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迷思


 

【撰文:王福義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漁護署前助理署長】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在4月26日發表諮詢文件,列出18項土地供應的選項。有兩項涉及郊野公園;其中「中長期」選項包括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兩個試點」,並在「概念性」選項中提出「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其他地點」。

兩個選項不約而同提及「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到底什麼是邊陲地帶?文件沒有說明。這個名稱應該追溯到2017年1月發表的《施政報告》,其中提出「社會人士也應該思考利用郊野公園小量生態價值不高,公眾享用價值較低、位於邊陲地帶的土地作公營、非牟利的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

「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在哪裡?

邊陲 (periphery)應是位於邊界地區,即郊野公園邊緣地帶,但沒有說明是界內或界外,好像入界,又好像不入,又似「砸界」;實際上卻指在郊野公園法定界線之內的土地。政府想發展的所謂「邊陲」,其實都是受法例保護的郊野公園範圍。在用詞方面顯得有些曖昧,擾亂視聽,造成誤會。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論壇上,有示威者抗議發展郊野公園。保衛郊野公園Facebook圖片

邊陲地帶的重要性

與「邊陲」相對立的概念是「核心」(core),核心地帶是重要的,須好好保護。有效保護的方式之一,是在四周設立「緩衝區」(Buffer Zone) , 「邊陲」就是位於緩衝區,其作用是把核心區包圍起來,發揮護衛核心區的作用和功能。緩衝區的生態重要性可能不及「核心區」高,確擔當守衛作用;其範圍由邊界確定 (Boundary),邊界內外的土地在法例上有很大的差別。在國防來說,邊界是重要的概念和實體,大都既不在「中央地區」,也不在「核心地區」內, 而是在「邊陲」。例如中印邊境、南海海域和神聖的領土都是以邊界來劃分。 若有人入侵邊界, 一定要保衛,一旦失守,核心或中央也會遭殃。中國歷代都派兵駐守邊界,這些「邊陲地帶」有很大的重要性,必須寸土必爭,不可視為等閒。

同樣,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重要性絕對不容忽視,這是「核心區」的屏障,一旦被蠶食,核心區也不保。如今政府邀請香港房屋協會(房協)在郊野公園邊陲進行生態及技術研究,就是要先佔用一小塊土地,先打開缺口,再佔一大塊,以「得寸進尺,開創先例」的方式入侵郊野公園。土地供應小組在選項次序的安排上明顯證明了這個意圖 ── 只要「水泉澳」和「馬鞍崗」兩處郊野公園土地研究後可以建屋,打開缺口之後,就可在「概念性」選項中提出「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其他地點」,多點切入,如入無「人」之境,結果可能導致辛苦建立的郊野公園全線崩潰,而「核心區」也無險可守。

對房協研究的疑問

房協研究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工作有如獵人研究如何保護野生動物,或日本人研究如何保護鯨魚一樣;作為以建屋為目的的機構,希望它可以提供「客觀、理性和科學化」的郊野公園康樂及生態指引,很難令人信服。

這項研究本身已經很不客觀、不理性。用什麼理據選定這兩個地點?是誰選的?為什麼政府要找房協進行研究?這個機構為何會同意負責研究?這項研究有沒有得到環保部門和「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管理局總監」及委員會的同意和授權? 這項研究不論在法理上、選址上、選負責人方面,以及研究的目的和方法都存在問題,難怪日前環保團體杯葛這研究的諮詢。當這項研究還未有成果時,土地供應小組就把郊野公園內這兩塊土地列為「中長期」選項,有操之過急之嫌。

郊野公園邊陲地帶不應是我們現在的選項。保衛郊野公園Facebook圖片

郊野的價值

事實上,是否發展郊野公園關乎價值取向多於技術分析,也是考驗我們社會對保護大自然有多大的決心和愛心。若認為邊陲地帶生態價值可能不高,遊人可能不多,與其「曬太陽」不如起屋,這正好反映了我們相信大自然只有「工具性的價值」(instrumental value),沒有「內在性的」價值 (intrinsic value);這其實就等同以「中環價值」去衡量自然價值。一個健康的城市要有大自然的平衝,郊野同時為城市提供「生態系統服務」,不能忽視其重要性,更何況是政府在法例上劃定的自然保護區?房協如果有資源有願景去建公屋、非牟利的老人院等何不考慮市區邊陲的政府或私人土地,少人使用的康樂用地,甚至棕地,尋找合作機會,相信不少私人土地的業主也樂於合作。

結語

香港土地供應緊張有其歷史、經濟及政策的原因,不應「臨急臨忙」把幾十年保育好的土地用來應急,我們應該還有其他選擇,郊野公園邊陲地帶不應是我們現在的選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