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朱經緯上訴 不希望留入獄紀錄 望改判「有條件釋放」


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涉在旺角以警棍毆打青年鄭仲恆,早前被裁定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被判入獄3個月。他就定罪和判刑提出上訴,案件續在高等法院審訊,下月14日宣判。

代表朱經緯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指,朱經緯過去4年一直承受壓力,更無法順利求職,16日的關柙對他而言已是懲罰。她指,雖然朱經緯已被還押16日,但由於朱不希望留下入獄紀錄,要求法庭改判朱「有條件釋放」。

退休警司朱經緯就定罪和判刑提出上訴。戴晴曦攝

代表朱經緯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Charlotte Draycott)繼續陳詞。她指朱經緯已被還押16日,對他而言已是懲罰。她稱,朱在過去4年一直承受壓力,例如被《蘋果日報》跟蹤,將其行蹤放上社交媒體,騷擾他的私人生活。直至最近,他與家人外出用膳時,仍遭該報攝影記者跟蹤。

她稱,朱經緯原本打算退休後繼續求職,卻因此案令他無法找到適合的僱主。直至現在,法庭外仍有人向他示威,令他無法過正常的生活。

她表示,雖然朱經緯已被還押16日,但由於朱不希望留下入獄紀錄,要求法庭改判朱「有條件釋放」。翻查條例,根據《裁判官條例》第36條,裁判官將被告定罪後,若顧及被告的個別情況(例如身世背景、年齡、健康或精神狀況),或罪行的輕微性等,可不施加監禁刑罰,以「有條件釋放」代替,但被告須作出不超過2,000元的擔保、保證不超過3年期間保持行為良好等。

代表朱經緯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Charlotte Draycott)。戴晴曦攝

律政司:朱經緯一方無法證明鄭正挑戰警方 當時用棍不具正當理由

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陳詞表示,從呈堂影片可見,鄭仲恆當時不是故意停留現場,只因前方人群曾停止移動,導致鄭無法繼續前進。他又指,根據鄭的口供,他當時只是告知警員自己只是路過,請警員不要打他,並非呼喝警員,而朱經緯一方亦沒有證據顯示鄭當時正挑戰警方,不能客觀證明鄭當時正抗拒警方執法。

麥禮士指,即使鄭仲恆曾參與示威,亦與本案無關。因朱經緯當時只視鄭為人群一部份,根本不知道他曾參與示威。他又指,當時鄭身處行人路,屬合法範圍,沒有違反當時法庭頒布的禁制令內容,他有權在該處出現。

他指,當朱經緯向鄭仲恆用棍時,人群已經散去,質疑朱為何仍用棍擊打鄭的後方,認為朱以控制人群作解釋,不能成為正當理由。他形容,朱擊打鄭的方式,與其他警員甚至他自己擊打其他群眾的方式不同,屬致命性的重擊(lethal blow)。該傷勢的嚴重程度,令鄭事發2天後要到診所求醫,亦有照片證明他的頸部有傷。

麥禮士認為,要判斷一個人當時的想法,應從客觀事實上考慮一個平常人會如何作出判斷,形容朱經緯不是真誠地相信,他當時認為鄭仲恆具侵略性,所以向他用棍,「正如被告不能說,他相信一個距離他5米的人準備打他,所以他向該人開槍」。他又認為,即使警員當時承受壓力,亦不能將朱的行為合理化,只能視作求情理由。

朱經緯一方:鄭求醫只為檢控需要 傷勢並非由朱造成

郭莎樂反駁稱,要判斷一個人是否具侵略性,不能單憑其行動作判斷,亦要將其態度考慮在內,形容鄭仲恆當時的身體語言和態度,均顯示他具侵略性,但不是「極度具侵略性」。

她指,鄭仲恆沒有即時求醫,反而繼續上班,直至他被打的情況被廣泛報道,他才到診所求醫,質疑鄭不是為治療傷勢,而是有檢控的需要,又形容鄭要求醫生為他拍下傷勢的舉動並不尋常。

她又播放事發片段,認為朱經緯當時用棍擊打鄭仲恆的位置不是頸部,認為鄭的傷勢並非由朱造成。

法官黃崇厚聽畢雙方陳詞,押後至下月14日宣布裁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