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山竹後之雜談


山竹走後立即要上班,917那天早上大圍站塞爆的震撼景象,成為網民二次創作的熱門題材。

 山竹後的 917,巴士幾全線停頓,大圍張翅膀德(翼是口語不能用嘛)映下的站頭爆炸畫面,震撼七百萬人,甚麼《黐線列車》等改圖,如雨後春筍,《進擊的巨人》版本都有,看似好笑,笑中有淚。香港人多集中在政府不停工一點狂罵,似乎缺乏其他討論。本文嘗試作其他人沒有的分析。

起初,我有陰謀論,以為新地因為前主席官司,借意報復政府,全線巴士停駛。但一出街,發現自己全錯了。路面根本不適合行車。顯徑總站附近變成河流,新城市近希爾頓中心幹道,被樹全封,警察落車拉,才勉強夠位置行車。

見有人投訴工人不能及時清場。大家打過工,他們不是神,工作要時間。今次破壞程度,前所未見,任何人都應該體諒。

大圍那張圖,固然震撼,但正如我引用過差不多二十次的霍布斯邦名著《極端的年代》所言,只要電視上出現幾秒鐘示威者頭破血流畫面,便會給整個社會動盪不安感覺,圖畫震撼,但有必要詳細分析。

圖是大圍站,01、蘋果動和立場的直播,都是以東鐵線車站為主要目標,但正如八號風球時,港鐵有限度行車的路線,是有隧道線的,東鐵線,多數在地面。除它外,其他車站,當天沒有聽聞到類似可怕現象,如果有,即使傳媒沒有報導,臉書必定瘋傳。可說,巴士停駛有影響,但東鐵線的位置,才是主因。

雖然天文臺報告當時氣溫不超過三十度,但以萬人皆聚大圍站的情況,氣溫上升,任何人都計算到。變態老闆是存在的,但這種環境,今時今日人人有智能手機,send 相給他們,照道理不會強人所難,逼人上班。若扣足勤工,相信他們已經在「多謝高登先」。而且,上下班時受傷,也計入勞保。不要以為只是保險公司賠償,任何公司,只要有一次賠償記錄,往後投保,必加保費,正常懂得判斷,不會逼員工在這種情況下上班。朋友便是 WhatsApp 老闆情況,經恩准後,打道回府。

好了,現作出剖析圖畫嘗試。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上班,除了是窮外,就是不止紀律部隊,也有其他工種十號風球也要 on duty 的,每個人樓下總有一個的保安員,便是一例。保安工作,是有人接更,才可以收工的。不回去接更,上更同事收工無期。這是不是愛?我不知道,但一定是責任,DNKH。

一般計勤工公司,遲超過一百分鐘,已經可以全份砍掉。港鐵發出的列車延誤證明,不是間間公司接受。就是責任,令保安員堅持上班。

再戴多一次頭盔,變態老闆是存在,但前面講過,generally,在這種情況下,多數老闆會體諒,但如果沒有明示,以今時今日寫字樓職場文化,每個人都必須扮工,老闆不走,員工永不敢走。如果老闆說:「咁你返唔返到?」雖然事實上沒有威脅成分,但員工的壓力是存在的,多數人沒有膽說不,只好像明末名將袁崇煥:「屌那媽!頂硬上!」

可能會被人打,大圍站裡那一萬人,就算中間有人老闆講明不用返,他們在那麼擠壓的環境,也走不出來。先不講站頭企滿人,站門口隊伍都逼到出巴士站外圍,很難逆流而出。

我再不否認有變態老闆,但在那個 moment,沒有人會走得出那個煉獄熔爐。

在一田或崇光大減價,不覺意被人逼進去,出不來的人,會明白我說甚麼。在那擠壓的環境,沒有兩小時,出不來。

我亦有理由相信,列車埋站,乘客是下不到車。沙田站那個蛇餅,係疏散大圍站的延伸(不是手臂的延伸),因為要讓列車載走大圍站人群,所以沙田亦要間歇性封站,這個亦同九龍塘站一貫處理人流習慣,間歇性封閉扶手電梯,讓月台人群疏散原理差不多。新城市的隊伍,亦有移動,到1345左右,亦由蛇餅,變成單行,雖然仍排到沙田中心。

老實,好在沒有人暈低或人踩人,真是不幸中之大幸。這麼侷促的環境,中暑不出奇,雖然天文台說不過三十度,但逼到仆街。林鄭其實執返身彩。

情況其實可以更嚴重。幸運地,教育局決定停課,沒有像一般公務員,只跟指引辦事,否則,災難不是當天級數。停課不止少了學生,亦少了家長。

一個小朋友停課,等於要起碼0.5個家長請假,因為現在不同我們小時候:「阿仔你做住功課先,阿媽落街買餸。」

現在留小朋友在家,隨時觸犯法律。政府宣傳短片,也說:「『切勿』獨留兒童在家。」

小學功課輔導班這麼多人報,是因為學生不計罰留堂,最晚三點半放學,大人起碼五點下班,中間空窗期就是靠補習社看管。功課輔導班,其實係「幫人湊仔班」。這些都反映代家長照顧兒童的龐大需求,學校與它們不開,家長自然要請假照顧。

不是人人有錢請工人,也不是每個祖父母有空照顧小孩。估計有一半小學生數量的上班族,在當天請假。即使不計這些因素,這麼危險下,沒有人夠膽留下小孩,萬一他們跑下街,不堪設想。

有人拿一張警察用非機器鋸樹圖恥笑,指佔中清場時,速龍小隊有電鋸可用。乍看下,固然好笑,但想深一層,今次塌樹數量,前所未有,機器與人手,根本不敷應用。

警察用手鋸試圖鋸斷倒塌攔路的大樹。香港警察圖片

政治不正確地說,這種場面,應該出動解放軍。讀到這句,很震撼,但環顧全球,這種級數災難,任何地方都會出動軍隊。拿把手鋸處理一棵四十公尺,過千磅大樹,十個警察,一日也搞不好,叫工程兵,加上他們器材,幾分鐘已完成。不過,這又牽涉到複雜的政治問題。我讀政治,但不懂政治。

至於特首有沒有權力即時宣佈停工,相關法律我不熟,特首說沒有方案,也許是真的。相關情況也是史無前例,無例援引,但既然已經出現,在數年前,政府亦出資拍攝宣傳片,講述極端天氣會在香港發生。若真的現法例下不容許,特首也應該即時宣布會研究草案,交立法會審議,讓下次同樣情況下可運用,而不是只說現在沒有方法,叫人找她出氣了事。曾蔭權年代前,也是沒有準備應付這等災難機制。難道真如坊間所言,技術官僚不懂制定政策?但曾蔭權正正是政務官出身。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全球暖化引致的極端天氣,是現在進行式,超級颱風,陸續有來。人們也不要再以為全球暖化是下一代的事,打算債留子孫,出嚟行,是要還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