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建築學院倡開發石礦場 增本地石材供應


香港土地供應緊張,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早前在網誌指,石礦場完成開採並經修復後可以釋出土地作不同用途。位於觀塘的安達臣道石礦場,於2017年停止開採,經修復後可供發展的土地面積超過40公頃,發展用途包括「港人首置上車盤」及防洪人工湖等社區設施。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房地產及建設系潘新華博士及其研究團隊,自2001年起開始研究香港石礦業歷史演變。潘新華指,現時香港對石材的需求是每年約1,500 至2,000萬噸。香港現時僅餘一個石礦場,位於屯門藍地,每年可提供的砂石供應量,少於150萬噸,九成靠外地輸入,該石礦場亦將於2022至2023年關閉。潘新華認為,香港過往有開採營運石礦場的歷史和經驗,指政府可考慮在屯門和青衣開發新石礦場,增加本土石材供應。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房地產及建設系研究團隊成員鄧穎(左)、文家輝(中)及潘新華(右)研究香港石礦業歷史。劉愛霞攝

潘新華表示,香港石礦業在英國殖民地時期曾有一段輝煌時期,1842年,香港島的人口有7400多人,當時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從事與石礦有關的工作。至1844年,英國第二任港督戴維斯,發現在香港島上的石礦場,島民依靠「揼石仔」來賺錢,但當時工人所賺取的金錢,是向中國政府納稅。戴維斯為了宣示英國的主權,即頒令礦場和島民只能向殖民地政府納稅,英國政府隨後著手發展石礦業。

潘新華稱,昔日石礦場開採所得的石材,除了滿足本地需求外,還供應到中國內地和海外。他指,建造廣州石室教堂的花崗岩(建於1863年,1888年落成),是開採自昔日牛頭角和茶果嶺兩個石礦場。位於美國三藩市、當年座落於金融區、現已拆卸的Parrott Building(1852年落成,1926年拆卸),亦是用上了香港的石材,由香港用船把花崗岩運到三藩市(舊金山),由隨船的香港工人協助興建。

廣州石室教堂的石材,來自昔日牛頭角和茶果嶺兩個石礦場。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昔日位於美國三藩市,現已拆卸的Parrott Building ,其建築物是用了來自香港的石材。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ancroft Library, Roy D. Graves Pictorial Collection, c. 1850-1968

香港的歷史建築物,包括已遷移到赤柱的美利樓(1845年落成)、中環的茶具博物館(1846年落成,前德己立少將官邸)、中央書院(1884至1889年間興建),薄扶林道上的伯大尼修院(1873至1875年間興建,現為香港演藝學院的伯大尼校園),前尖沙咀水警總部(1884年落成,現為「1881 Heritage」)和舊最高法院大樓(1912年落成,現為終審法院大樓)等都是用本地出產的花崗岩石建成。

潘新華表示,政府在六七暴動後收回大部分石礦場,石礦業自始逐漸式微,現時全港只餘下屯門藍地石礦場仍在運作,該石礦場預料4至5年後會關閉。潘新華指,政府應考慮發展有潛質的新石礦場,以增加本地石材供應。

對於開發新石礦場的選址,潘新華認為,該地的石質必須要優質,地理位置上亦需要鄰近海邊以方便運輸,及考慮附近會否有歷史建築物需要保育。潘新華指,屯門和青衣均具有潛力的石礦場可開發。

團隊成員文家輝指,石礦場的經營商,一般會跟政府簽若干年的合約,並附帶條件經營。文家輝舉例,經營商和政府簽了5年或10年的合約,該經營商可於期內開採石材,在合約期完結,即關閉石礦場時,需要向政府交出若干公頃已移平的土地。文家輝表示,開發石礦場既可取得石材,又可以造地,是一個雙贏局面。

被問到開發石礦場會否是現時增加土地供應的方法,文家輝指,經營石礦場需要很長時間,可能是5至10年,造地的成效沒有那麼快。此外,除了要尋找適當地方外,還需要當區居民同意,詳細計劃有待政府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