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曾鈺成出中聯辦燈謎 干預合理化 VS 不得干預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2016年退下火線,不再尋求連任,轉換跑道,任智庫「香港願景」召集人,寫專欄評論時事、教英文,做KOL 。2017年特首選舉時與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行得好埋」, 與中央屬意的林鄭月娥保持距離,政治定位耐人尋味。他日前代表智庫,發表一國兩制實踐情況研究報告,觸及中港關係中三個極度爭議和敏感議題,包括建議政府一併研究《基本法》23條立法和政改工作,並同時展開兩者的諮詢;以及提出修改《基本法》22條,列明中聯辦角色和功能。兩項建議同樣令人耐人尋味。

建制派和民主派主要政黨並不支持兩項建議,質疑同步諮詢23條和政改的可行性;關於中聯辦的建議,建制派摸不清是什麼一回事,反應謹慎,民主派則擔心將中聯辦加入22條,有將其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合理化之嫌。

曾鈺成建議,提出修改《基本法》22條,列明中聯辦角色和功能。美聯社圖片

曾鈺成被形容為政治智慧「爆燈」,中聯辦近年與港府「越行越埋」,在《基本法》內列明中聯辦角色和功能,表面上確會有所謂「合理化」 的問題,但亦可理解為透過22條,不但規定「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同時清楚列明包括代表中央人民政府的中聯辦,而重點是「不得干預」特區事務,從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角度看,將中聯辦列入將較清楚,亦符合一國兩制原則和精神。

反對將中聯辦加入22條人士的擔心,主要是基於一個假設,就是假如修改條文的話,中聯辦現在的職能和工作,都會寫進《基本法》,不少現在被認為「過界」的做法將會被合理化;這些想法當然並非過濾及沒有道理,曾鈺成也沒有清楚說明如何修改,但他在記者會上有以下 一段話,「如果真係中聯辦依家做緊嘅嘢,你覺得係唔合適,唔使寫落《基本法》,佢都已經做緊……調番轉,如果寫落《基本法》,反為俾大家有好清楚機會,討論到底邊啲應該寫落去、邊啲唔應該寫落去。」

曾鈺成對如何修改不表態。《基本法》條文屬原則性,22條的原則是中央和地方「不得干預」特區事務,假如加入中聯辦現有五項職能,例如第5項,「承辦中央人民政府交辦的其他事項」,明顯並不合適。

曾鈺成和智庫提出的兩項建議,目的是要向中央作出提示, 要處理普選和中聯辦干預的老大難題。資料圖片

以曾鈺成的政治智慧,假如提出修改22條加入中聯辦,目的是要擺明車馬將干預合理化,近乎政治自殺,有點匪夷所思;相反地,建議有針對中聯辦的手愈伸愈長問題的意味,將「西環」列入22條,要令其活動受「不得干預」的要求規範。

以曾的聰明智慧及對中央的認識,他清楚知道要求中央政府「不得干預」,不可能說得太白,但修改22條的建議,客觀效果正是如此。 而亦由於這個原因,中央接受的機會近乎零,要求一個習慣控制的政權作自我約束,是緣木求魚,北京亦不想開先例修改《基本法》,怕衍生其他要求。曾鈺成和智庫提出的兩項建議,包括同時重啟政改和23條、將中聯辦列入22條,有明知不可而為之味道,但結果並非最重要,繞一個大圈,目的是要向中央作出提示, 要處理普選和中聯辦干預的老大難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