,搖身一變主管藥品安全,更是在2012年榮升藥監局副局長,幾年時間從正局晉升正部。把一個關乎兒童健康安全的行業交給這樣一個人去管理,公眾對中國的監管體制如何有信心?而這正是現在幹部任命的特點,只問忠誠,不管履責。

文章最後稱,「沒有公民社會,沒有媒體監督,沒有民眾和行業自治,沒有法律,黨包辦一切,無人負責和作為,只依賴領導意志,中國的體制性和系統性腐爛在疫苗面前顯露無遺」。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4920324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