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不留人 「樹博士」詹志勇:做人有骨氣,唔會求你


 

今年開學日,人稱「樹博士」的詹志勇,不再在西環上班,於大埔教育大學開展人生新一頁。

詹志勇曾是香港大學地理系講座教授,任職37年期間經常收到市民來電,要求他幫忙拯救樹木。他是香港人熟悉的樹木代言人、星級學者。

據說,詹志勇之所以數月前離開港大,因為校方不願意跟65歲的他續約,說他「表現不出色」。

記者向詹志勇求證,他微微一笑。然後,他說了人生第二次搵工的故事。

相關新聞:詹志勇:沒機會與林鄭談樹木  郊野公園現在不可碰

教育大學校園多林木,「樹博士」詹志勇即將搬入宿舍,享受大埔的寧靜。何君健攝

詹志勇憶述他在港大的最後日子:「港大官方退休年齡是60歲,我58歲時(2011年)申請延任做到65歲,當時徐立之校長很快批了我的申請,唔使一個星期就話續我5年,所有人工福利等聘用條款不變,當時我很高興大學肯留我,覺得我有用。」

「今年1月我65歲,去年我申請再延任,希望港大可批我做到70歲,以前有同事成功,特別是講座教授機會較大。我1981年回港,如果能夠做到70歲,便能服務港大超過40年,但事與願違,今次校方很快拒絕了我。」

「我唔明白,點解會話我的performance唔係出色。我唔係吹捧自己,我的productivity在港大數一數二。我之前取了國際級大獎,research paper每年出十幾廿張,多數是在top journal。我出版文章及書本共320多項,得到共2500萬元研究經費,退休前幾年用剩大概500萬元。」

港大2014年曾發新聞稿,指詹志勇「2014年8月3日在美國獲國際樹木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rboriculture (ISA)頒發2014年度L.C. Chadwick Award for Arboricultural Research,以表揚其在樹木科學研究方面的傑出貢獻。詹教授是首位亞裔社會科學家獲得此項殊榮。 」、「詹教授除了發表近300篇科學文獻及著作外,三十多年來一直是樹木政策的倡議者。最近他成功說服了政府在高級別政策局的層面,成立樹木管理和園境辦事處,為公務員編制引入首個專業樹藝師職系。詹教授亦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擔任榮譽顧問,是樹木管理專家小組成員,以及綠化總綱委員會會員。 」

新聞稿有一句:「如欲瞭解更多關於詹志勇教授及其研究的資料,請瀏覽http://geog.hku.hk/staff_FT_Jim.html  」按下連結,現在變成:「404 - File or directory not found.」

詹志勇曾是港大生招牌,不時以講座教授身分,向公眾講解樹木管理。港大網頁圖片

詹志勇續說:「唔單止咁,我教嗰班有1000多個學生上課,港大好少有老師開一個班會吸引咁多人,是教一年級Nature conservation for sustainable society。外國大學如果開一個班有咁多學生,校方會獎勵老師,HKU一粒聲都冇,沒話過我做得好。」

「然後我申請延任,就話我的performance唔係outstanding,我失望。」

說他表現不出色者,是否掌握人事生殺大權的港大首席副校長譚廣亨?詹志勇聽罷又再微微一笑。

「同事叫我上訴,話你咁嘅表現都唔得,即代表無人65歲之後可延任啦。但我死咗條心,佢咁樣寫得出,就係要釘死你。」

「我同佢無個人恩怨。不過,港大地理系在上次RAE(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研究評審工作,是教資會評核各資助大學表現的其中一環,每6年進行一次,對上一次是2014年)三間大學之中排第尾,但其實分數只差一點點。浸大第一、中大第二、港大第三(按最多「4*」最高國際評級排名)。Paul Tam(譚廣亨)在港大負責RAE,或者佢覺得我沒落力做好。我雖然不是系主任,但他可能期望講座教授都要做工夫令學系表現更好,上次RAE我們全間大學做得唔好,有人怪Paul Tam,佢都怪我哋。」

「其實三間大學的地理系,唯一係港大可打入世界TOP 25。」根據2018年的QS世界大學排名,港大地理系排23、中大排38、浸大排151至200。

年輕時的詹志勇已是學者,在港大工作37年。受訪者提供

詹志勇是傳媒之友,但他甚少在鏡頭前評論時政,他批評得最多是政府管理樹木不當。他可會認為,無得在港大留低,與他為樹木發聲有關?「這個我沒辦法理解,如果佢親政府,可能佢唔中意我批評,但我唔可以評論,因為我唔知。」詹志勇2010年起出任政府的樹木辦管理專家小組成員,直至去年發展局成立「城市林務諮詢小組」取代樹木管理專家小組,詹志勇未有獲邀加入。他曾表示,可能是因「不聽話」而被踢出局。

詹志勇「被離開」港大,條氣可會唔順?「冇啦,呢個世界咁大,你唔留我就去第二度,外國也有人要我,但我想退休前留港,我希望做到70歲。」

有港大學者知道詹志勇無得留低,反應是:「詹志勇樹木專家個朵全港最響,係港大生招牌、鎮店之寶,港大唔識貨啦,佢好唔抵。」詹志勇聽罷笑說:「這句說話好多人同我講過,我在港大37年,好多人我都熟晒,他們不停跟我說,沒理由港大不留你,是港大的大損失。我話,絕對不是損失。港大有其政策方針,留唔留我佢有權,我絕對沒辦法逼佢留,佢講到咁白話我performance唔係outstanding,咁無辦法啦,我唯有去第二度。證據?唔需要啦,佢俾我封信得半版紙。」

「當初申請延任時,我信心係比較強,覺得會俾多我幾年,結果一年都唔俾。我同校方全部書信來往,沒跟什麼人對話。我最後無上訴啦,有人叫我去搵李國章(校委會主席),我無咁做,人哋都唔想要你,你做乜要勉強或強迫人,無需要,佢掌權唔想我留低,唔通我夾硬留低。做人要有骨氣、風骨,你既然唔要我,點解我要求你,唔會。」

委屈?「無乜嘅。我在港大1975年畢業,在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取得博士學位後,1981年頭回來HKU教到今年,37年,我想好頭好尾啦,但係呢......」

「我有500萬元的Research Grant,是我咁多年在外面取得的,我走之前申請將錢移來教大,但港大唔批。啲錢有好多唔同來源,由於已經入了港大戶口,要港大批准才行。」拒絕他的人又是譚廣亨?詹志勇再三一笑。

「於是我臨走前,就用那些錢請人、買器材做研究,開始了幾個大項目,最後都用剩近200萬元。佢唔批我轉錢來教大,我覺得奇怪。在外國大學,教授取得的Grant一般是跟人的。」

他大半生人在港大渡過,這樣離開會否覺得被羞辱?「我唔覺得humiliating,權係佢手上,佢係老闆,老闆唔要伙計,伙計仲有乜好講。」

詹志勇感激教大,誠意邀請他加盟出任研究講座教授。何君健攝

去年3月,詹志勇收到港大校方通知無得延任後,二話不說的起心肝搵工。這是他65年人生中,第二次正式求職。

「我先同一啲人傾,教大話有興趣我就遞CV,他們在外國找專家評過我,有面試,之後推薦我做研究講座教授,我沒要求這個最senior的職級,他們卻主動給我。之後有過校董會,因我65歲。去年7月教大給我合約,等到我今年7月來。」

「我很感激、很開心來到教大。我當初只希望佢俾份工我,最後俾我做研究講座教授。」教大沒有地理系?「我屬於社會科學系(地理及環境科學),主要做研究,例如我做緊一個關於劏房戶的,會大規模做三方面:一,問劏房住戶感受,有否影響心理生理健康,也會問非劏房戶做比較;二,研究劏房內的微型氣候,熱成點、焗到什麼地步,會用儀器監測;三,劏房內空氣質素,如二氧化碳、懸浮粒子等,如何影響人的健康。」至於他最拿手的樹木研究,也會繼續進行。

「教大資源雖不及其他大學多,但校方對同事支持和慷慨,我來到申請它的start up grant,一次過批了40萬元給我,港大新上工只有10多萬元,還要申請一大輪,半年都未必批到。」

「香港好多嘢值得研究,我土生土長,希望為香港做多啲嘢。」

「我好希望做到70歲,之後有得做就做,無就轉兼職。一個人去到60、70歲,累積的是經驗、學識,我們做學術天天想學新嘢,經驗豐富會更順利,個腦好快分析寫到文章。」

經驗,是永不過時的履歷。

詹志勇最喜歡的樹木是老榕樹,因為千百年來,老榕樹在那遍屬於他的土壤,用頑強生命力抵禦風吹雨打,張開雙臂讓鳥兒歌唱,讓人類棲息。

比起老榕樹,他有感人其實很渺小。昔日的是是非非,如過眼雲煙。

詹志勇的人生下半場,才剛開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