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非洲圖片故事】黑與白、光與暗之間,自有彩色繽紛


 

義務攝影師:高仲明/樂施會

八月份,漫長的旱季,烈日烤灼大地。非洲坦桑尼亞阿魯沙(Arusha)地區茫茫草原上,遊牧民族馬賽人(Maasai),披著鮮豔披肩,拿著長矛,驅著牛羊,走過乾涸的地平線。陽光閃亮著黝黑的膚色,原始粗獷的氣息在空氣中躍動。

難忘遊牧民族婦女如刀削般堅毅的面孔——似在無言訴說生活的滄桑。

養蜂小組的婦女展示她們用心釀製的蜂蜜。釀蜜的共聚時光,也是她們討論社區事務、互訴心事的機會。

在西北部邊陲基戈馬(Kigoma)地區,紅土高原盡頭,十多萬布隆迪難民,棲身某個無人認領的角落。樂施會等人道救援組織,在這裡做了一點點事,令他們在流離失所的赤貧中,勉強找到活下去的尊嚴。

難忘孩子們率真的笑臉——包含人世間一切的美善。

來自布隆迪的孩子。家國、山河,幾曾識干戈?卻被迫流落異鄉。

第一次走進東非國家,走入難民與尋常百姓家。一如往常,我用影像記錄他們的生活。快門咔咔按下一刻,影像化成語言,一幀幀照片,一個個故事,一聲聲引發行動的人道呼喚,無聲的吶喊,衝擊心坎。

很多年前,一個年輕小伙子,抱著浪漫的心態投身攝影記者行業。彈指揮間,十八年過去,相機仍是我的最佳拍檔,但鏡頭下的現實世界,很多時並不浪漫。芸芸眾生,肩挑手提,生活寫在臉上——有思想有感情有悲傷有愛有尊嚴。天地遼闊,生命,不完美,但動人,更有無限可能。

基戈馬的森林一隅,被當局開闢成難民營收容布隆迪難民。

出發往坦桑尼亞前,我已構思了「三合一」的藝術手法──將照片左右延伸,拉闊視野,延伸了你我對坦桑尼亞的想像。

攝影是我唯一的語言。我希望繼續透過攝影,以影像關懷世界,幫助更多社會弱勢發聲。

基戈馬收容社區的中學生,告訴我他們共同的願望:「我們希望有一塊完整的黑板。」我感觸良多,他們應該可以擁有更好的教學資源。

 

一片綠油油的木薯田,為貧農帶來脫貧希望。參與木薯種植的農民,頂著烈日,辛勤耕種,展現生命的韌力。

 

一片紅土,是坦桑尼亞邊境城鎮基戈馬(Kigoma)的標記。在 Rusohoko村,我遇上一對已達耄耋之年的老夫婦。一個由樂施會安裝的深水井,以再生能源太陽能發電,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一點方便。

 

碩果僅存的東非遊牧民族馬賽人(Maasai),在乾旱的環境下飼養牛隻。傳統上,馬賽族的女性不能擁有牛隻,限制了收入來源。國際扶貧組織樂施會,支持這裡的婦女成立耕種、養牛及養蜜蜂小組,並授以技術、市場、經銷培訓,讓她們實現助人自助,認識自己的權利,爭取性別平等,謀求福祉。

 

坦桑尼亞北部曼亞拉區,孩子的媽媽參加了樂施會「太陽花種植小組」。當我們與孩子的媽媽交流時,孩子則好奇地在旁觀望。

 

難民營的唯一一條河。直接飲用河水的難民有機會染病。良好的衞生習慣和知識,對難民而言非常重要。樂施會培訓難民擔任衞生宣傳人員,推動難民培養正確的習慣,預防傳染病爆發。

 

布隆迪難民營一角落。孩子好奇的眼光,打量著陌生的探訪者。

 

「太陽花種植小組」主席Fabiola Bura告訴我們小組已收割了153袋葵花籽,這些收成正存於倉庫,待價而沽。

 

樹影婆娑,一名布隆迪難民向遠處凝望。是孤獨?是寂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