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食環撤銷控罪 拾荒者蘭姐生恐懼:以後不拾荒



人稱蘭姐的63歲的拾荒者陳恭蘭,上月23日晚在北角收集發泡膠箱和紙皮箱期間,遭食環署便衣人員以「亂拋垃圾」為由票控。協助蘭姐的「拾平台」成員趙日輝指,食環署口頭上稱已決定撤銷有關控罪,將發正式通知信予蘭姐。蘭姐對撤銷控罪感到開心,說早前被票控後,「日日個心都不安樂」,一度因憂心忡忡而食慾不振,更因高燒而需留醫一星期,上周五出院。她害怕同類事件再發生,因此打算退休,不再拾荒,現時她正申請綜緩。 

食環署已決定撤銷有關拾荒者陳恭蘭(蘭姐)的控罪,蘭姐對此感開心。陳芷琪攝

蘭姐拾荒十多年,每天下午4時起到北角拾荒,待商店打烊後,拾起扔出店外的發泡膠箱和紙皮箱等拿去賣,她未有仔細計算賺得多少,但稱每月都會有三至四千元。上月23號晚,她如常在北角收集發泡膠箱和紙皮箱,期間將其中一袋物品放在距離手推車不足15米的地上,轉身走回手推車位置。但是不足兩秒,兩名食環署便衣人員前來說要票控她,要求她出示身份證。她拒絕出示,食環署人員召警察到場,最終向她發出吿票,指她在公眾地方棄置垃圾,罰款1500元。蘭姐稱,她不是棄置垃圾,「當時有同佢(食環署人員)撐落去,未驚過」,對最終被控,她對此感到激動,認為食環署處理不當。

現時蘭姐獨居北角的板間房,丈夫長居內地照顧岳母,她不願透露是否有子女。蘭姐之前曾到餐廳當洗碗工,但因患有脊椎問題,不能長時間站立,因此做了一星期就辭職,開始拾荒。她稱,本來未有退休打算,若沒有發生此事,就會一直拾荒至身體情況惡劣到不能應付工作為止。她之前未有申請政府的金錢援助,現時正申請綜緩,她稱不擔心退休後經濟狀況,說有兩餐溫飽已感滿足。

另一拾荒者區鳳蘭指,食環署人員經常待拾荒者走開一陣子,就會充公其手推車,沒有人情味,「當我們好低賤,不高尚」。拾荒者黃月嫻(黃姐)在上水拾紙皮4年,近日因生病住院,一個月未有拾紙皮,早前更被食環署充公手推車。黃姐一度咽哽稱,手推車內有大量儲蓄,「現在生活都開始有問題」。

拾荒者陳恭蘭、區鳳蘭、黃月嫻(前排左起),指食環署人員對待拾荒者的手法不友善。陳芷琪攝

趙日輝指,蘭姐被控吿後,上月30日他陪蘭姐到東區食環署與兩名高級衛生督察見面,交談約兩小時。期間兩名督察為蘭姐錄口供,亦跟他和蘭姐了解拾荒者的情況及工作過程。趙指,這顯示官員不了解拾荒者。

「拾平台」發言人鄧家謙指,拾荒者處理被人隨意扔在街上的大量紙皮,其實屬回收工作,對環保作出貢獻,可惜食環署人員只會理解他們是拾垃圾或正在違反法律。「拾平台」認為,食環署及環境保護署應加強教育市民處理回收品,帶領市民改變對拾荒者的負面看法,把拾荒者納入環保回收從業員內,讓他們有尊嚴地工作。

「拾平台」希望邀請食環署執法人員及街坊,與「拾平台」討論日後發生相同事件的處理,一同制定和修改有關對拾荒者工作的執法指引,研究「拾荒者友善政策」。「拾平台」亦希望食環署署長、環境保護署署長和執法人員,可一同參與「拾荒體驗學習」,從中體諒拾荒者的處境,拾荒者同亦可明白執法人員的難處。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批評食環署「沒有當拾荒是工作」,指全港各區有很多拾荒者,現象的背後顯示現行政策失靈,引致長者貧窮問題,「唔好話我聽長者好得閒,要搵『細藝』,而『細藝』是執紙皮」。他早前公開邀請食環署署長劉利群參與「拾荒體驗學習」,但未獲答覆。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現時估計有數以千計的拾荒者,他們是被社會邊緣化的一群,希望特首林鄭月娥可帶領一眾政府官員,一同討論如何給拾荒者更完善的經濟及安全保障。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表示,他們對拾荒者「又愛又恨」,一方面經常收到投訴指拾荒者破壞環境衛生,執法人員有時候亦會被拾荒者攻擊,令致須驗傷。另一方面,她認同拾荒者回收紙皮的工作對環境有貢獻。

(前排左起)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拾平台」成員趙日輝、拾荒者陳恭蘭、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陳苡君、拾荒者區鳳蘭、「拾平台」發言人鄧家謙等。他們今天召開記者會,希望食環署及環境保護署帶領市民改變對拾荒者的負面看法。陳芷琪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