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跟小學生談自治、土地、選舉 綠腳丫創辦人:孩子也是公民


炎炎夏日,在屯門藍地的「百好繪本士多」裏,十多個小學生把木凳仔排成弧形,「百好繪本士多」及「綠腳丫親子讀書會」創辦人柯佳列身穿運動服,雙腳穿上傳統黑底紅帶的人字膠拖鞋,他面對排排坐的小孩,打開多插圖少文字的繪本《如果我是市長》。

《如果我是市長》講述一名巴西小女孩喬安娜,不忍見到街上的窮人在垃圾桶翻食物,於是寫了一份政綱想參選市長,其中一項建議是興建一個讓農夫販賣自家農作物的市場,令農夫的利潤不用被超市剝削。

柯佳列說到這兒,問小朋友:「這個建議好不好?」,
孩子回應:「好!」
柯續問:「這個是細路抑或是大人想出來的?」
孩子一同大喊:「細路!」
柯提點他們要先舉手,然後問:「點解林鄭月娥不做這個政策呢?」
有孩子說:「因為林鄭月娥好懶!」
在場的成年人咯咯地笑。
有孩子說:「因為政府冇地!」
柯又問:「是不是真的冇地?」
孩子又搶著回應:「他們整天說自己冇地!」
柯說:「嗱,這裏有一本陳劍青哥哥他們做的『好誠實土地研究』(正名是本土研究社出版的《好誠實研究及公眾諮詢》),你們自己拿來看。」

香港的教育制度一直被指是「填鴨式」,令學生缺乏思考。不過,這裏的小孩非常踴躍提出意見,吱吱喳喳的討論聲響遍「百好繪本士多」。

「百好繪本士多」讀書會有十多名小學生參與,專注聆聽創辦人柯佳列說故事。陳芷琪攝

鼓勵發表意見   培養批判思考

「百好繪本士多」位於屯門藍地大街,旁邊不是密密麻麻的住宅,而是一排舊式店舖,雜貨店、茶餐廳等,有著傳統地磚和充滿銹漬的風琴式鐵閘,訴說它們的歷史,「百好」牆壁上七彩繽紛的油畫,為這老大街增添不少生氣。

「百好」每個月舉行約5次繪本讀書會,今個月的系列是「繪本哲思課」,對象是小學生,柯佳列希望和他們討論社會大小事,如土地問題、投票的好與壞等。本月9日是這系列的首次讀書會,題目是「兒童可以自治嗎?」讀書會在下午4時開始,但3時多已有小孩跟家長在「百好」自行閱讀繪本,有些在畫畫,有些則東奔西跑。

4時到了,柯佳列講述繪本《如果我是市長》及《孩子之國班波斯塔》的故事之前,先問:「邊個覺得小朋友做市長是好的舉手。」幾乎全部小孩都高舉小手。《如果我是市長》中的主角喬安娜,最後因為年齡不足不能參選市長。《孩子之國班波斯塔》則講述在西班牙的一班不同種族孤兒,如何在沒有大人幫助下,一同管治班波斯塔(Benposta,一個在西班牙協助邊緣少年的慈善機構)。

講故事後,柯佳列問:「小孩在家裏是否一定要聽大人話?想不想屋企的所有嘢都由小孩決定?」小孩紛紛說想自己決定,大喊:「我不想做暑期功課!」、「我不想執房!」

柯佳列又問:「如果小朋友自己管治學校,你會定甚麼新規矩?」他們搶著舉手回應:「少些暑期功課!」、「考完試要即刻放暑假!」又有人說:「每日都有PE(體育)堂!」不過馬上有另一小孩反對:「會好攰㗎喎!」柯佳列在爭吵聲中拍拍手,問:「其他人對此有沒有意見呢?」孩子又紛紛提出見解。

柯佳列再問:「你們做財政司司長,好不好?」只有一名升小六的女孩舉手說好,其他人均說自己沒能力。

本月開始的讀書會系列名是「繪本哲思課」,首次讀書會上講述《如果我是市長》及《孩子之國班波斯塔》兩個故事。陳芷琪攝

柯佳列解釋是次讀書會的鋪排,「由一開始,喬安娜放棄管治,因為未夠歲數,但另一個故事《孩子之國班波斯塔》,小朋友卻可自治。我想透過故事,製造一個情景,讓聽故事的小孩代入,之後就跟他們談天,討論生活的處境。」說畢故事後,他選擇以家庭作為討論的出發點,再到學校,引至社會,「屋企就最容易代入,因為屋企一定是最多關於孩子自治的衝突,所以就用一個他們最容易有想法的處境,先可以令他們開聲。」

柯佳列期望透過繪本,引發小孩思考和分享見解。他覺得,現時的教育制度和管教環境正在磨滅小孩思考的意識,學校只讓小孩牢牢記住非黑即白的規則,而不是透過思考而獲得領悟,例如學校規定學生不可動手,「我們其實可以討論甚麼是打架,打架是否一定是負面呢?比如,我們見到有人在傷害其他人,為了救受害者去踢人,這又是否打架呢?」他希望培養小孩批判思考能力,明白到不能夠從單方面理解所有事情,「我們想個細路不要只聽從大人講的說話,有些時候都要思考大人講的是否正確。」柯佳列說。

讀書會期間,部分小孩非常踴躍發言,但有些則要柯佳列點名才開聲,後來得知前者從小參加讀書會,後者多是首次參與。他認為,發表意見的習慣需要長時間培養,但學校只會跟小朋友說要乖,無論是學業和行為上,儼如已有「model answer」(指定答案),長久下去,小孩便不敢發表意見,長大後亦然。

近年有人說「鍵盤戰士」,柯佳列認為:「大家好習慣意見不是對人講,是在網上講,但面對人時又冇意見。」他強調,不代表要讓小孩無的放矢,為反對而反對,每當小孩發表意見,他都會讓孩子道出原因,又會讓其他小孩表達想法,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一套未必是最好。

跟孩子說自治,豈不是叫小孩造反?「我們談自治,不代表鼓勵孩子自治,剛才最後其實得一個小孩覺得自己能管治社會,就是最大年紀那個。他們起初好容易說要自治,但談到社會,他們會自覺未夠能力。」柯佳列志在讓孩子思考:原來要自治,首先要做好多準備。

柯佳列講繪本時會不時問小孩問題,引發小孩思考及發言。陳芷琪攝

與其避談   不如跟小孩討論天下事

除了引發思考和發聲,柯佳列亦希望用繪本讓孩子了解社會議題。在讀書會上,他也談到香港土地不足問題,跟小孩思考:為何有人會無家可歸,但又有人可以住豪宅。「梁振英講,5歲細路問長大後住哪兒,但是我們有沒有認真同細路去傾過呢?」柯佳列說。

他又發覺,孩子間有意見分歧時,總嚷著要投票,因此他計劃跟孩子談投票的好與壞。「我會找一次香港的立法會投票結果讓他們去看,是否投票就一定對呢?正如在查不查沙中線的事上,是多數否決。」他亦曾用繪本跟小孩談女權、男女平等。他不是希望小孩立即有一個立場,而是覺得小孩也有發聲的權利,他們的聲音都應被成年人聽見,「孩子現在就是公民,不是未來公民。」

讓小孩接觸連成人都覺難以消化的政治社會議題,聽起來有點天馬行空。柯佳列卻覺得用繪本切入,小孩能較易明白。他認為跟小孩之間不用避談,「冇得逃避㗎今時今日,無論是殺人冧樓,小朋友都可以打開電視看到。與其避避避,不如我們正經點同細路去討論啦!」

「百好繪本士多」的牆壁上有大量木酒箱書架,放置不同的繪本。陳芷琪攝

推動家長小孩貢獻   增添社區凝聚力

柯佳列曾當兩年小學老師,之後在政府及商界工作,工作範疇均與教育相關,包括課程設計、撰寫教科書等,曾是電子學習網站香港教育城的成員之一。他在5年前創辦「綠腳丫親子讀書會」,目的是推動親子閱讀文化,讓家長及孩子可回饋社會。綠腳丫的活動也有大自然體驗、親子遊戲等。

柯佳列意識到,「綠腳丫親子讀書會」大多數成員來自經濟環境較佳的家庭,基層家庭則較少有機會和資源參加社區活動。因此,他在一年多前與幾位家長在屯門創立「百好繪本士多」,讓街坊鄰里可參與活動,提升社區凝聚力,實踐回饋社會的理念。

柯佳列起初想找一個地方放置物件。「百好」原本是一間村屋,但業主及家人已搬走,業主不想以商業用途出租,剛好有一位義工家長認識「百好」的業主,於是業主以低於市價的租金把「百好」租予柯佳列和數名家長。「百好」兩層高,現時上層用作放置物件,地下是開放範圍,擺放了很多繪本,讓家長和孩子免費閱讀。

他憶述,在「百好」營運初期,家長義工跟街坊的關係疏離,直至舉辦最擅長的繪本讀書會,結果街坊反應熱列。他解釋,由於屯門區的樓價相對較低,有很多年輕家庭在附近置業,而且屯門、元朗及天水圍亦較少類似的繪本讀書活動。「百好」計劃在未來加開讀書會場次,回應社區需求。

「百好」慢慢獲得街坊信任,除了舉辦恆常的繪本讀書會,亦有其他活動,大多只象徵式收取參加者20元。曾有南亞裔學童的家長前來問有沒有中文輔導班,當時「百好」沒有開設,柯佳列留意到附近有不少南亞裔家庭,猜想他們有此需要,他於是在Facebook專頁發帖徵義工導師,4小時後,已成功召集4位同住在藍地大街的義工,當中有幼稚園、小學及中學老師。他覺得,「百好」擔當了中介人的角色,成功推動街坊互相幫助。

「百好」漸漸成為一個聚腳點,街坊可隨時入內與子女閱讀,小孩亦經常入內玩耍,街坊若有一技之長,又會自發在「百好」開班教人,例如是朱古力士多啤梨煮食班、自製天然無害泥膠班等。

「百好繪本士多」的外牆畫上七彩繽紛的油畫,為屯門藍地大街增添活力。陳芷琪攝

綠腳丫的規模正擴大,於香港、澳門、非牟利機構及學校等已成立超過100個親子讀書會。當中不少讀書會不是由柯佳列親自籌辦,而是家長接受過綠腳丫提供的繪本講解培訓班後,自行在社區舉行,令讀書會在社區遍地開花。

柯佳列說:「我們一向覺得正在做學校課程入面,那應該要做的事,只係學校沒有做,那我們就在社區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