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條氣唔順系列:被扣減綜援的伯伯(延續篇)   


上星期提到患有抑鬱症的獨居伯伯,在未有被預先通知下遭醫生取消傷殘長者的資格,變相扣減綜援,由原來的每月4,200 减至3,400元。
 
為了尋求翻案,筆者周前陪同伯伯到港島區某大醫院精神科覆診,冀望動之以情令醫生覆檢相關决定。
 
到埗後方知主診醫生轉了個年輕人,他亦相對能體會伯伯的處境。在了解事情始末與伯伯的健康情況後,他著筆者盡快聯絡社會福利署保障部(負責發放綜援的部門),向他發出相關的評估表格,讓他重新填寫伯伯的健康狀況。
 
滿以為事情出現了轉機。筆者翌日致電保障部,負責的姑娘表示按照指引,署方在每一次評估完成後的四個月後,才能覆檢受助人的健康狀況。不過,姑娘亦建議伯伯聯絡醫院的醫務社工,她說若由後者提出覆檢,醫生填寫相關表格,那便不用等四個月,社署會按醫生建議即時調整伯伯的綜援金額。
 
當皮球轉到醫務社工手上,又出現了不同的演繹。對方以氣定神閒的語氣表示,他們是不會就門診個案,覆檢病人的綜援資格。换言之,除非筆者有本事「做到伯伯入院」(按法例強制入住精神病房作禁閉治療),伯伯即時領回原來的綜援金額已是無望。
 
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這位社工說即使四個月或較後時間,保障部向醫院寄出相關的評估表格,表格亦不一定由主診醫生填寫。基於行政安排,醫院可能隨機指派—位醫生,按照伯伯的醫療記錄作出評估。換言之,有關報告可能由一位與伯伯素未謀面的醫生填寫,整個「望聞問切」程序省掉了,结果如何也沒法說得準。

網路插圖

講完這兩轉電話後,筆者忍不住對天花板喊了兩聲「哈、哈」,充分體會到在冷冰冰的政策,程序與規則的背後,容不下那一點點人情。
 
很可惜,上述那位年輕醫生的同理心,就這樣被僵化制度與「按本子辦事」的同工糟蹋掉了。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