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村上小說評級鬧笑話 淫審處評審應回歸常理


淫褻物品審裁處日前將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小說《刺殺騎士團長》( 下文簡稱《刺》),暫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出售要「包膠」 及附上警告字句,惹來猛烈批評,多間出版社及組織發起聯署抗議。香港文學館發起聯署,至今收到超過2,500人和19個團體支持,要求淫審處交代審裁過程及理據。2014年度書展年度作家董啟章前日撰文〈淫褻者的告白〉作「自首」, 承認作品中亦曾描寫性器官,更求當局褫奪其年度作家銜頭。董啟章的「自首」,當然目的是嘲諷和突顯淫審處對《刺》裁決的荒謬。村上春樹風波發展至今,無論是送審的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還是評級的淫審處一直沒有回應及交代理據,令人費解及不能接受。

文化藝術和文學創作,具有相當大程度的主觀成分,但一個簡單和相對客觀的準則是常理和常情。《刺》和不少古今中外文學作品,都有性愛描寫,雖然有人作過統計,700多頁的《刺》,約有30頁提及性愛,但明顯地,是否屬淫褻不雅,不應單從量,或表面文字評定,應該將有關情節內容從整部作品看;不斷章取義,理應是評審制度的一個基本原則,淫審處對《刺》的裁定,明顯沒有從小說前文後理和文學角度考慮,以致鬧出國際笑話。

村上春樹的小說被列為未成年人禁書,日本媒體包括《讀賣新聞》、《日本經濟新聞》、《東京新聞》均有報道事件,更指書被禁可能與村上2014年發表支持雨傘運動言論有關,村上當時正在德國領取 《世界報》頒發的文學獎,領獎時公開表示只要努力,還是可以建立一個沒有高牆的世界,又說「 想把這個訊息傳送給正在與高牆作鬥爭的香港年輕人」。 評級風波沾上政治多少反映評定令人難以用常理理解,亦清楚顯示淫審處須要有個說法,交代過程和理據。

文化界及社會對《刺》的裁定強烈反應,淫審處有需要作重審,再由另一批審裁員評級,是較妥善的做法,假如作出同樣的結論,可向公眾交代理據,文化界和公眾最終未必認同,但至少程序上做得較仔細和開放。淫審處完全不回應是最差的處理。

文藝復興時代Michelangelo的傑作「大衛像」,也曾被淫審處列作不雅物品。

淫審處裁決並非首次鬧出笑話,過去有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大衛像到《漢代春宮圖》,都曾被評為「不雅物品」,今次村上春樹的《刺》被列為「不雅」,再次令人關注淫審處的評審機制和準則。淫審處現有505名審裁員,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容許市民自薦加入,每次由裁判官領導數名審裁員評審。有審裁員稱,審裁過程倉卒,只聚焦露點及性愛內容,根本沒機會看畢整本書刊或電影後再作判斷,並非如《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所言,讓評審員了解物品「整體效果」再評審。這些都反映制度本身和實行上的問題。

政府10年前就《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展開檢討,3 年前公布修例建議,提倡廢除淫審處的行政職能,意即不再為主動送檢物品評級,只履行司法裁定職能,並將審裁員由 500 人增至最多1500 人,每宗個案的審裁員由最少 2 名增加至 4 名,目的提升裁決的代表性,但落實無期,政府一直未向立法會提交修例草案。除加快修例,淫審處審裁回歸常理,從「整體效果」 作評審,已可大大減少裁決製造笑話機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