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廖亦武獲哈維爾獎追憶劉曉波:劉霞能自由創作是對獨裁最好反抗


 

上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前夕,其遺孀劉霞終擺脫中國政府的軟禁,到達德國柏林展開新生活。為劉氏夫婦奔走多年、流亡德國的中國異見作家廖亦武,越洋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時直言:「我鬆了一大口氣。」

廖亦武近日在Facebook貼出一張劉霞飲啤酒的照片,附有一句德文「Ich bin ein Berliner」,意思是「我是柏林人」。1963年,時任美國總統甘迺迪到訪西德柏林,發表演說時特意用德文說出「Ich bin ein Berliner」,以示反對極權、捍衛自由的決心。廖亦武記者說:「她(劉霞)未來可以做一個柏林人,大家都很欣慰。」

劉霞早前獲德國政府安排住所,現已搬到新家,並打算學習德文。廖亦武形容劉霞「她很好」,「以她的個性,她不願意接受採訪,只願意生活安定下來後,從事她的攝影、她的藝術。」廖亦武表示,劉霞的老朋友都知道,她在文字和攝影方面具有才華,她往後可以自由地創作,便是對專制、獨裁「最好的一種反抗」。

劉霞和廖亦武早前一同入圍「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Disturbing the Peace,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擾斷和平、危難中勇氣作家獎)最後五強,基金會本月初公布廖亦武為獎項得主,同時邀請劉霞出席下月於美國紐約舉行的頒獎禮。

《七七憲章》起草人、已故捷克總統哈維爾,9年前曾親自將Homo Homini Award(「人與人」人權獎)頒授予以劉曉波為代表的《零八憲章》群體。轉眼多年,哈維爾、劉曉波相繼去世。在劉霞離開中國、初抵德國之際,廖亦武獲頒這個以哈維爾命名的人權作家獎,他感慨不已:「這個獎,事隔多年之後就授予了我,我就覺得這給予我很多回憶、很多回顧。」

劉霞(右)抵達德國後,與好友廖亦武(左)、廖天琪(中)相聚。資料圖片
廖亦武近日在facebook貼出一張劉霞飲啤酒的照片,並寫下:「這杯啤酒來自不易。Ich bin ein Berliner.」廖亦武facebook圖片

「對我來說,這個獎的意義很重大。」廖亦武憶述,早於2009年、其摰友劉曉波起草並發表《零八憲章》翌年,當時仍在世的前捷克總統、著名異見人士哈維爾,親自將一個人權獎Homo Homini Award頒發給以劉曉波為代表的《零八憲章》群體。劉曉波同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1年。廖亦武說:「沒想到後來,哈維爾先生不僅把這個獎授予曉波和《零八憲章》的群體,也是推薦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一個主要推薦者。」哈維爾當年與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南非大主教杜圖(Desmond Tutu),以及美國多位國會議員等多人,共同推動提名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

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不過他身陷牢獄,無法親身到挪威奧斯陸領獎。當時年屆74歲的哈維爾,親自到布拉格的中國大使館抗議,聲援劉曉波,並留下一封給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的信,呼籲「中國政府不要重複33年前發生於我們身上的事,爭取自由的人被追捕及逼害」。在同年的「公元2000論壇」,哈維爾再度公開呼籲中國釋放劉曉波。可惜在一年之後、2011年底,哈維爾去世,劉曉波始終沒有脫離中共的囚禁,去年在囚牢中逝世,他的妻子劉霞一直被軟禁。

回溯30多年前,哈維爾正是捷克反體制運動象徵性文件《七七憲章》的起草人。《七七憲章》發布後兩年、1979年,哈維爾因「顛覆共和國」的罪名被判囚4年半,1983年出獄。多年過去,《七七憲章》啟發了包括劉曉波在內的一批中國異見人士發表《零八憲章》。

捷克天鵝絨革命思想家之一、捷克共和國首任總統哈維爾,2009年12月到布拉格的中國大使館抗議,聲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的劉曉波。美聯社圖片

哈維爾逝世翌年、2012年,「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The Vaclav Havel Library Foundation)」成立,總部設於美國紐約。基金會自2016年起,每年頒發「Disturbing the Peace,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擾斷和平、危難中勇氣作家獎)」,旨在表揚備受打壓、身處危難中的作家勇於捍衛人權,發揚已故捷克總統及作家哈維爾的精神。

首屆得獎者是緬甸作家馬蒂妲(Ma Thida),她因支持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而在1993年被判囚20年,經過近6年監禁後,因其健康問題獲當局以人道理由釋放。第二屆得獎者是庫爾德族小說家桑默斯(Burhan Sönmez ),他早年為人權律師,1996年曾參與一場非暴力示威而被土耳其警方拘捕並嚴重虐待,經過數年治療後康復,及後持續寫作,以文字抗衡當權者。

今年廖亦武獲獎,基金會評審形容:

廖亦武書寫他一生中最敏感的政治議題 --天安門屠殺,因而被捕並被監禁。就如哈維爾,他自小就知道政府的壓力,因為他的父親被標記為反革命者。 儘管他目前在德國的庇護之下,他的作品在中國仍被私下分享,他在國內維持知名。(Writing on the most sensitive political topic of his lifetime, the Tiananmen Massacre, Liao was arrested and imprisoned. Like Havel, he knew government pressure from an early age, as his father was branded a counterrevolutionary. Though he lives in Germany under asylum, his works have been shared underground inside China, where he remains known.)

現年60歲的廖亦武,生於四川鹽亭,早年在中國發表意識前衛的作品,代表作包括1989年寫下的長詩《大屠殺》。1990年,他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囚4年,輾轉被關押多個監獄。他出獄後持續寫作,亦不斷受到官方打壓。2011年,廖亦武「買通中越邊境的黑社會」逃離中國,獲德國給予政治庇護定居柏林。

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早前宣布,廖亦武為2018年Disturbing the Peace,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得獎者。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圖片

當年有份簽署《零八憲章》的廖亦武坦言,哈維爾對中國的知識份子影響非常大。他憶述,早年曾有朋友從香港帶了一本香港出版、張勇進翻譯的哈維爾著作《無權力者的權力》給他。他引述哈維爾指,不應只有精英參與政治討論,每個普通人都應該有發言的權力,「每一個小人物的歷史都不應該被忽略」。

廖亦武續指,哈維爾跟《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作家昆德拉曾有一場著名的爭論,昆德拉認為,為坐牢的人搞簽名、呼籲讓他們出牢, 還不如去探望他們的親屬、送些東西,幫助宜實際一些,「哈維爾指,昆德拉有這種看法並不奇怪,因為他沒有坐過牢。」廖亦武指,親歷牢獄之苦的哈維爾認為,「為所奮鬥的事業付出了代價、但是最終被遺忘」是曾入獄的政治犯不能忍受的事,這對他有莫大啟發。

為了對抗遺忘,廖亦武多年來以記錄平民抗爭者的故事為己任,例如以著作《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死故事》,記錄天安門阻擋軍車的普通市民,其他作品包括《邊緣人採訪錄》、《中國底層訪談錄》、《中國冤案錄》、《中國上訪村》、《吆屍人——中國底層的真實故事》等,廖亦武因而成為西方社會公認的「底層歷史記錄者」。

我相信的就是只有把他們記錄在歷史當中,人們才能不斷回顧這東西,包括我們的後代,他們才能不斷的去回顧。 
劉曉波(左)和廖亦武(右)是多年好友。資料圖片

廖亦武又記得,1996年夏天,劉曉波第三次入獄前,有一次到成都找他,偷偷地拿走哈維爾著作《無權力者的權力》,「 他知道我捨不得借,就悄悄的拿走,拿到北京,他給我打個電話,他說,我把你那個書拿走了,那個《無權力者的權力》。」廖亦武指,書中詳細紀錄《七七憲章》的誕生,對於後來的《零八憲章》有直接的影響。

哈維爾曾經說過:「真理與愛終會戰勝謊言與仇恨。(Truth and love will overcome lies and hatred.)」愛拜讀哈維爾著作的劉曉波,2009年被以言入罪,翌年二審宣判前夕,他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提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劉曉波妻子劉霞被軟禁8年,上月得以離開中國,抵達德國柏林展開新生活。劉霞與廖亦武一同入圍今年的Disturbing the Peace,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最後五強,最終基金會宣布廖亦武為得獎者。他輕描淡寫地回應結果:「評委會最終決定授予我,我沒覺得有任何優勝之處。」

但這個獎無疑令廖亦武百感交集。哈維爾2009年親自將Homo Homini Award頒授予《零八憲章》群體,該獎由一群捷克戰地記者1992年成立的非牟利人權組織The People in Need所設立。廖亦武視之為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的「源頭」,「為繼承哈維爾精神遺產,而專設了(Disturbing the Peace,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這個獎。」他慨嘆:「這個獎,事隔多年之後就授予了我,我就覺得這給予我很多回憶、很多回顧。」 

「為劉霞未來可做一個柏林人感欣慰」

自劉曉波入獄、劉霞被軟禁以來,廖亦武與他在德國的朋友一直為劉氏夫婦奔走。去年劉曉波病重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國作家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親自公開呼籲,並推動逾百諾貝爾獎得主聯署,促請中國政府讓劉曉波、劉霞出國接受治療。

廖亦武在Twitter曾提及,赫塔・米勒親自書寫呼籲書,希望中國政府讓劉曉波夫婦出國就醫。廖亦武Twitter截圖

年過八旬的詩人兼歌手沃爾夫・比爾曼(Wolf Biermann),早年活於東德政權之下,及後創作大量反動詩歌。廖亦武形容,德國總理默克爾亦是比爾曼的「鐵桿粉絲」。廖亦武曾經多次委託比爾曼給默克爾送信,訴說劉曉波夫婦的情況。劉曉波去世後,比爾曼「寫了一封特別長的信」給廖亦武,提到「當下我們只能竭力去營救萬丈深淵邊的寡婦了」,令廖亦武感動不已。

上月10日、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前夕,劉霞獲釋。廖亦武直言,營救劉霞出中國,令他「鬆了一大口氣」。他透露, 米勒、 比爾曼,以及德國外交部人員等,都不止一次探望劉霞。廖亦武間中將他們相聚的照片上載於facebook,劉霞每每開懷大笑,教人動容。廖亦武說:「她未來可以做一個柏林人,大家都很欣慰。」

赫塔・米勒(左)與劉霞(右)及其經紀人Peter Sillem(中)相聚,當時劉霞笑逐顏開。廖亦武facebook圖片
劉霞(右)與其全球經紀人Peter Sillem(左)交流3個多小時,Sillem隨後帶走了劉霞逾千幅攝影的底片。廖亦武在帖文表示:「替劉霞高興。」廖亦武facebook圖片

廖亦武周六(11日)上載一張劉霞及其全球經紀人Peter Sillem的合照,帖文指他們交流了3個多小時,Sillem隨後帶走了劉霞逾千幅攝影的底片,「這些攝影記錄了她這些年怎樣活過來的」。帖文又提到,Peter Sillem是德國最大出版社菲舍爾的前總編輯,也是廖亦武的前老闆。廖亦武對記者說:「她前天(9日)和全球經紀人談得很愉快。她會成為西方很有名的攝影藝術家。我為她高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