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修改教授退休留任政策 陳文敏何式凝60歲後僅獲批2年合約


香港大學在2016修改教授(Professor)退休留任政策,由以往60歲後的延任改為重新任命,在新政策下,教授的薪金、職位、工種、留任年期,都得重新簽訂。眾新聞得悉,曾擔任法律學院院長12年的法律系教授陳文敏、以及在港大任教30多年的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申請60歲後留任5年,但都只獲批2年合約。校方沒具體解釋原因,何認為是與她的政治立場有關,陳則不評論自己的留任申請。

港大在2016年中旬、即發生副校長遴選風波之後,修改了教授退休留任的政策,由以往60歲後的延任 (extension)改為重新任命 (re-appointment),校方會與教授簽訂一份非終身制(non-tenured)的全新合約,可以重訂薪金、職位、工種、年期等條款。

港大發言人回應稱,教授屆退休年齡後希望再受聘,必須經過嚴謹的審核程序,延任並不是一項必然的權利,大學決定時的最主要考慮,是必須能證明再聘任這位教授,有助大學的策略發展需要、符合大學資源的分配優次,以及滿足大學對持續卓越學術水平的高要求,才會考慮再聘用的可能。大學教職員手冊多番提及,教授可否獲重新任命的準則是「whether it is in the University's best interests to retain the appointee's services. 」(是否符合大學的最佳利益)。港大發言人續指,所有教授的留任申請,須經由學術部門、學院、大學遴選和晉升事宜委員會、校長等多層的考慮,部分申請須經大學校務委員會轄下的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考慮。

有港大學者認為:「新政策的特點係所有嘢都subject to negotiation,發放的訊息係叫大家勤力啲、任內工作要以大學利益行先。至於係咪用嚟對付唔聽話的人就唔知道,但對一班服務港大多年的學者,老來得到這樣的待遇係好唔尊重、好humiliating」。陳文敏不評論其續約安排。何式凝認為,她只獲延任兩年,與她的政治立場有關。港大發言人未有回應教授個人政治立場是否續約的考慮因素。

陳文敏申請60歲後留任港大5年,只獲批2年合約,陳文敏不評論有關安排。何君健攝

據了解,陳文敏明年60歲,他兩年前申請延任,當時他已卸任法律學院院長職務(2002至2014年擔任院長),並已發生他捲入的副校長任命風波(2015年)。他在今年獲通知,明年60歲後只獲批續約2年,校方未有具體解釋原因。

記者向港大中人了解,據悉陳文敏不願高調談論事件,私下也沒有說是對他的政治打壓。但他關注校內的人事制度轉變,與他一樣在港大服務多年的教授,或可能有跟他類似的遭遇。他對校方未有珍惜人才感到可惜,2年後是否再次申請續任也未知,現時有不同的海外大學邀請他合作,他也推了一些工作機會。

70歲的港大內科及肝臟科講座教授黎青龍,因港大政策限制,將要轉為兼職。陳文敏6月撰文寫道:

對黎教授而言,他並不介意兼職合約下少得可憐的月薪,但在兼職合約下他不能再保持教授這職銜,而一句『大學要考慮續約是否符合大學的最佳利益,以及會否阻礙其他人士的晉升』更是如斯侮辱和冷漠! 
過往港大有幸能吸引到一批頂尖的學者,可惜,近年港大似乎不再重視人才和經驗,以致流失不少資深的人才。這並非出於政治考慮,而只是僵化的官僚人事政策的結果。如果以處理黎教授的心態來處理人才,人心不思去才奇怪。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但若機構不懂珍惜,伯樂和千里馬最終還是留不住的。 

陳文敏大半生在港大讀書教學,在副校長風波時,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曾批評他沒有博士學位、沒有學術成就沒資格任副校長。陳文敏公開解釋,他曾經修讀博士,但當時其導師被任命到國際法庭,他需要更換導師,加上「六四」後開始制訂人權法,他希望參與,認為貢獻大於他的博士論文。據悉,陳文敏失落副校一職後,過去2年撰寫了多篇論文,並著書《Paths of Justice》以案例講述社會公義。

70歲的黎青龍將要轉為兼職,陳文敏曾撰文支持他續任。香港電台圖片

另一名60歲後只獲續約2年的何式凝,她向眾新聞表示,58歲時升任教授,翌年申請60歲後留任5年,一直沒有回音。她估計其上級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主任及社會科學院院長不批,於是去信首席副校長譚廣亨投訴,最後獲通知60歲後、今年7月起留任2年。

何式凝希望了解整個申請審批程序,於是向校方查閱相關文件,獲悉她所屬的社會科學學院人力資源小組成員,去年3月曾經以3比1通過不建議她留任。原因是有人向小組指出,何式凝在去年1至4月的模擬研究評審工作( Mock RA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能夠獲得3個「國際卓越」或以上的「3*/4*」評級有困難,對她準備2020年的RAE有保留。何式凝指:「去年3月都未出Mock RAE成績,他們就估我成績差。」

RAE是教資會評核各資助大學表現的其中一環,每6年進行一次,下次是2020年, RAE是教資會考慮撥款予各間大學的其中一個指標。2014年的RAE,港大整體研究項目有51%獲「3*/4*」評級,遜於科技大學的70%。法律學院有46%研究獲「3*/4*」,曾被《文匯報》指較中大法律學院的64%差,並以此批評陳文敏當院長時的領導方式。據了解,陳文敏在今年的Mock RAE獲6篇4*評級(教資會評核只要求4篇),是全法律學院最高成績,4*是最高國際水平評級。

何式凝去年4月向譚廣亨投訴之後,獲發 Mock RAE成績,結果她獲得多個「3*/4*」,她隨即向譚廣亨提交成績,作為申請60歲後留任的補充資料。去年5月,其學院改為支持何式凝留任,指她的Mock RAE成績佳,之後由譚廣亨領導的大學遴選及晉升委員會(University Selection and Promotion Committee)去年6月開會,通過何式凝60歲後、今年7月1日起獲重新任命2年,但未有解釋為何不批准她申請留任5年。

何式凝向記者說:「他們當初怎可以估我成績差而不批我?若不是我投訴並爭取,可能我已不在港大了。」

何式凝作風敢言,是香港少數的性別研究學者,關注同志平權、女權等性別議題,雨傘運動時曾到佔領區支持學生、關注政改。

我覺得他們不批我5年,一定同我個political stand有關,他們當然唔會講到明,但我曾經被人訓話,有人同我講『我哋無話唔俾你寫facebook,不過你知你要付出代價』。佢哋可能覺得,我俾你留任係皇恩賜俾你,因為你班tenure咗嘅教授講乜都得,而家就收你權。At this point,我係好無癮,但我唔會因為咁收聲。

何式凝和不少教授一樣,大半生人在港大度過,執教港大30多年,如今校方只多給她2年時間,「好humiliating,條氣好唔順,俾我兩年好無面,但我決定企出來,有啲人都頂我唔順,fight到咁,其他人唔會好似我咁搲爛塊面,但我希望大家關注,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她說,仍未決定2年後會否再申請留任。

何式凝認為,港大校方只批她留任2年,與她的政治立場有關。盧曼思攝

多名港大學者向眾新聞表示,以往教授如希望在60歲後留任,一般會在55歲時提出申請,有機會獲批延任至65歲,但也有只批2至3年的個案。有學者透露:「早5年申請,是希望可為研究及教學及早做規劃準備,因一個研究閒閒哋都要做好幾年。如果申請獲批可做full time至65歲,之後想再做都係part time性質,例如楊紫芝(87歲)、周永新(71歲)等,都係以榮休教授身分幫吓手。」

港大決策機關校務委員會2016年4月曾討論任命新學術教職員,一份由首席副校長譚廣亨向校委會呈交的5頁文件,其中一段提及「Re-appointment after normal retirement age」,提到學術教職員60歲後留任,建議用一份新的非終身合約(non-tenured appointment)聘用:

2016年4月港大校委會文件的其中一段,提及教職員60歲後留任會以非終身制合約聘用。

據了解,由於上述退休後的新安排,是放在文件的其中一個段落,校委會成員討論時未有仔細留意,與文件中其他內容一併通過,2016年起對教學人員實施。至今年7月,行政及財務副校長康諾恩向校委會呈交文件,建議有關重新任命安排擴展至所有員工。換言之,所有港大員工60歲後留任,都會用非終身制、非長久(non-tenured/ non-substantive)的合約方式,條款由校方與員工再訂立,薪金維持不變或重新議定,視乎工作安排及期望。

港大教職員手冊指,教授在60歲之後能否留任,準則是「符合大學最佳利益及有資金支持」:「The over-riding consideration behind whether or not a re-appointment should be offered is whether it is in the University's best interests to retain the appointee's services. Reappointment shall be granted only where first, it can be demonstrated that it is in the University's best interests to retain the services of a particular appointee, and secondly, there are funds to support a re-appointment. 」文件列出以下6項考慮因素:

港大教職員手冊列出60歲後重新任命的6項考慮因素。

何式凝記得,當日申請留任要填報很多資料,「總之要證明自己有用符合大學最佳利益,包括提交:履歷、以往教學工作、表現評核、未來教學研究行政計劃等,總之要講得到點解學校需要你。」根據港大教職員手冊,教授申請60歲後留任,會先由系主任及學院建議,之後由譚廣亨領導的大學遴選及晉升委員會討論申請,向校長建議申請是否批准,最後由校長拍板。

一位不具名的港大學者慨歎:「甚麼是University's best interests,其實睇完都覺得好抽象,講到尾都係高層話事。現在港大高層的想法係:唔好有冗員、唔好偷懶、要做好研究。外國頂尖大學沒有限定教授的退休年齡,因為明白有著名教授坐陣,就如大學的生招牌,但港大唔係咁諗。試過有人知道港大要60歲退休,選擇不來任教。」至於新政策的矛頭是否指向敢言批評政府及校政的學者,有港大中人說:「無人知高層心裏真正想法,他們也不會咁蠢講出來。但這幾年經歷咁多風風雨雨之後,的確唔係好多人再願意企出來批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