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北面吹來了歪風?



最近除了「港獨」的爭拗外,引起很多人關注的爭議就是「殺街行動」。不管在網上或在網下都引起激烈的辯論。孰是孰非,很難一概而論。不過,回歸21年為香港帶來了什麼?好的還沒有看見,壞的卻不少。其中一樣要借上訴庭判詞說的「unhealthy wind」——歪風。

這股歪風非常肯定是從北面吹來。相信大家都聽過「秧歌舞」——一種大媽過年過節時跳的農村舞。由於政府在城裡沒有提供合適場地,她們都是在公園練舞。北京紫竹公園便是她們一個熱門練舞的地方。後來人們覺得你們能跳秧歌舞,幹嘛咱不能跳廣場舞?結果你跳我跳,吵得不想再去任何公園包括頤和園。

中國大媽跳秧歌舞。網絡圖片

回歸21一年,大陸移民香港人數已經一百多萬,而且保證持續上升(如果是股市就美嘍)。自解放以來,在公園跳舞一直存在,沒有改變。改變的只是不同種類的舞蹈和歌唱而已。幾十年的習慣就算來了香港能改變嗎?況且,大陸不斷安排移民到香港的目的是同化香港人,不是讓香港人同化他們。

從來對霸佔公共資源都覺得是一種自私自利的行為。大的霸佔公共資源行為有例如以前旺角行人專區和現在尖沙咀海旁的街頭表演者;小的有例如在街邊放置手推車的拾荒者。因為沒有錢租卡拉OK房,所以霸佔公共地方,開大擴音機,一面自娛一面收取觀眾打賞。這樣佔用公共區域自娛和「賺錢」對嗎?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前,大媽團街頭表演賺錢。
拾荒者手推車。

拾荒者把手推車綁在人行道旁很多人同情,因為我們大部份人天生有惻隱之心。畢竟,那些人已經窮無立錐之地,我們還要跟她們斤斤計較嗎?這樣的想法好像很合理,可是,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去看共享單車霸佔公共地方停放,也是合理嗎?當然不合理,因為土地是政府的,也就是人民的(以民主制度來說)。他們沒有交地租,而我們住的樓房卻要交地租、差餉。為什麼他們不用交?

共享單車利用你我的資源為他們公司賺錢,對那些不用共享單車的人公平嗎?拾荒者為了方便撿破爛、紙皮,所以把手推車放在路邊,跟共享單車佔用公家地是同樣道理,雖然她們的佔用是因為窮,需要撿破爛糊口。可是,霸佔行為跟窮和富是沒有關係的。

另一個霸佔是小販。這個問題不光在香港有、大陸固然有、在外國也有。香港和大陸的小販一般在市民生活區域裡活動,在外國一般是在旅遊區。香港的小販問題曾經導致「魚蛋革命」,結果讓不少為「伸張正義」的年輕人坐牢,很可惜。可是捫心自問,佔用公共空間做生意對嗎?

大陸的朋友非常喜歡幫襯街邊的小販買菜、買東西吃,因為款式多而且便宜。可是,小販霸佔公共地方做生意對嗎?對於付租金租店鋪做生意的人公平嗎?更別說弄髒了的街道是由政府清理。可能有人說,由於小販不用付租金,所以食物、餸菜、貨品都比較便宜。可是,對那些不到街邊小販吃東西、買東西的人來說,公平嗎?

這樣的共享土地對嗎?如果是對的,那麼他們因為霸佔公共土地所得的經濟收益,是不是也應該和市民分享才對,不管幫襯與否?因為資源是大家的,由於使用大家共同擁有的資源而帶來的收益,也應該和所有人共享。不能說因為窮,負擔不起租店、租場,就可以佔大家便宜。

今年5.1勞動節長假期,內地露營團大舉在西貢西灣及鹹田灣紮營過夜。《蘋果日報》照片

佔大家便宜的例子多不勝數,其中一個是大陸旅客在香港旅遊不租旅店,而在沙灘手紥營、煮食、洗澡、洗衣服。可能有人說,反正沒人用的資源是浪費了,有人來用該無任歡迎才對。對,如果用的是香港人,因為我們每年都交稅,享受公共設施是理所當然的。可是,讓旅客用,不管是大陸還是國外來的,免費使用就不對了。他們的消費是否為香港帶來經濟效益不在這裡討論,這裡針對的是公共資源使用和管理。

公共資源分配是一門很不簡單的學問,必須平衡各方面的利益。為了減少民怨,政府六月底推出新的居屋政策,讓居屋售價跟市場脫鈎,是市價大約一半。這個政策對那些每月得花一兩萬去租房的中產階級公平嗎?大家的錢理應大家花呀!

林鄭這個「妹仔」確實左右做人難;中央說她沒大力整治「港獨」,香港人說她沒盡力搞好民生。如果我是她,一定會說:I beg your pardon. I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