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之鋒:公民社會須為傘運留記錄


眾新聞和立場新聞合辦「走出困局-我們的制度:我們的新想像與未來」座談會,邀請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座副教授許寶強、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擔任主講嘉賓。

黃之鋒認為, 2014年的雨傘運動,對千禧一輩已屬歷史,政府的文宣機器亦將為雨傘運動作定義和解讀,認為公民社會必須傳承歷史,為雨傘運動留下紀錄。

許寶強由現今普遍的自殺現象出發,認為自殺背後其中一個原因,或源於不少人覺得世界生無可戀、沒有出路,正對應香港現時充滿無力感的政治氣氛。但他認為,生死之間仍有不同可能性,形容吳靄儀過往「對住死牆,仍然要對得住議會、對得住選民」的從政態度,或是其中一種可能性。

他指,很多人仍透過不同方法改變身邊環境,呼籲港人睜開雙眼、多讀書,找尋更多出路,「唔好俾政府的議程全部guide住我哋,例如無啦啦話FCC (外國記者會)係重大問題、稱這個世界只有愛國或港獨係重要、或者只有土地供應不足係全世界主要問題、所有問題都是土地是否足夠。千祈唔好陪政府癲。」

黃之鋒指,公民社會在2016年對香港的未來有百花齊放的想像和討論,2017年則集中聲援政治犯,但直至2018年,公民社會對中港關係的政治論述仍處於「完全真空狀態」。他說:「面對無論大灣區的融合,抑或北京政府對香港整個管治手腕的大幅轉向,其實我哋整個陣營應對不到,亦不知道俾咩反應。」

「參與公民社會或投入政治運動,已進入生存戰的狀態......雨傘運動結束至今,大家認識、見過、被理解為青年政治領袖嘅人,至今多少人仲喺公眾注視下?」

黃之鋒又指,民主派過去幾年能大幅動員群眾參與政治,很大程度離不開帶有負面情緒的情感動員,「但問題和限制在於,無論你有幾大憤怒、情緒都好,無論嬲一個人真係好攰,而且嬲林鄭又真係未必嬲梁振英咁誇張......當情感作為大部分的動力來源,動員的限制係相當明顯。」

他認為,將歷史傳承屬其中一個可能性,「雨傘運動喺某種意義上,對千禧一輩已經係一種歷史......但5、10年後,政府的文宣機器會如何定義、解讀雨傘?」形容如何解讀雨傘運動,將成香港必須處理的問題。吳靄儀亦認為,目前與雨傘運動有關的書籍只屬「傷痕文學」,集中講述如何撫慰彼此,認為一定要有人為雨傘運動寫下傳記。

(左起)黃之鋒、吳靄儀、許寶強。戴晴曦攝

被問到香港應如何面對「拉人封艇」的政治新形勢,許寶強形容,香港正面對資本主義的壟斷,除了政治,港人在生活上的選擇亦越來越少,認為港人應找尋生活各種的可能性,並編織成民間網絡,為彼此作出聲援。

吳靄儀則認為,政權對民主運動的打擊,「其實係測試我哋嘅韌性。」她舉例,即使前特首梁振英不斷恐嚇外國記者會,外國和本港的傳媒仍一同報道事件,認為「隨時預備好有韌性,就好多嘢可以對付。」

談到無力感的問題,許寶強認為,無力感必然會存在,「high的時候就有low,俾無力感飛一陣,無傷大雅,久唔久都有,但唔好太耐,七情六慾唔會只有無力感。」他建議,港人應調整短中期的目標,「例如只是推翻831,會好大機會失望,甚至絕望......訂立mission impossible,又希望自己達到,其實搵笨......(香港)越來越敗壞,keep住令佢敗壞少一點,可能已經係調整咗的目標。」

黃之鋒則認為,本土派的支持者必然擁有無力感,因「未來的選舉,找不到一個能代表他們的人。」他又認為,一眾年輕人在學時渴望改變社會,卻因成長軌跡的轉變、年齡的增長,見證同伴走入職場後被世界改變,心態上必然出現落差和無力感,建議社會應理解和聆聽他們的聲音。

吳靄儀說,港人不應抱持封閉的本土主義,同時踢開無力感,繼續投票、關注議員工作、寫信支援政治犯,以及與國際接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