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華白海豚數量5年減半僅餘47條 WWF:填海破壞生態無法復原


 

土地大辯論諮詢期下月完結,當中「5加1」填海選址(5個近岸填海地點包括:屯門龍鼓灘、北大嶼山小蠔灣和欣澳、沙田馬料水及青衣西南;另有在大嶼山與香港島之間擬議發展人工島的中部水域,統稱「5加1」)備受爭議。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上周一(8月20日)邀請傳媒往其中一個填海選址龍鼓灘,分析填海對附近一帶水域造成的影響。

當日船隻由東涌出發前往龍鼓灘,沿途可見港珠澳大橋工程、機場第三跑道、龍鼓灘發電廠、堆填區等,最後到達龍鼓灘沙灘。出席者包括漁民團體、龍鼓灘村民、海上康樂團體、生態保育學者等10多人,當中不少人都關注填海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

根據漁護署公布的中華白海豚監察報告,在本港水域出沒的中華白海豚,由2011/12年共有88條,下降至2016/17年只有47條,它們主要出沒於大嶼山、屯門、后海灣、沙洲及龍鼓洲一帶水域。中華白海豚是受《野生動物保護條例》及《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保護。

WWF香港分會副總監(海洋保育)李美華(前排左五)、龍鼓灘村村長劉威平(前排左三)、香港漁業聯盟主席助理姜紹輝(前排左四)、聖安德魯斯大學海洋哺乳動物研究組總監及高級研究科學家布蓮詩(前排左六)、WWF全球鯊魚項目總監鄺力存(前排左七)、綠色和平項目主住朱江(後排左三)、環保生態協會總幹事脫志詠(後排左四)、潛水歷險會公關及市場推廣經歷黎詠欣(後排左五)、WWF One Planet 青年領袖趙文麗(後排左一)及李灝瑜(後排左二)出席活動,表達對填海的看法。尹佩欣攝

採訪當日早上陰天出發,在船上見天空和海面白濛濛一片。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副總監(海洋保育)李美華表示,多年前港珠澳大橋工程一帶水域有不少中華白海豚出沒,大小磨刀洲是熱點,出海會見到約10條。2009年的環評報告指,在工程完成後再設立海岸公園,海豚會回來棲息。港珠澳大橋施工後,海岸公園2016年年底成立,但現時日間完全見不到中華白海豚出沒、中華白海豚沒有回來,證明此補償方案根本沒有效用,一旦海洋生態遭受破壞就無法復原。李美華指,機場第三條跑道工程將對中華白海豚造成更大的影響,興建設施、基建、船隻經過都會干擾。

2012年在北大嶼山海域、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工程動工之初,當年漁護署錄得的中華白海豚數目有88條,去年署方只錄得47條中華白海豚在香港水域出沒。李美華補充,環評報告指出,港珠澳大橋施工期最高峰有10多隻工程船,但三跑施工期最高峰會有150隻船,可以想像如果將來香港不同地方填海,會對海洋資源造成多大破壞。

她說:「環評成日話做補償措施,但即使收復都只是小修小補,天然環境、海洋資源是無法回復,當日政府的補償方案,例如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設置人工魚礁及流放魚苗,又是否有效?發展時政府沒有提及和計算環境成本,一旦環境受到破壞,無論再花多少金錢、時間都無法回復到原先樣貌。」

李美華又不滿政府將填海和解決房屋問題掛勾,在「5加1」填海選址方案中,只有小蠔灣、馬料水及中部水域的部分填海土地會被發展為住宅用途,其餘土地則用作工業、休閒及運動用途,而且部分地方沒有明確規劃,只稱作其他用途,公私營房屋比例沒有詳細資料。

李美華指出,在「5加1」填海選址方案中,只有小蠔灣、馬料水及中部水域的部分填海土地會被發展為住宅,其餘土地則用作工業、休閒及運動用途,質疑是否真正有效改善住屋問題。

根據記者觀察,當日不時見到有大型船隻駛過,未見有中華白海豚出沒。約一個多小時後,到達龍鼓灘對出海域,但因龍鼓灘沒有碼頭,要轉乘小艇前往龍鼓灘沙灘。

環保生態協會總幹事脫志詠,經常帶不同的機構、學校團體出海觀賞中華白海豚。他表示,10多年前見到中華白海豚很自由、開心地生活,龍鼓洲對出海域亦不時可以見到中華白海豚的身影,但直至2012年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工程開始後,發現中華白海豚變得好緊張,會與船隻保持一個很遠的距離,後來甚至不出現。

脫志詠指,中華白海豚聽覺很敏銳,可以聽見遠處的聲音,以便覓食及避開船隻,但同時會聽到工程嘈吵的聲音,令它們變得煩躁,甚至影響它們聽覺,難以覓食及無法分辨與船隻的距離,容易被撞到。他表示,近年中華白海豚的數目不斷下降,甚至很可能會絕種,他重申中華白海豚是香港一分子,港人有負責保護它們,希望填海項目能夠擱置,不要再破壞海洋生態。

聖安德魯斯大學海洋哺乳動物研究組總監及高級研究科學家布蓮詩,在香港進行中華白海豚研究超過25年。她表示,自從港珠澳大橋工程開始後,中華白海豚已不再居住在大嶼山東北水域,近年她每周出海考察沒有再見過中華白海豚出沒,她認為保育香港的水域不只是為了海豚、海洋生物,同樣是為了人類,促請政府重視海洋生態保護。

環保生態協會總幹事脫志詠表示,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工程開始後,已經甚少見中華白海豚在附近海域出沒。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提供

龍鼓灘村村長劉威平表示,現時龍鼓灘已有多達10項污染工業,如發電廠、英泥廠、堆填區等,如果再進行填海,污濁空氣會無法被海風吹散,亦會引致水浸,對當地居民的健康和環境造成嚴重影響,已不適宜住人。他指,龍鼓灘只有一條大馬路連接市區,交通經常擠塞,批評政府從沒有諮詢居民意見,亦沒有考慮過填海對居民造成的影響。

劉威平批評:「政府攞嚟搞,填海唔應該影響到人,要以人為本,有2000幾人住喺到都唔理人的健康,全靠有西南風吹散空氣,先有啖好空氣吸吓,冇埋海都唔知點。」他認為,填海興建公屋不是問題,但政府建議不是興建住宅,而是用作特殊工業用途,指對村民不公平。

劉威平與一眾龍鼓灘村民,早前出席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眾論壇,抗議填海影響居民,並向小組主席黃遠輝遞交請願信,邀請他親臨龍鼓灘視察及向居民解釋填海的細節,黃遠輝當場答應,但劉威平稱之後未有收到跟進,黃遠輝等小組成員未有到過龍鼓灘。他表示,已經去信區議會及鄉議局表明反對填海,至於有否進一步行動,他指考慮組織漁民揸船到維港舉行海上大遊行,抗議政府漠視填海對龍鼓灘居民的影響。

龍鼓灘是已故「新界王」劉皇發的發迹地。劉威平指,劉皇發生前曾經表達過反對龍鼓灘填海的意願,亦曾經安排他到立法會表達填海的壞處和反對填海的理由。劉威平說,劉皇發兒子、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未有對龍鼓灘填海作任何表態,鄉議局亦未有討論相關的議題,他正約見劉業強表達意見。

下白泥村民代表林國興表示,下白泥有很多村民從事養蠔業,位置鄰近龍鼓灘,一旦填海會令水質受到污染,對養蠔業造成嚴重打擊,形容龍鼓灘填海對他們來說是唇寒齒亡。

龍鼓灘村村長劉威平表示,現時龍鼓灘已有多達10項污染工業,如發電廠、英泥廠、堆填區等,導致空氣污染。他身後是兩座發電廠。尹佩欣攝

綠色和平項目主住朱江批評,土地大辯論沒有愈辯愈明,而且勞民傷財,造成基層市民和環保團體的對立。他表示,如果土地發展牽涉到自然生態,如填海、郊野公園、農地等,發展時要保持謹慎的態度,否則一旦開發就無法挽回。他又認為,土地大辯論凸顯出香港不是土地供應非常緊張的狀態,而是土地規劃嚴重不足、分配不公的狀態,只要將新界棕地妥善規劃,便可以解決公營房屋的需求,根本不需要填海。

潛水歷險會公關及市場推廣經歷黎詠欣表示,香港海域有豐富的天然資源,超過6000種海底生物,有珍貴的魚類及珊瑚品種,但潛水時見到水底很污濁,很多海洋垃圾,對環境造成破壞。她稱,作為一個潛水愛好者,絕不支持任何破壞海洋生態的活動,亦不贊成政府欠缺長遠規劃的填海方案。

李美華重申,填海不可逆轉,應是最後一著,海洋的天然資源一旦破壞將無法收復,質疑為何不先使用現有土地,如棕地、閒置地等,而且「5+1」選項沒有明確公營房屋的數量提供,只一味話填海就有屋住,批評是誤導。她又指,香港有規劃署規劃土地用途,但海洋沒有規劃,海洋的空間和資源不是無窮無盡,需要一個「海洋空間規劃」,以確保海洋能達至可持續發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