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挪威警察有,香港食環署冇嘅係......


 

拾荒「蘭姐」日前在分類垃圾時,遭票控並罰款1,500元,食環署指「蘭姐」在公眾地方棄置垃圾屬違法,更強調「法律面前,應一視同仁,法例並無豁免某些人士,如拾荒者或長者不受檢控,食環署會按實際情況及證據是否充分而採取執法行動」。協助拾荒者組織「拾平台」,指拾荒者的各工序都不涉及「棄置」, 蘭姐只是「放喺到一陣再拎」,但放在地上還不夠兩秒,便被票控。 
 
特區政府口説一視同仁,但不少例子是對權貴建制派不執法,對弱勢社群民主派卻執法嚴苛,令人反感憤怒,林鄭月娥政府欺善怕惡的選擇性執法,令我想起挪威的警察。

挪威公衆地方唔准飲酒!

2016年,挪威成年人平均飲7公升酒精飲品,是西歐最低的國家之一,這歸功於挪威的酒精規管政策。挪威寓禁於徵,高酒稅使含酒精飲品貴得驚人。

Vodka(1公升,酒精度40%):酒稅65%(稅274 NOK/售價420 NOK)
紅酒(75cl,酒精度12.5%):酒稅28%(稅41.8 NOK/售價150 NOK)
啤酒Corona(32cl,酒精度4.5%):酒稅21%(稅6.3 NOK/售價300 NOK)
資料來源:finanssans.no

另外,嚴格限制供應和銷售地點時間:超市只可賣啤酒,但晚上8時後要停止出售,餐酒和烈酒只由國家專賣(Vinnmopolet),更不用說完全禁止煙酒廣告。

星期一至四,挪威人倒有點自律,但一到五六晚假日便失控狂飲,直至爛醉如泥方休。「一係唔飲,一飲就搏晒命」嘅飲酒習慣,對身體的傷害,依專家意見較經常飲適量的更大。週末晚上,平日有秩序寧靜的首都Oslo,變成 狂野之城,醉酒的在街上在車廂中胡言亂語、騷擾途人乘客、毁壞公物鬧事。「酒精法例」,就是要進一步限制飲酒的地點:在公園街道廣場等公共空間飲酒屬違法,Oslo最高可被罰款HK$ 2,000,減少市民酗酒和醉酒人士對公眾的滋擾。
 
挪威人夏天鍾意去公園BBQ,因 「酒精法例」我哋一般只乖乖飲橙汁,但有肉無酒好無癮,有次實在忍不住犯法,好彩冇被警察捉到,「賺」咗二千。喺公園挺而走險嘅,其實人數唔少。

點解啲人犯法都唔驚?原來雖有「酒精法例」,但警察冇執法,冇呃你,2017年,喺Oslo公園飲酒被票控嘅人數係:0!其實,老早喺2009年已有人公開話,在公園飲酒無問題。邊個咁膽大包天蔑視法律?係Kåre Stølen,佢係Oslo警署署長!

呢個政治唔正確嘅警署署長,係咪個別例子?究竟警方嘅態度係點?

「公園飲酒無問題!」 挪威警方唔執法?

Kåre Stølen說,在公園飲酒的,99% 都循規蹈矩,無問題,無須執法;不過,如果又飲酒又啪針吸毒,當然零容忍。一16歲女孩在公園飲酒,被罰款HK$1,800,兼被轉介見輔導,因未成年,她的同伴更吸食大麻。單看這個案,警方並不是無條件唔執法,而是有責任地選擇性執法,他們的判斷行動看來亦合理。另一位警署署長亦認為,公園飲酒,遠比以前少,不是問題,況且警方沒有足夠資源經常巡查,也是資源調配的優先問題。
 
警方口徑一致的說,會用酌情權選擇性執法。至於甚麽時候不執法、甚麽時候不罰款只勸喻將酒倒去、甚麽時候採取行動罰款,都要看情景,用專業知識用普通常識判斷,例如:
•      喺公園邊度?幾時飲?有冇投訴?有冇製造垃圾和聲浪?
•      警方包容較低嘅公衆地方:巴士上、老人院外飲酒
•      警方包容較大嘅公衆地方:學生宿舍外飲酒
•      包容較大嘅時間:週末

警方還强調,這因應情況選擇性執法的取向,也可應用於其他法例,如對一些在街頭昏睡的癮君子,警方不會因為他們吸毒而執法。
 
有挪威議員認為在公共空間飲酒,警方選擇性執法甚至不執法,影響法治精神,建議不如放寬「酒精法例」,容許在公園飲酒,但亦有很多議員市民反對,怕放寬後公園飲酒激增而衍生問題,警方亦反對放寬,因為如飲酒影響公衆秩序安全時,便無法可依。多年來,挪威社會一直有聲音放寬「酒精法例」,但不成功,警察選擇性執法,繼續存在。

挪威警察有,香港食環署冇嘅係......

挪威雖有「酒精法例」,但警察選擇性執法,製造了一個執法與不執法的模糊地帶,折射挪威社會的文化。
 
公眾能夠接受警方選擇性執法,是不容易的,需要社會對警隊的信任。因為警隊選擇性執法,就有很強的主觀性,很容易招來不公平和針對個別人士的懷疑和批評,政治的風險很高,如為免風險,警方一般不會公開表明選擇性執法的取向,更不會公開執法一些準則,因為公開需要公眾的信任,信任警務人員的專業判斷公平一致和承擔責任。
 
能夠選擇性執法繼續模糊,也需要自律的市民。如果市民不自律,經常在公園飲酒鬧事的話,警方可以繼續說「無問題」嗎?可以有選擇性執法的模糊空間嗎?還有,社會要有理性,不會事無大小上綱上線。對警方的選擇性執法,如果公眾不能容忍,歇斯底里要求馬上修法廢法,議員政黨政府可以不管嗎?
 
有法完全不執行,有法完全不依的社會,當然不能運作,但在公園飲酒,這不危害社會秩序的事情上,執法者依靠專業判斷去選擇性執法,在沒有清楚指引下,社會不介意在這模糊地帶繼續生活,不拘泥於只黑或白的做法,或許不是壞事,社會的從容態度與包容氛圍,或許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累積而成。
 
挪威警察一般有專業判斷、公正和承擔責任的態度,所以有公眾的信任——2018民調,83% 挪威市民對警隊有非常大或相當大的信任,另一研究亦指市民對警方和司法機關的信任度一直居首,高於政黨和國會;説回「蘭姐」事件,以上挪威警察有的,香港食環署一項也没有。
 
DQ議員、修改事規則、修改教科書竄改歷史、一地兩檢、國歌法、23條等,破壞香港核心價值,林鄭月娥「居功至偉」;因特區政府和港鐵的無能,出現「豆腐渣工程」和貪腐,禮崩樂壞。民生方面,林鄭月娥政府向權貴傾斜,重中之重的房屋問題,比前更嚴重更不公;佢參選時提及的「三座大山」(領展、港鐵票價和強積金對冲),佢今日話冇講過要解決,同當年董建華嘅「8萬5早已不存在」,一樣咁厚顏無恥。即使不談政治、核心價值和貪腐,「蘭姐」事件,不涉政治不涉權貴,但食環署的專業甚至只是基本常識的判斷都沒有,執法不合人情,連這些最卑微的基本要求也不合格,林鄭月娥政府是一個怎樣的政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