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人權觀察:新疆「政治教育營」改造百萬穆斯林 官員家訪同睡、QR CODE採DNA嚴密監控


 

新疆長年受中國政府高壓管治,自2016年底,原任西藏黨委書記、作風強硬的陳全國,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後,當局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措施更大規模升級。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最新研究報告《「清除思想流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揭示,中國政府以「遏制極端主義」、「清除思想流毒」為名,對新疆實施有系統的侵犯人權行動,包括大規模關柙、強迫灌輸政治思想、監控日常生活等,主要針對突厥裔穆斯林,包括維吾爾、哈薩克、吉爾吉斯坦等多個少數民族。 

政府的監控措施滲透日常生活,大批新疆人被迫學中文、講普通話、唱紅歌、參加升旗禮、歌頌中共。當地政府除了動員數以百萬計的幹部、警員,走入穆斯林民居,與居民「同食、同住、同睡」,並肆意檢查平民手機,禁止與外國通訊,還收集疆人DNA、指紋、虹膜、血型、聲紋等資料,又在各地設立多個檢查站,紀錄甚至限制出入活動,以高科技、大數據方式進行監控。 

相關新聞:家有地圖指南針、戒煙戒酒被列「宗教極端活動」 人權觀察:新疆穆斯林受「空前嚴格限制」

新疆市民排隊等候通過官方設立的檢查站。美聯社圖片

人權觀察今年3月至8月期間,訪問58名新疆前居民,當中5人曾被關柙於政治教育營或看守所、38人表示家屬曾被關柙。所有訪問均於新疆以外的地方進行,受訪者現時居於加拿大、芬蘭、法國、德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挪威、土耳其及美國。人權觀察根據訪問內容,以及中國政府的報告、官媒報道等,整合《「清除思想流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報告。

人權觀察指出,中國政府以打擊暴力恐怖活動、遏制極端主義等名目,大規模鎮壓及監控新疆穆斯林,䖍誠教徒,以及與阿富汗、利比亞、泰國等「敏感國家」人士的接觸或通訊者,均成為主要打擊對象。人權觀察接觸到的個案中,部分被指擁有雙重國籍而被關柙,有人剛從外國回到新疆即被扣押,亦有受訪者稱其家人被發現使用WhatsApp而被捕。 

百萬人口被關柙 受政治思想改造

人權觀察指,中國政府正任意將新疆群眾關柙於政治教育營、看守所及監獄,進行強制政治思想灌輸,時間由數日至逾年不等。被關柙於政治教育營的人士,均未經正當法律理據、程序而被拘押,當局不容許他們見律師或家屬,案件亦沒有進行審判。有指被關柙者須學會過千個漢字,或通過忠誠考核,但具體獲釋條件並不明確。

這些關柙場所的規模、分布未明,其中以政治教育營尤其神秘,人權觀察估計,政治教育營遍布新疆自治區14個行政單位,各規模大小不一,每營可關柙人數由數百至數千人不等。人權觀察資深研究員王松蓮指,各受訪者對政治教育營內的環境描述不一,有指環境擠迫,亦有人表示關柙空間較鬆動。她相信部分政治教育營由舊建築改建,而當局正陸續興建新的政治教育營。

官方未有公布新疆的看守所、政治教育營及監獄的關柙人數,人權觀察引述學者Adrian Zenz及非政府組織「維權網」(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平權倡議」(Equal Rights Initiative)等推算指,高達100萬人正被關柙,而目前被逮捕人數比5年前大增3倍。

官方將政治教育營稱為「教育轉化中心」、「教育轉化培訓中心」、「職業培訓中心」、「教育轉化班」、「去極端化培訓班」。圖為官方發布一個位於巴音郭楞的「教育中心」揭幕禮相片。網上圖片

被關柙者要學習漢語,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社會主義好》等紅歌,亦要背誦主要針對突厥裔穆斯林的法規、有關宗教極端活動的官方文件等。有受訪者憶述,被關在政治教育營時,他們只可講普通話,不能以伊斯蘭教問候語「As-salaam alaikum」打招呼,要改說「ni hao ma」(你好嗎)。

另一受訪者指出,被關柙者用膳前,要站起來說「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祝習主席身體健康、祖國繁榮發展、種族和諧」,他被關柙首日曾拒絕讚美中共,隨即被禁止吃飯一天。「我不服從他們的規定…他們就把我關進一間很狹小的禁閉室......大約2公尺乘2公尺的空間,不給我吃的喝的,雙手反銬在背後,而且叫我罰站24小時不能睡覺。」除了單獨關柙,還有個案報稱曾被踢、打等暴力對待。王松蓮表示,有受訪者曾目擊看守所人員將被關柙者吊起一整晚,作為逼供手段。

穆斯林在政治教育營內被灌溉要「愛祖國」、「感謝黨」。伊犁師範學院圖片

有受訪者反映,在政治教育營,沒有人能自由行動,「因為他們用攝像頭監視著你,每隔一段時間,他們會用擴音器告訴你,現在休息幾分鐘。它也會告訴你何時下課活動……我們隨時被監視,連上廁所也不例外。在教育轉化班裡面,我們成天都感到緊張。」王松蓮透露,有受訪者曾於廁所用衣物勒頸,企圖自殺,短時間內便有人入廁所阻止,故相信政治教育營的廁所亦被監控。

人權觀察訪問個案中,有兩人曾於關柙期間自殺不遂。王松蓮解釋,他們有感不明不白被關柙,不知道何時才獲釋,一直不能與親屬接觸,承受巨大心理壓力,亦會覺得個人的宗教信仰彷彿是一件錯事,因而萌生自殺衝動。王透露,曾被關柙的5名受訪者均為外國公民,其所屬國家政府曾向中方作出交涉,故他們一般在數個月內獲釋。

據人權觀察掌握,被關柙於政治教育營的人士由13歲至80歲不等,亦有懷孕、哺乳婦女,以及身心障礙人士,營內提供基本醫療,但王松蓮指出,有重病患者需要接受手術,而營內沒有相關手術設備,當局亦拒絕相關人士出營就醫。

幹部入屋「同睡」、問話、查電話 大數據監控生活

即使沒有被關柙於政治教育營、看守所或監獄,新疆穆斯林亦會被迫每周、甚至每日參加升旗禮、政治學習會,也可能要學漢語。當局在新疆各地舉辦「農牧民夜校」,內容包括學習「道德法制」、「文明新風」、黨史等。

突厥裔穆斯林被強制要求學普通話。「新疆訪惠聚」WeChat頻道圖片

人權觀察報告指,當局還動員逾百萬名幹部及警員監控新疆人民,他們組成「訪惠聚」隊伍(即「訪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簡稱)、推行「結對認親」運動,美其名「民族團結一家親」,實際上是進行「侵入性監控」,每兩個月要有至少5日對疆民進行強制家訪,與居民一同吃飯、生活,甚至同床睡覺,期間會查問、紀錄居民的生活、家人情況等。

一名2017年離開新疆的受訪者稱,自2017年開始,每周被官員家訪兩次,有時甚至在其家過夜。「當局先派人過來,登記名單,給你分配新的「親人」……(官方指派的「親人」)會跟我的兒子、孫子們談話,他們還拍照片,他們會在餐桌坐下,他們問:『你的丈夫在哪裡,他去哪裡了?』我真的好害怕,但我假裝忙著照顧孫子。我擔心自己可能會說溜嘴,告訴他們我丈夫去(國外)了。我只好裝聾作啞。」

官員到穆斯林家庭推行「結對認親」運動,官、民一同準備用餐食物。「新疆訪惠聚」WeChat頻道圖片
「結對認親」運動中,官員與穆斯林家庭居民同床睡覺。「國電新疆」WeChat頻道圖片

報告指出,當地居民被要求將QR code貼於特定的刀上,包括廚房刀及工藝刀,而QR code有居民的身份證資料。在部分地區,政府在每家每戶都張貼出一個QR code。有受訪者憶述,相關措施始於2017年春天,「每一、兩天,就有幹部來到掃瞄QR code,他們會知道家中有多少人居住,他們會問我們的訪客:『你為什麼在這裡?』……他們黃昏時也會再來檢查。」

政府在一些家庭門外張貼QR code,方便幹部、警員查核該家庭的資料。新疆網圖片

新疆街頭布滿具有人面辨識功能的閉路電視,每100至200米就設置一個「便民」警務站、檢查崗哨等檢查站,在人群聚集的地點,如車站、城鎮出入口、酒店、餐廳、市集等,居民時刻被監視,活動被紀錄。

受訪者亦指,幹部及警員會在不作解釋、不出示官方文件的情況下檢查手機,手動或以其他裝置查看手機是否含「有問題」內容、短訊、apps等。有受訪者反映,人民對此感到恐慌,「人們不知道他們手機內的apps、網頁內容等,會否被視作『不合法』或涉及恐怖主義。」

與此同時,新疆當局鼓勵群眾互相監察及檢舉。報告引述一個熟悉官方政策者指,當局鼓勵市民檢舉的行為包括:持有焊機、火柴、刀具、書籍、祈禱墊、化肥、化學品;不參加升旗儀式或其他官方活動;與國外人溝通;下載危險內容或外國社交媒體軟件;投訴地方官員。

人權觀察指出,當局利用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對新疆地區的每個人進行識別、存檔、追蹤,以這些系統作為「篩選器」,找出他們認為對中共統治新疆構成威脅的指標性行為或特徵。當局透過這套系統實施精細控制,根據人民的政治可靠程度,分為「放心戶」、「一般戶」、「不放心戶」3個類別,進行不同程度監控及管制。人權觀察資深研究員王松蓮舉例指,新疆人到加油站入油要提供身份證資料,手機增值或停用、家居用電量等亦被官方監察,如發現異樣會被上報。

 新疆當局動員逾百萬名幹部及警員監控新疆人民,當地每100至200米就設置一個「便民」警務站、檢查崗哨等檢查站。美聯社圖片

收集生物特徵數據 恫嚇新疆人民

人權觀察報告提到,政府各種鎮壓手段中,最前所未見且令人不安的,是以高科技監控群眾。當局強制收集新疆多種生物特徵數據,包括DNA、指紋、虹膜、血型、聲紋、頭像的360度影象。

中國政府頒布《全區人口精準登記核實工作指南》後,新疆和田地區瑪納斯縣伊寧縣等多個地方政府網頁都有發布相關措施的資料,例如提及「血型和DNA等生物信息採集,由縣衛生計生部門組織基層醫療單位,依托全民健康體檢工程,規範採集血型信息和DNA血卡。血型信息報送縣公安機關,DNA血卡交由縣公安機關檢測」。報告指,目前尚未清楚當局如何運用該些生物特徵數據,但他們掌握人民那些資料,足以嚇怕人民。 

管制穆斯林出入 海外親屬亦受牽連

新疆突厥裔穆斯林不能自由遷徙,除了護照受政府管制,不准出國,離開居住地到其他區要也向當局申請。有受訪者反映,新疆南部的維吾爾人如要離開居住地區,需要先向官員「請假」,「2017年春天,我媽媽(從新疆南部的一個城市)來探訪我,她獲批15日『假期』。但到6月,她只獲批3日。我媽媽是一個七旬退休工人……她有心臟問題,要去烏魯木齊的醫院,但官員不批准她去。」

新疆穆斯林身處境外的親屬亦受影響。人權觀察指出,有些人因被關柙,而跟境外家人失去聯絡。在境外生活者亦被要求提供生活的詳細資料,有些海外維吾爾人及哈薩克人受壓力要返回中國。報告指,泰國、馬來西亞、阿富汗自2014年起,已將中國政府要求的維吾爾人送出境;去年7月,埃及應中國當局要求,遣返至少20名維吾爾留學生。

有身在外國的受訪者指,曾收到家鄉的派出所及公安局電話,「他們沒有顯示電話是從哪裡打過來的……公安對我說:『你要是不回來,我們會去抓你。』」另一名在海外求學、家人被關在政治教育營的受訪者透露:「他們暗示,就算你在外國,他們也可以『處理』你……我很害怕……我沒有加入恐怖分子或任何反華組織。我從來沒有參加示威活動。我身上沒有帶著東突厥斯坦的旗幟。我在中國沒有任何犯罪紀錄……他們為什麼(對我)做這種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