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黃浩銘:行動將要深思 再衝就是死士 可能,我也是其一


終審法院上周五判東北案十三子刑期上訴得直,黃浩銘離開法庭時舉起勝利手勢。何君健攝

新界東北13人無需再受牢獄之災,對往後社運有何啟示?對暴力的理解又可有改變?黃浩銘在《晴朗》如是說──

 問:公義得到彰顯?

黃浩銘:我有些東西想不通。

當然,上訴庭的判決是過重,但對於馬道立的判刑,我是理解的,我也認為是合理的。但退一步想,即使今天黃浩銘得到所謂少少公道,但新界東北原本面對的問題,現在仍然發生中。例如蕉徑,政府要發展農業園,村民繼續被逼遷。老實說,我都有愧疚之心,事實上四年過去,政府在整體規劃上也沒有作出調整,繼續不理會你!公義並沒有真正彰顯。

問:如果公民廣場案被視為暴力,新界東北強闖立法會大樓當然是暴力!如何理解暴力?

黃浩銘:對我來說,如果你主動將一個人或一件事物作為一個標的去攻擊,這就是暴力。不過,我們不是這種。當然,你可以質疑,是否為了進入大樓就做甚麼也可以?我認為這是比例問題。譬如,用石頭「嘭嘭聲」掟過去,這當然是暴力。(當時有竹枝?)證據上,當時的竹枝……當時門正要關上,好多人用手撐住,後面有些人伸出竹枝,其實是企圖「攝住度門」,程度就是這樣!

問:大原則呢?雖然你沒有目標人物,但總會有些人因為你的行動而受傷。

黃浩銘:我當然很抱歉,我也認識當中的那位立法會保安員。我所謂希望日後更有組織、更有紀律,是指如果多人參與行動,可考慮「包圍」,例如2010年時反高鐵那樣,這種模式門檻較低,可參與的人也較多,社會上亦較多人容易理解我們行動背後的原因。

至於法庭對暴力的理解,雖然跟我的理解不同,但我尊重。如日後出現類似情況,我們唯有得一個講法,就是我們承擔將來可能更重的刑責!如果10個月就10個月吧!當然,我們也要思考策略上,是否需要用10個月的成本來換?但有時很難判斷,因為「嗰下係就係,唔係就唔係」,例如佔中,如果當下沒有人走出去,之後可能就沒有雨傘運動。又如果沒有人這樣衝進去公民廣場,之後雨傘運動也可能沒有那麼多人。很多事情都是基於一點去觸發的。

舉例說,廿三條來了,令言論自由大大被收緊,可能真的有人認為如果立法會通過了就很「大鑊」,所以要作出類似行動,那麼,那些人就會更深思熟慮,那麼,那些人就是「死士」,可能,我也是其中之一。

問:上屆政府梁振英手碗強硬,社會上就硬對硬,激起情緒。但相對上,今屆林鄭似乎手法較軟,如何抗爭?

黃浩銘:我希望在這裡坦白承認,社會運動不再如幾年前般「高潮」,所以我們要做回一些基本功。如果有人說悶,也無辦法,也要去做!

後記:

今天節目內的訪問,令我有感而發。

8:00,眼前的黃浩銘,有理想有抱負,但行動「踩界」,短期內亦看不到「成果」;

民建聯副秘書長葉傲冬。商業電台資料照片

9:30,Phone in葉傲冬,貴為西九董事局成員,但對新昌一事不清不楚,循規蹈矩又如何?亦不見得有甚麼建樹。 

如果,面前有兩個人,誰令香港更有希望?我會選擇黃浩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