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停工擔心法律後果?DQ時政府有擔心過嗎?



想聽陳聰聲音:論政府何時那麼擔心法律後果
究竟,颱風過後那天不停工,是因為政府深思熟慮的決定,還是不掌握情況下做錯決定?原來,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政府預料到當天交通很擁擠,但無想到道路情況那麼惡劣。
 
我想說的是,道路情況是不需要去估計的,而是需要去了解!

當晚,因為家住杏花邨情況太惡劣,停電停水停升降機,於是唯有冒著風雨撤離,過程中,車輛已猶如參與障礙賽般,需要左右閃避已倒下在道路的大樹。當然,我要撤離才走到街上,並非要求林鄭等人也要冒著風雨跟市民「同行」。不過,只要問問消防、警隊、救護、運輸的部門,幾可肯定,他們匯報的答案必然是非常惡劣!加上,當晚至清晨,九巴早已宣佈日間服務不能運作,港鐵也宣佈部份路段不能提供服務,在如此這般客觀情況擺在眼前之下,怎會「無想到」道路情況那麼惡劣?

917當天早上,打工仔上班族塞爆東鐵線大圍站。照片由讀者提供

前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晴朗》如是說:

譬如市民早上六點起身,開電視聽聽收音機,是否三號風球?我要返工!知道新東有大問題,如果政府有一個適當的呼籲,返工會遇到好大困難,或需要等好耐接駁交通。市民如果返工前收到這個訊息,起碼有一個準備…我相信會減低市民的怨氣。

如果林鄭當天早上六點出來講話,而並非九點(這個大家理論上應該已返到公司的時間),市民還會不會「用特首來出氣」?
災後數天過後,我仍對一句說話「念念不忘、耿耿於懷」,就是林鄭說「無機制評估突然停工,有何法律後果」。
 
政府何時那麼擔心「法律後果」?
當一地兩檢決定不援引任何一條《基本法》,同時漠視《基本法》第18條的存在,政府何時擔心過「法律後果」?
當討論政改時,借提名委員會的存在進行篩選,偏離國際社會對普選的原則,硬說已達到「最終普選」,政府何時擔心過「法律後果」?
當審批免費電視牌照申請,由發牌無上限,改為以「選美」淘汰香港電視,政府何時擔心過「法律後果」?
當選舉主任「以言入罪」DQ參選人,卻不向當事人查問一言半語,政府何時擔心過「法律後果」?
 
政府何時擔心過「法律後果」?啊!當政府不願意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就會擔心「法律後果」。
例如,當社會有聲音要求動用「收回土地條例」釋放私人農地的時候,政府便說擔心「法律後果」,不過,同時另一方面,政府又會跟大家說,「收回土地條例」這把「尚方寶劍」,其實香港在發展時一直都在使用。
 
做,只需要一個理由;
不做,可以搬出一百個理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