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Eric Clapton 的人生怨曲(五)喪子之痛 蒼天有淚


 

年屆73的怨曲搖滾結他歌手Eric Clapton,今日看來一臉滄桑、睿智,宛如慈祥的長者。他也曾年少輕狂,放縱不羈,長期沉溺於吸毒與酗酒。他亦用情不專,緋聞不絕,出道以來,歌手,明星與超模在他身邊團團轉。

40歲的Eric Clapton認識了27歲的義大利模特兒Lory Del Santo,背著太太Pattie與Lory交往,未幾,共賦同居,1986年Lory為他誕下兒子Conor。Eric Clapton有意將Lory母子接回家與妻子Pattie Boyd同住,但被Pattie拒絕,他只好在倫敦另築愛巢、安頓Lory母子。Pattie Boyd感到被徹底遺棄,決定離婚。

Lory Del Santo在一次專訪中提到,Eric Clapton非常渴望有個兒子,但他並不是一個好父親。Eric Clapton 跟Pattie Boyd離婚後,由於Clapton不能忍受兒子的喧鬧,並沒有與Lory母子同住,只是偶而會與孩子見面。

1991年3月,Lory帶Conor到紐約跟Eric Clapton相聚,母子兩人借住友人位於曼哈頓第57街一棟摩天大樓。Clapton經過與兒子相處一天之後,告訴Lory自己終於領悟作爲父親的意義,表示以後會花更多時間與兒子在一起,第二天中午,他前往接兒子去午膳途中收到噩耗,Conor跟女傭玩捉迷藏,追逐奔跑間,意外衝出53樓打開了的落地窗戶,墜樓身亡。

年近五十老來得子,是人生一大喜事,Clapton 正準備為了孩子調整、改變自己的時候,失子之慟,令他傷心欲絕,幾近崩潰,認為自己在兒子在生時沒有好好對待,無法原諒自己,他再一次把自己收起來,躱在家中,終日以木結他為伴。

Clapton 在喪子九個月之後復出,為電影「Rush (毒海迷情)」配樂,該片的導演是Lili Fine Zanuck,亦是「Eric Clapton : Life in 12 Bars」的導演。

電影中有「Tears In Heaven」這首歌,Clapton 是為兒子寫的,他把思念化成歌曲,唱出內心最深沉的痛。愛子逝世之後,他失去人生的重心。最終他重拾心情,以這首歌紀念愛子。他假設,如果在天堂碰見兒子,會是什麼情形,自己既不在天堂,唯有好好的生活,Clapton 曾表示,他是用這首歌來自我療傷。個人認為這首歌真的可以觸動人心,有撫平受傷心靈的力量。

Clapton完成這首歌的旋律之後,交給Will Jennings 填詞,Jennings 回憶當時的情況,是很獨特的一次創作經驗,Clapton 說要為兒子寫一首歌,他大概已寫好了第一段歌詞,Jennings 看了覺得經已包含了整體的意思,很傷感,是非常個人的,他認為Clapton 應該自己完成,Clapton 一再堅持,Jennings 最後唯有依照Clapton 意思把歌詞寫好。

這首歌是Clapton 歷來最暢銷的單曲,更贏得1993年3項葛萊美(Grammy)獎,包括年度歌曲、年度唱片和最佳流行男歌手。亦被滾石雜誌列入歷來最佳500首歌曲的排行榜上名列353位。這首歌也被收錄格林美年度最佳專輯「Unplugged (Eric Clapton album)」中。

在「Unplugged (Eric Clapton album)」專輯上另有兩首歌,Clapton 都是為Conor 寫的。Conor 死前一日,Clapton 帶他去看馬戲團表演,在「Circus Left Town 」𥚃,Clapton 稱 Conor 為 Little Man。

And it's sad so sad
There ain't no easy way round.
And it's sad so sad
All you friends gather round
'Cause the circus left town.
Little man with his heart so pure
And his love so fine.
Stick with me and I'll rid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而另一曲「Lonely Stranger」寫的是Clapton 在喪子之後痛不欲生的體驗。

When I walk, stay behind;
Don't get close to me,
'cause it's sure to end in tears,
So just let me be.
Some will say that I'm no good;
Maybe I agree.
Take a look then walk away.
That's all right with me...

我會說Eric Clapton 是現代莎士比亞筆下的悲劇英雄,有其自身的性格缺陷,導致生命中種種矛盾,引發人格與心態的鬥爭,最後浴火重生,成為真英雄。[Eric Clapton 的人生怨曲 (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