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強制入院「後遺症」


 上星期提及一位中年男士因為出刀 「兇」父親,經外展精神科醫生上門評估,最終被「強制入院」關進精神科病房作禁閉治療。

在筆者工作範疇,其中一樣最惹人爭議的正是「強制入院」。基於有關程序涉及剝奪人身自由,其執行必須有法理基礎,也要通過一定門檻。根據《精神健康條例》第 31 條,若某人患有精神紊亂,其性質及程度足以影響自身或他人的健康或安全,醫院方面可向法庭申請將這人羈留,接受觀察與治理。

一般來說,醫護人員會在當事人有即時自殺或傷人風險,又或者出現嚴重自我疏忽照顧,啟動「強制入院」程序。有關決定必須經醫生、家人與法官三方同意,填寫 3 份訂明表格(即行內俗稱 Form 123)才生效,最多可羈留 7 天,之後經 2 位醫生評估,可再延長多 21 天。

不能否定,「強制入院」制度有其需要,尤其對於那些精神情況極度紊亂的人士,當下未必有能力為自己作最好決策。不過,同樣毋庸置疑的是,強制入院涉及侵犯人權與尊嚴,過程中當事人可能要面對武力,被叱喝、制服、綑綁,大小二便被迫在床上解決,入院後要被「剝光豬」檢查,強烈抵抗的可能會被注射「懞仔針」。

令筆者感到唏噓的是,個別社工同行缺乏相關的人權意識:一句為「client 好」,一句「寧枉勿縱」(有殺錯無放過),便輕易尋求啓動程序。若果上述說話出自醫護人員口中,筆者尚且可以理解,可我們社工的培訓,一直強調要尊重人權,提倡案主自決,現實上卻竟有那麼多同行,輕易作出剝奪案主人身自由的決定。

諷刺的是,筆者也遇到一些例子:醫護人員認為毋須入院,可負責的社工或主管堅持要將案主關進精神病房,到頭來在其他專業面前「攞假嚟丢」!

說到底,筆者是想指出目前行內「歪風」:借「風險管理」之名,枉送很多案主進入精神病房羈留,對他們身心構成很大傷害;而很多時,他們其實是可以用其他方法,例如輔導及加強家屬支援等去處理,只是要付上更大心力,個別主管也不想冒出事及孭鑊風險。

其實,無論是醫護與社工都要明白,捉一個人入院唔難,但處理之後的後遺症卻並不容易。筆者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一位青年人,他因為工作壓力與失眠,長期倚賴酒精,最終出現幻覺與精神錯亂,被父母送進精神病院。

青年人憶述他被送入精神病房時,頭幾天都被綁在床上,叫天不應;沒有人為他提供情緒支援,他亦被禁止與外界接觸,當下感到極度徬徨。

這段經歷在靑年人心中留下不能磨滅的陰影,他跟自己說以後一定不會再入院。為了保障自己,他亦不會對醫生講真話,他肯繼續覆診,不過是為了一張病假紙,讓他可以保住收入與工作。

青年人出院超過一年,他承認自己心裡一直有條刺,甚少與父母說話,刻意保持距離。之前更曾有一段時間,他因為對父母怨懟甚深,不斷在言語上挑撥父親,並對父母作出騷擾行為。

青年人承認他的行為是出於報復。在筆者介入後,他自知自己不對,亦明白父母當初簽紙送他入院是出於好意,最終有所收歛。只是,他與家人之間那幅牆依然存在,要回復病發前的親近關係,眼前已不大可能了。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