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陳詠燊:《逆流大叔》「好」香港


訪問甫開始,《逆流大叔》導演兼編劇陳詠燊就說:「票房剛過了600萬。」

同期上映的韓片《與神同行 2》兩周便拿下3000萬元票房。

剛過去的周六日,陳詠燊聯同主要演員謝票12場,走訪港九新界,筋疲力竭,無怨無悔;就如有天拍攝,烈日遇著驟雨,全體演員照頭淋足10分鐘,然後繼續拍攝。上岸,主要演員包括吳鎮宇、潘燦良、黃德斌,哼也沒哼半句。

這著實是「好」香港的一件事。

陳詠燊初寫《逆流大叔》劇本時只廿多歳,14年後執起導演筒,他說真正進入「大叔」心境,對香港也感受良多。Paul Yeung 攝

世事都給他看透了

 《逆流大叔》絕對是愈影愈旺,放映至第三周,竟然由細院搬大院;身邊愈來愈多朋友提起,也有的說,想再看一次。

或者,就是因為這電影「好」香港。

這其中,又有不少是平常不為意、忘記了,甚至習以為常;然後,大家坐在大銀幕前,照鏡。

大叔扒龍舟,有甚麼好看?《逆流大叔》劇照

例如,端午節阿媽端出糉來,你我多半耍手擰頭,差在沒有落荒而逃;聽到電視轉播龍舟賽事,鼓聲未嚮已覺嘈吵煩厭。

「扒龍舟是『好』香港的,因為可以臨急抱佛腳,香港人都喜歡臨急抱佛腳呀。只要身體健康,練習半年,已經可以參加比賽。」編劇出身的陳詠燊,游走於文字與影像之間,面那「浸」風趣過癮,底那「浸」看透世道似的。

「一條中龍20人,你上船練習,你跟另外19位未必熟絡,但比賽那一刻,大家就是兄弟姊妺,那是好『我哋個樣嘢』。」他看穿了,即使你我常見面,終究是陌生的,大家書讀多了,各有想法,「不會有一模一樣的想法,但當我們遇到某些問題時,又會齊心去解決,那就是『好』香港。」

沙田石門龍舟基地是《逆流大叔》最重要的場景,陳詠燊笑指,龍舟和沙田是個package(套餐)。「練習、長途賽,最有氣氛就在這處。」導演第一齣電影選材龍舟,也刻意要把城門河攝進畫面,「我拍龍舟,拍城門河,就一定不會拍漏河畔的樓,這個真是香港呀!我很喜歡這個感覺。」喜歡,因為這是「好」香港的電影。

電影可以看到沙田城門河和河畔風光,那就是香港,就是香港電影。《逆流大叔》劇照

做好香港電影

古天樂於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榮登影帝寶座,其得獎感言包括以下一段:

我們香港人今日一定要團結,我們一定要做好香港電影。

《逆流大叔》恰恰是由他創辦的天下一電影所發行。

 「既然這是一齣香港電影,情節都只在香港才發生,那就產生很強的獨特性。」電影中提到的「只得條『嚹』的海」、「香港人買演唱會門票會給南亞人『搶晒』」等情節,就是「好」香港,也是令觀眾觸動的情節。

「同一場戲,先生想為太太做一件事,荷里活片可能是到紐約Central Park 跑一個圈,印度片會去練一隻舞,香港人走去『撲』演唱會飛,我覺得很合理。如果硬要說在家焗麵包,就不合理了,因為香港人甚少在家焗麵包。」陳詠燊說了一大堆,只是希望你我珍惜屬於香港的element (元素):「既然有這些城市特色,就放進電影去,假如外國人『get 到』(意會)香港原來是這樣,那就是有趣。」

先生想為太太做一件事,撲劉德華演唱會門票,是合情合理的情節。《逆流大叔》劇照

為甚麼不?

「當全世界都在拍本土電影,為甚麼香港人要避拍本土呢?這些是我們的特質,我們應該擁抱著!」陳詠燊教編劇班,就是教學生要追求獨特性,「甚麼是本土電影?我認為把一個地方的特色拍好,就是本土電影。我們難得在這個地方成長,為甚麼要刻意拍得抽離,拍得不像香港?」他認為,印度電影就是印度電影,即使觀眾不能完全看得懂,但也因為不是完全看懂,那才體現印度電影的特色。

片名英譯Men on the Dragon,人在龍上,可會飛龍在天?Paul Yeung 攝

陳詠燊說,《逆流大叔》最重要是這句:「上得船,得一樣嘢可以做,就係跟你嘅鼓聲向前行。」這不僅套用於大叔身上,實情是放諸香港:「我覺得我們都很需要一個鼓手,人又好,香港也是。」 

他認為,香港有本身需要的節奏,需要的世界。

我們有自己的世界,但我覺得,現在打鼓的,打了另一個節奏,逼我們去跟;但香港人不是要這種節奏,香港人不是需要這個世界,香港人是需要那個世界。我覺得,香港人應該要找回屬於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節奏,做回真正的香港。

假如《逆流大叔》令你一刻激昂,一刻笑,一刻觸動,全程投入,那大概是因為這電影「好」香港。

因為,我們在電影中,找到屬於我們需要的節奏,需要的香港。

訪問場地/Crostini

原文見於作者 Mediu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