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論歪風


 

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Chris Patten

讀周日文章〈北面吹來了歪風?〉,實有話不吐不快有怪莫怪。

雖標題帶着問號,但文內斬釘截鐵:這股歪風非常肯定是從北面吹來。我不是這樣看。

先說大媽歌舞,如果你說廣場舞,香港根本沒有這個問題,因為香港根本連個像樣的廣場都沒有。如果你要罵廣場舞秧歌舞污染公共空間,你要先檢視香港原先有多少公共空間、而這些空間又是怎樣被利用和處置的?香港沒有大媽佔領的地方就是阿伯聚賭之處,沒有阿伯聚賭就會有幾個人手精心堆砌的山墳小丘,請問這歪風又何來?

好多人說劣幣驅逐良幣,我真的想問,原先的良幣在哪裡?正正是因為香港本身從來沒有滋蘭樹蕙,才搞到雜草叢生的啊!你自己去看看西九那一片荒地就一目了然了! 你想想它晾了多少個世紀了?這真是香港的寫照來的啊!

鳥瞰西九文化區,攝於2016年底。黃志全攝

如果你說菜街大媽歌舞團收取打賞,come on james,我真的想問,大陸大媽有這類表演嗎?她們又會收取打賞嗎? 她們有這種產業嗎?這種利是打賞的行為,我個人認為好難說是北方吹來的歪風,反而是萬惡資本主義香港的腐敗變種。

香港的政治和輿論一向都是靠批判北方來獲得能量的,我個人覺得這真是一個迷思、一個陷阱,首先是這種批判好多時沒有建設性,令人陷溺,相對的,這種心理使我們斯德哥爾摩地擁抱一個幻想的香港,而其實我一直覺得,香港本土更加應該成為批判的對象才能更能獲取進步的能量。

好比說周日提到共享單車和佔用公共資源謀取私利,又一筆過入曬北方歪風數,我先不說這批判是對是錯,就算是對,除了合理化鄙視大陸的心理之外,有什麼用呢?

我不知道共享單車整個運動來說應該如何評價,但據我自己的經驗,在杭州上海烏鎮多地,共享單車是頗為成功,管理得井井有條。反而香港的一塌糊塗真是傷心駭目!

我真的很驚訝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竟然存在那麼多土豪惡霸小人,通街亂擺到處亂丟,丟河丟溪丟山邊,共享單車作為一個社會計劃唔work,不說明什麼,純粹說明香港人的公民質素有待提升、社會管理很有問題罷了。如果你要說歪風,歪風一直在這裡。 

多架共享單車被發現丟在大埔林村河。《蘋果日報》照片

如果我們將批判的眼光放在本土,就會看到很多沒注意的現象,例如沿街商鋪佔用街外位置擺貨擺賣久成定例,通道變成經營範圍又係約定俗成,就算係招牌其實都係佔用緊公共空間......但又多少人會在乎?共享公共空間公共資源本應是人所樂見的事情, 現在倒好像是十惡不赦,這本來就是一個很有趣的社會心理學問題。相反只要是做生意的,就可以公然霸佔公地而人們視而不見,因為這是本土原生的,很容易被視為理所當然。

露營客的問題又是一樣,都是可以分成看人和看自己兩部份,不是說要大家批判下香港自己的露營人播行音樂志在通宵傾偈,而是香港點解700萬人都填不滿那些camp site,而令到大陸旅行團有空子可鑽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