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學校欺凌事件的案件重組


爭櫈仔的遊戲不是小朋友的專利。
昨天晚上去聽講座,
入場前半小時,
與同行朋友先到附近商場的food court吃飯,
當時整個food court高朋滿座,
好難才找到一個好位置,
可以坐下來食餐安樂茶飯。
正和朋友吃得津津有味,
鄰桌兩個中年男人就突然上腦,
熱熾地投入爭櫈仔遊戲。
那是一排兩人一枱的行列,
但其中一個肥阿叔安排老婆在對坐坐下後,
發覺自己的一面沒有了椅子,
於是轉身就想拿後一張桌子的座椅來坐,
這時正想與老婆坐下的一個瘦阿叔,
見肥阿叔想取走椅子,
就一手按住椅背,
肥阿叔立刻怒啤住瘦阿叔,
後來肥阿叔以體型優勢,
不只將椅子取走,
並一股坐在椅子上,
雙手交叉胸前,
口出挑釁粗言。
瘦阿叔在老婆面前下不了台,
就死命以粗言對抗,
兩人一來一往,
氣溫愈來愈上升,
中腦邊緣系統的戰或逃的機制,
完全是「戰」的一面紅燈大亮,
兩人肯定陷入一種「不合理」的反應當中。
我不用「不理性」來形容,
是因為我不認為當中沒有理性,
只不過理性的話事權已是人微言輕而已。
如果真的偏近沒有理性,
早已雙方埋牙,
何需互罵? 
只不過當時情緒成為揸fit人,
理性唯有就手旁觀。
不過,
對於隔桌觀火的我,
已經在審計因為枱距太近,
朋友的座位就更接近案發現場,
而兩位大叔又愈來愈情緒主導,
我的戰或逃機制也同時開始運算,
如果一旦動手,
他們可能發生推撞或將枱上的杯碟作導向式飛彈呢?
兩者都有可能,
步署A:一動手推撞,
第一時間走向前保護朋友。
步署B:一動手發射杯碟,
就拉朋友走。
於是,
我的眼沒有離開過他們臉上的表情一秒鐘,
因為要不斷作出現場判斷。
然後,
我就看見了兩個孩子!
不是阿叔!!
他們兩人的表情動作都是孩子的格調,
尤其是瘦肥阿叔被各自老婆喝止和拉走下,
瘦阿叔被半推半拉移離現場,
口中仍不罷休:「出來呀!到外面呀!」
而肥阿叔的表現完全頑童,
咀鼻口手共用,
挑釁性還勁過出聲,
他用中指做出手印,
口中沒有發出聲,
但咀型分明是「小李」,
那時的樣子及全個身體語言,
完全是小六生的樣子。
直到他老婆叫住他:「老豆!不要這樣!!」
而對方又被老妻愈扯愈遠,
兩人才有了下台階的機會。
戰事平息後,
肥阿叔以勝利的姿態,
買了個套餐大口大口的吃飯,
其實情緒還沒平伏,
吃飯的樣子還是小六生。
我敢斷定,
開戰之後,
兩人都早已不在現場,
可能,
只是為腦中一場當年沒有「結案陳詞」的戰事,
而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