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女記者轉行表演棟篤笑:回望人生,悲劇變成笑話


 

香港棟篤笑始祖黃子華早前宣布「金盆𠺘口」,不少人期望男神不死。香港其實也有新晉棟篤笑表演者,35歲的吳婷婷(Mary)是其中一人。Mary曾做港聞記者10年,2011年由朋友介紹參與一個棟篤笑興趣班,今年5月開始全職投入。

Mary有感「棟篤笑」三個字屬於黃子華,因為早年Stand-up comedy沒有中文譯名,是黃子華1990年將其引入香港,命名為棟篤笑。她說,外國Stand-up comedy表演通常1小時,但黃子華每場都2、3小時,加入了很多本地文化元素,有其獨特個人風格。「不少人一開始做棟篤笑都會有少許黃子華的身影,但我希望建立自己的風格。」

「棟篤笑是屬於黃子華。我係做緊自己版本的Stand-up comedy。如果我要再繼續做落去,要慢慢搣甩『棟篤笑』呢幾個字。」

Mary希望摵甩「棟篤笑」三個字,建立自己的Stand-up comedy風格。何君健攝

Mary中學讀女校,有過瘋狂的青春。她記得,曾經試過貪方便入男廁,翌日立即有老師開咪宣布不要再入男廁,會令男老師受驚。她又試過偷偷與同學一起搭只准老師使用的學校升降機,過程中驚被老師捉到,所以就諗定其中一個扮跛,另一個負責攙扶。「可能因為女校冇男仔,所以大家都好放,會成日擘開大脾坐,其他學校女仔留長髮、扮靚,我哋就不斷將頭髮剪短,成個男人咁。」

Mary笑言,中學時期她的外貌十足男性,因為頭髮非常短、沒有打扮,平日出街不會著裙,曾多次被誤會是男性,鬧出不少笑話。有一次中七出外考口試時,她被其他考生稱為「Mr. Ng」;又有一次Mary與女性友人一同去廁所,「在洗手盆位等緊朋友出來,突然有個男人衝咗入嚟,應該都係好緊急,佢似乎覺得格局有啲怪,好似冇尿兜,但望一望我,覺得應該冇去錯,入了其中一格。佢之後出嚟就覺得奇怪,望一望我,再望一望廁所門標誌,發現係女廁,就好驚咁衝咗出去。」

Mary形容她的個性像男人,「有啲女仔做唔到一樣嘢,會想人哋去幫。但我的性格不嬲都係想自己解決問題,甚至是想幫人解決。」

Mary的創作靈感源於以往經歷,例如讀書、做記者等。Mary提供

昔日女校的成長片段,成為Mary的創作靈感。她說,小時候已有一點搞笑基因,會與朋友講好多「無聊嘢」笑一餐。今年她將女校讀書的見聞改成笑話,其中一條分享女校秘密的棟篤笑影片在網上大受歡迎,超過31萬人次觀看。其中一部分講述女校因為沒有男人,所以請男老師會好小心,一係肥、一係樣衰、一係「地中海」,如果有個男人又肥又樣衰又「地中海」,不用見工即時聘請。Mary坦言,這個女校笑話講過好多次,沒想過會突然爆紅。

Mary上月舉辦個人首場表演「發笑牢騷」,大談職場事紓解怨氣。她笑言「以前講返工的事會好好笑,因為真的好嬲老闆,但我現在距離返工的日子已經好遠,怨氣是差少少。」

做全職表演者之前,Mary曾做港聞記者10年。她表示,當初做記者是想改變世界,因見到社會很多不公平的事,夢想是拍紀錄片。但工作令她感到疲累,覺得需要停一停,又想生活有改變,於是辭職並修讀中大歷史系碩士,讀書期間有更多空餘時間去嘗試各種可能性。「其實唔做記者後已經唔知做咩好,當唔知做咩嘅時候,就將原本最接近做到嘅嘢試下做,就係棟篤笑。」

Mary說,她讀新聞系曾承諾自己要做一世記者,但現在覺得,其實人不需要這樣去限制自己。「以前對好多事都好介意,會好易做到個人好躁,當身邊的人做得不好就會崩潰,因為自己每日都做緊『理想』,但好多人只是返工,唔可以要求其他人好似你咁諗。」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做棟篤笑,但我不抗拒亦都幾鍾意,但不是以前對記者的鍾意,唔係話我一世都要做棟篤笑,人大咗好多嘢睇化了,咁樣先會行得遠啲。如果好似以前每日都覺得嗰樣嘢係理想,做咩都要做到最好,人會癲,而家覺得做得幾好就OK。」

Mary以前性格較暴躁,但後來發覺很多事情去到最終其實都是「得啖笑」,最灰最傷心的事都可以變成一個笑話,只要等時間過去。有一段時間Mary曾經因工作壓力受到情緒困擾,每晚失眠,中醫跟她說「沒事沒事」,轉頭卻跟旁邊的實習中醫同學說「嚴重失眠」,被Mary聽見。她覺得很有趣,後來成為她的笑話。

「我以前覺得做記者是理想、夢想,所以好執著,搞到做得唔開心。棟篤笑唔可以話係當初的理想,執著少咗,反而可能會做得更好。」

Mary認為,棟篤笑是要儲好多年的人生經驗,先可以講到少少嘢,例如不足兩分鐘的女校短片已經講緊她7年校園生活。「我覺得最好睇嘅都係經歷,因為除咗笑之餘會感受到嗰種痛,呢種係會最入到觀眾心。例如黃子華1991的演出『色情家庭』說到:『外國做棟篤笑有一個傳統,如果你長大嘅地方同我一樣就拍一拍手,表示對我哋長大嘅地方引以為榮。我喺一個破碎家庭入面長大。』跟住大家就笑,但你feel到呢種笑係有種痛係入面,我覺得呢種好勁,以前睇如果你來自破碎家庭會好傷心,但可能人大到某個年紀,家庭的影響慢慢減少,就可以好平靜咁當笑話講番件事。」

棟篤笑教識我,將所有唔開心嘅事變成一個笑話,甚至悲劇諗番轉頭都可以係好好笑,好痛苦、好傷心的事,終有一日都變成好笑的回憶。


「棟篤笑吸引之處是見到其他人笑會好開心,就好似同朋友去看喜劇,自己是負責講套戲出嚟嗰個人,同大家一齊去睇笑片已經好開心,但你係令到大家笑嗰個人,會感到好滿足。」

Mary為眾新聞準備了一段棟篤笑表演:


影片中網上銀行的笑話源於一次真人真事,話說Mary有一次忘記了網上銀行的登入帳號名稱,於是致電銀行服務熱線,請職員幫忙重置,但職員卻叫她估吓,「我點諗都唔會諗到,覺得好荒謬。」

「有人講過,現實比小說更加荒謬,好多笑話我而家諗番最好笑的位,例如TB變女人、online banking叫你估下,通常是現實中爆出來再創作,最好笑。」

Mary表示,曾經很想以政治議題去做棟篤笑,因為以前做記者熟悉新聞,「但香港人唔睇新聞,唔可以話所有 ,但大部分都係,一係就唔睇,一係就唔care。以前都試過講政治嘢,但係要先知道發生咩事先笑到。也有另一種人好抗拒政治,一聽到同時事有關就唔鐘意聽,所以而家係少咗講。」

Mary在過去兩個月舉辦了兩場兒童都宜棟篤笑,是首個專為兒童而設的棟篤笑表演,「因為冇人覺得原來小朋友可以做棟篤笑,自己原本都冇諗住做到,小朋友好難控制,但好有挑戰性、好好玩。」Mary記得,首場的想法太理想,希望邀請小朋友上台一起互動,因為平時聽太多小朋友「亂噏」都好好笑,但原來要他們上台講嘢是另一回事。於是第二場改變形式,透過遊戲方式讓小朋友一起玩,熟習了上台,慢慢放膽開聲講嘢。例如其中一場演出,Mary邀請了小朋友上台一同表演,根據所講的內容發出聲音,如:雷聲、小鳥聲等,一開始小朋友都很怕羞,但慢慢試多幾次就放膽去做,配合演出。

周六 (18日)Mary舉行了第三場兒童都宜棟篤笑,其中一個環節,她以沙灘為題,要小朋友作出不同的聯想,如陽光、雪糕、魚等,再將不同元素、物件結合,創作出一個故事。小朋友逐個上台演出,「大人諗嘢會好直接,但小朋友諗嘢沒有邏輯,可以天馬行空,沒有局限。」活動結束後,不少小朋友都表示「開心、好玩」。

Mary舉行第三場兒童都宜棟篤笑,讓小朋友有機會參與棟篤笑創作。尹佩欣攝

現時香港全職女棟篤笑表演者不多,Mary認為女性做棟篤笑的難度較大,「因為男人會好容易爆粗,會講核突嘢、咸濕嘢,觀眾好鍾意聽會笑,但女人爆粗啲人會覺得『哇,你咁樣嘅』,會難好多。」、「試過一次只有我一個女人,可以見到女人無論聲線,或是整個人的氣勢係弱啲,咁就唔好同人鬥大聲,又唔係話大聲就好笑,我覺得呢個都係一個優勢,因為觀眾會記得你,就算未必記得你個名,但會記得有個女人上台表演。」

被問到想建立怎樣的棟篤笑風格?Mary指:「仍然摸索中,當初是想嘗試行才女的方向,但不知如何將其變做笑話。最終是想人知道我這個人是好笑,同時覺得是有深度、有內涵,不是純粹笑完就算,想帶出背後的意義,想同人講我的看法。以前做記者是因為想做到改變世界,想讓更多人知道某些事,現時會包裝成笑話去講給大家聽,希望觀眾在表演完場後可以拎到嘢走,笑完有所領悟,未必好多,但有少少就足夠了。」

Mary希望可以建立如美國女演員Ellen DeGeneres般的風格,「我想行佢呢條路,因為佢有好多經歷,Talk show好少會講粗口,而且唔講咸濕嘢,聽完會好舒服好好笑,又有正面訊息,而且聽完會好有力量。」 

Mary會到萬人Mic試試新創作的笑話,與觀眾進行互動,再將笑話不斷改良。何君健攝

萬人Mic是一個免費的棟篤笑表演舞台,每個月有兩日與酒吧合作,只要買杯飲品就可以坐低聽,每位表演者有3至5分鐘可以隨意發揮,表演後可獲贈飲品一杯。Mary是萬人Mic的常客,只要有時間她會來試一試新創作的笑話,留意觀眾反應,再將笑話不斷改良。

Mary說,短短一分鐘的棟篤笑需花大量時間和努力,創作過程痛苦,每一個笑話都要經歷不好笑的過程。「有人說過『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上到台好輕鬆是因為背後做咗好多工夫,除非你係天才,否則要好勤力,不斷改寫、不斷研究。」

Mary現時做一場棟篤笑演出,每張門票約100至200元,她認為在起步階段的表演不用蝕錢已經很好,除了表演外亦有其他商業活動,例如中學聖誕派對、公司年度晚宴等,雖然收入不穩定,但可以維生。Mary將在9月30日舉行第二場個人表演「發笑牢騷」,大講女校真情假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