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政府禁民族黨運作 陳文敏質疑「擺法院上枱」界定國家安全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接受眾新聞專訪,分析政府引用《社團條例》擬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矛頭有可能是指向香港法院。陳文敏指出,民族黨若就事件提出司法覆核的話,香港法院便不能迴避,需要處理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今次政府的做法,會否是想擺法院上枱,要法院界定話如果搞或者講香港獨立,是違反國家安全?法院焗住要做決定的話,點判都死,因為背後永遠有釋法這個武器。」

「我自己睇陳浩天(民族黨召集人)係無乜將來的,為何要target佢呢,定係其實攞佢去target第二個人?近一、兩年,矛頭已不單是針對陳浩天這班人,最難搞是法院,有人說法院唔聽話。」

陳文敏說:「要法院表態界定國家安全,就是告訴你班法官要better behave:如果你說不構成國家安全,我便壓落嚟(釋法)。」何君健攝

今次政府出手,陳浩天提出司法覆核的話,陳文敏認為:「法院就要表態,界定什麼是國家安全,例如淨係講港獨是否違反國家安全。要法院表態,也就是告訴你班法官要better behave:如果你說不構成國家安全,我便壓落嚟(釋法),咁你想我壓落嚟,定你自己判。我揸住尚方寶劍喺度,睇你點判啦。」

「它(北京)是永遠有釋法這個武器,釋法前就逼你法院表態先,如果法院表態唔啱聽,它就可以透過釋法來改你;如果表態啱聽,代表法院歸順,所以法院的空間相對不易走。」

「如果民族黨今次事件引致釋法的話,在國際上的迴響會很大,即係無行動之下講(港獨)都唔得,我估它未必會行到這一步。但由你個法院去界定就名正言順,所以有機會是今次政府行動背後的目的。」

「法院面對的是你想等佢釋法,還是自行了斷?有時係好可悲,仲有幾多位走?擺法院和中央硬碰,還是有啲嘢算了,保持法院的integrity可以嗎?某程度,法院過往也在走這條相當難走的路。」

「所以有時,要明白法官的處境。」陳文敏提到,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2016年11月3日審理立法會宣誓風波,人大在11月5至7日釋法,「個官已聽完準備要寫判詞了,你卻走來釋法,叫佢點呢?佢唔可以話你沒效力,最後就話達至同一結論。」

陳文敏感嘆:「法院面對的是你想等佢釋法,還是自行了斷?有時係好可悲,仲有幾多位走?」資料圖片

今次政府是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宣布,擬根據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行使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第8條(1)(a):「社團事務主任(註:警務處助理處長(支援))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

陳文敏被問到法例賦予公務員的執法權力時,說了一個有趣案例:「1980年,有一個 Hong Kong Hunters Association Limited, 香港獵人協會,以前很多居港外國人喜歡打獵,他們每年要向政府申請續牌。但隨着新界發展沒什麼地方可打獵,港督會同行政局在1980年決定以後不再發打獵牌。協會申請牌照時,漁農署署長不批,說港督會同行政局已有決定,協會於是司法覆核漁農署署長的決定。」

「審理此案的法官指,漁農署署長沒有行使其酌情權,考慮 Hong Kong Hunters Association是否一個合適的組織獲發牌,唯一以港督會同行政局的決定來決定不批牌照。法官表示,雖然港督會同行政局是署長的波士,但法律上你俾唔俾牌,要考慮法律因素,包括組織是否合適,並非老闆說了便跟住做唔批。」

「這個判決顯示,公務員作為statutory officer(法定人員)做決定時,身分已不再是公務員,你是行使緊法律上賦予的權責。法定人員的責任和權力,是面向法律,是法例賦予他們權力,故要公平行使權力;不是面向你的老闆,不可以因為老闆想你咁而照做。社團事務主任是按法律委任,是法定人員;選舉主任也一樣。」

「可惜,現在的公務員,太聽話了。」

今次政府引用《社團條例》,也令人關注「社團」的定義。陳文敏表示:「社團的定義是比較闊,條例訂立時(1949年)針對三合會和共產黨勢力,它們都是沒有登記的,社團定義是要有一定的組織架構、目標宗旨、負責人、章程、有規模運作等。社團事務主任隨時可索取資料,例如幾多人、會員名單、做了甚麼等。」

「後來香港有政黨出現,避開社團條例是按《公司條例》註冊做有限公司,社團條例便不適用。公司註冊處的官員也沒有社團事務主任的權力,否則其他商業公司便反枱了。當然它可不批你註冊公司,說你不屬商業運作,以往政府隻眼開隻眼閉的,近年情況不同了。」香港民族黨去年曾申請註冊公司但被拒。

如果在WhatsApp或Facebook開一個討論群組又是否「社團」?「要有上述組織的特點,如群組內有一個共同目標、中間有個召集人,那有機會已是一個社團;求其一班人行埋不是社團。」

陳文敏認為:「民族黨已die down,從政治角度看,政府今次是很無謂和愚蠢,它們已沒甚麼人支持,你去搞佢就撩起一啲嘢。」資料圖片

警方文件向民族黨作出三點指控:一,危害國家安全(主張香港獨立);二,對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有害(表示不惜運用武力或暴力以達致目的);三,危害他人權利和自由(推動香港人與內地人分隔;煽動仇恨及歧視在香港的內地人) 。

陳文敏先說國家安全:「國家安全在國際法有界定(例如:1984年通過的Siracusa Principles ),一般是要有行為,行為涉及武力或煽動使用武力,真的表達出來而影響國家。國家安全可限制言論、集會、宗教自由,正正因為咁, 國家安全概念會縮得很窄,例如一個地區騷亂,不會是影響國家安全,一般是會影響領土完整、有迫切性、涉及武力行動,才屬於國家安全。」

至於警方指民族黨「對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有害(表示不惜運用武力或暴力以達致目的)」,提及民族黨並未曾使用暴力,但基於其言論及活動,有理由相信香港民族黨用武力達成目的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陳文敏指,在國際法中也有「預防」概念,「但要有客觀理據,按什麼說要預防,起碼要有一定具體行為才可以拉人。若說『抗爭沒底線』,這可以是任何嘢;說『不惜用暴力』,那即是用甚麼暴力呢。要有更多具體的證據,證明計劃涉及暴力,才有基礎拉人。」

第三點「危害他人權利和自由(推動香港人與內地人分隔;煽動仇恨及歧視在香港的內地人) 」,陳文敏表示:「煽動是比較含糊的,要看當時的場合、人的反應、目的是什麼、大篇幅講定只講幾句,如果來來去去是那幾個speech,是否構成煽動,我是有保留的。」

不少網民的言論涉及責罵內地人,又會否被指「煽動仇恨及歧視在香港的內地人」?陳文敏分析:「要看說甚麼,如說內地人來香港炒貴樓,個個都係咁講,那可能是fact,難道講完就叫煽動?」

至於今次警方搜集民族黨創黨至今的記錄,包括訪問內容、街站、Facebook貼文等,「現在警方告訴我們,它已默默留意很多人,全部記錄晒,肯定民族黨不是唯一組織、陳浩天也不是唯一一個。大家放上網的要小心,互聯網其實很危險。由於現時警方公開的,是從公開渠道搜集的資料,很難質疑,但它有否在公開渠道以外搜集資料,我們卻不知道。」

「民族黨已die down,從政治角度看,政府今次是很無謂和愚蠢,它們已沒甚麼人支持,你去搞佢就撩起一啲嘢。」

「而家政府做完,大家更加覺得唔需要23條,你都搞得掂啦,睇到法例有幾闊了,這是我由一開始的看法:你說得出23條的元素,我們已有法例規範,為何要搞23條呢。」

「今次事件我感受最深的,係林鄭話講港獨,政府零容忍(原文:「任何鼓吹港獨的言行都不能容忍,一定會受到遏制」)。點解一啲議題連講都唔講得呢,是真的在劃界了。愈來愈多不同意見不被接受,仲要吓吓攞法律出來規範,以前不是這樣的。民族自決將來如何我們未知,現時仍含糊,是否愈收愈窄,令人擔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