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Sally Yates該炒


美國特朗普總統簽發行政命令,禁止若干地區的人進入美國,引起軒然大波,國內國外爭議不絶,奧巴馬時代任命的副司法部長Sally Yates因為特朗普的司法部長人選任命未通過,暫代部長之際,遇上特朗普禁令,她下令司法部人員不要在法庭為禁令辯護,旋即被解除職務,令她被不少人捧為英雄。

被美國總統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署理司法部長Sally Yates。美聯社

可能特朗普實在不討好,於是對抗他的,都被大眾視為忠良,但我認為Yates絕對該炒。

在法治社會,總統的行政命令是否合法合憲,不是由司法部長決定,而是由法院決定。最能確保法院作出正確判決的方法,是政府律師和提出訴訟挑戰政府禁令的人的代表律師,各盡己能,陳述正反法律觀點,協助法官作出最穩妥公正的判決。Yates自己認為禁令不合法,便不去為政府辯護,此舉可説是不尊重法院權威,破壞對訟式審訊制度。

公務人員如果僭越職份,按照一己價值觀,決定要不要遵守上司命令,即使做了大眾認可的事,也是在破壞制度,政令不能貫徹,社會根本難以有效管治。試想想一支軍隊之中,下屬如果認為指揮官的決定有錯,便可以視如無物,自己想怎打便怎打,這支軍隊必敗無疑。

我當然認為在某些極端情况下,公務員應該拒不執行上司命令,例如納粹德國時代的屠殺猶太人命令,但殺人和禁止人入境有根本分别。人死不能復生,而特朗普的禁入境命令不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如法院最終裁定禁令違憲違法,受影響的人便可重新入境,所蒙受的損失,可以通過賠償作彌補。

Yates如果覺得忠義兩難全,無法認同上司命令,恰當做法是在內部力陳利害,説服不了上司,也應盡力打好官司,將問題交由法官裁決,然後辭職,就算真的過不了自己的良心關,不願為禁令辯護,也應該馬上掛冠求去,而不是指示下屬蔑視首長指令。只要還有獨立的法院存在,公務員便不可以自己扮演法官。

法治與人治的其中一個分别,是不容手上有權的人把個人喜惡判斷,凌駕於綱紀制度之上。制度出問題,便爭取修改,一日未修改,都要跟制度辦事,即使在個别事件中,會得出令很多人不滿意的結果,也不能因此便背離法規制度,在三權分立的民主社會尤其如此。

特朗普的入境禁令,是錯誤的,其合法性要交由法院裁定,但把破壞制度的Yates炒魷魚,就是一個正確的決定。雖然我認為Yates是站在正義的一方,但整個制度遠比一個個案重要。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