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免廢讀中大與山城角樂:學生推動的校園共同體


 

【撰文:姚偉彤】
作者為中文大學社會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探索社群的解難和創造力,同時參與其中

一隻腳踏出大學火車站,另一隻腳就踏進香港中文大學的校園。眼前的校園被山水花草樹木環繞,景觀跟市區截然不同。校園內有餐廳、超市、運動場、理髮店,九所書院共有超過28,000名師生和職員每天在這裏上學、工作、生活,儼如自成一角的山城社區。就如別的的社區一樣,中大校園每天都會產生家居或辦公室垃圾,卻又比一般的社區獨特──因為在校園生活的學生只會短暫逗留,宿舍裏頻繁的遷出遷入,也是為校園製造垃圾的原因。有中大學生眼見校園內的垃圾量驚人,就組成不同的組織,嘗試用各種方式讓大家關注,並實驗一個長遠有效的資源循環模式。

免廢讀中大:從線上走到線下的啟蒙

免費聽起來當然吸引,不過原來免「廢」對於一些中大同學來說,同樣值得花上課餘的時間來推廣;但要怎麼做才可以令大學校園減少廢物的產生?

「免廢讀中大」是一班有志​​在中大推動減廢的同學,當中有懂得多媒體創作的,也有能言善道的,最初拍攝了一段關於中大垃圾問題的影片,在網上發布,成功得到同學的關注。不過,提高大眾對環保的關注相對容易,驅使人身體力行才是困難,引起同學對校園垃圾關注之後,「免廢讀中大」就在校園推行一系列減廢回收計劃,方便同學實踐環保生活。

參與「退宿回收」的同學。照片由筆者提供

最令「免廢讀中大」為人熟悉的就是「退宿回收」。每年五月是宿舍退房的季節,校園都會出現一大堆如逃難過後被遺棄的生活用品,例如衣架、清潔劑、廚具、餐具等,全都是學生不願意帶回家的物品。為了不讓這些完好無缺的物品白白浪費,同時減少同學因離家住進宿舍的額外消費,最好的方法就是讓有需要的新宿生接收舊物。因此,「免廢讀中大」向退宿的宿生收集不再使用的物品,整理好後存放至九月開學,讓新一批的宿生取走。

退宿回收所得的被褥。照片由筆者提供
成員將收到的物資分類儲存。照片由筆者提供
宿生分享未用完的清潔用品。照片由筆者提供

除了季節性的資源回收,為了回應當時政府展開的都市固體廢物徵費諮詢,「免廢讀中大」以逸夫書院第二學生宿舍(二宿)作為第一個實驗場所。他們以問卷調查,收集多達一百位宿生對於在二宿實行垃圾徵費的意見,又舉行了三場討論會,與宿生面對面交流,然後根據學生的回應,整合出一共三期、每期為時兩星期的減廢計劃。只要整層的宿生在計劃時段內,平均垃圾量低於指定目標,而回收桶內回收率亦達到指定標準,每一位已登記的宿生便可得到$10飯堂現金券,以獎勵代替政府計劃中建議的罰款。 「免廢讀中大」又為宿舍進行「廢物審計」,每隔一段時間就為宿舍的垃圾和廚餘秤重回收,再計算和公佈回收量。

「免廢讀中大」為校園減廢出心出力,因此獲得了以校長命名的「沈祖堯獎」;同學將獎金繼續回饋於減廢運動,用來資助中大兩間書院舉辦Green O'Camp。

迎新營是每年入學前夕讓新生適應大學生活的傳統活動。中大的迎新營向來都為每位新生派發三件Camp Tee以作替換,但當迎新營一過,Camp Tee就常被丟棄,甚少被他人回收重用。免廢讀中大因此資助書院迎新營新生每晚洗衣、乾衣,這樣只需派發兩件Camp Tee,就可在三天O’Camp活動中都能乾淨替換。免廢讀中大還將獎金資助購置可再用的飯盒取代即棄餐具,避免迎新活動貪方便而浪費。

免廢讀中大從不同途徑收集到許多二手日用品,最初裝載在超級市場的手推車上,在中大一年一度學會招募新會員的「藝墟」活動讓同學自取,後來,為促成二手物的流轉,即發展成不時出現的換物地攤,擴大規模讓更多中大的同學初嚐使用二手物的滋味,之後更成立了享譽校內校外的網上免費共享群組「CU拎」,在虛擬空間聚集了對二手物有需求的人,促使了更多二手物交換的發生。

然而,尚未找到新主人的舊物,仍需要實體空間存放。中大同學們於是成立了合作社「山城角樂」,在中大校園成功申請使用一個店舖空間,成為了免廢讀中大的實體延伸,也為各式二手物提供恆常陳列空間。

照片由筆者提供

山城角樂:跳出金錢買賣的消費模式

減廢環保其實只是山城角樂其中一項的關注,這個合作社的出現,源於一場對資本主義消費模式的抵抗。

2015年,中大范克廉樓有所餐廳結業,校方考慮將空間給予旁邊的連鎖超市用作擴展之用。消息傳出後,隨即引起校內多個關心社區經濟的組織群起反對,中大基層關注組、推行本地共購的「山城士多」、舉辦校內農墟的「農業發展組」和農產品共購的「山城菜誌」等,組成了關注事態發展的聯盟。這些組織除了提出反對聲音外,更提出另類生產消費模式的可能,以替代超市的擴展,構思出實踐平等參與和管理的「山城角樂」。

「山城角樂」外貌。照片由筆者提供
「山城角樂」空間歡迎師生使用。照片由筆者提供

聯盟與校方拉鋸一年多,雖然最後超市還是依計劃擴展,但聯盟就取得部份店舖空間兩年的使用權,開辦以合作社原則營運的「山城角樂」,嘗試將共同管理、支持社區經濟、本地農業和環保等理念實踐出來。

目前在香港,合作社已十分罕見,但更與別不同的是,山城角樂的交易主要是使用社區貨幣「山城時分」。社區貨幣看重公平勞動,表揚勞動的價值。例如山城角樂的店員看店一小時就可以換得60時分,其他成員則可以透過舉辦各式各樣的工作坊或貢獻其他能力、甚至捐出二手物品來換取時分。手持時分的會員可以在山城角樂換得一些另類經濟生產的貨物,例如韓國和本地合作社的產品,亦可以換到免廢讀中大在退宿時收回的二手用品、畢業毛公仔和二手衫等。中大師生透過另類的交換模式,支持合作社的生產和營運,亦促成二手資源在校園內流轉。

「山城角樂」店內一角。照片由筆者提供
「山城角樂」店內一角。照片由筆者提供

山城角樂亦並未停止與不同組織探索合作的模式。得到山城角樂實體空間的後援,「免廢讀中大」得以探索更多推動校內環保的可能,例如策劃書院的「走塑千人宴」,用在現場提供清水、停止樽裝飲品贊助等方法,成功減少丟棄96%膠樽與鋁罐,引起媒體一時熱話;免廢讀中大又從一間結業的餐廳接收了的七大籮餐具,洗淨並存放在山城角樂,租借予籌備迎新營的搞手,以期減少活動期間使用即棄餐具。

 學生組織的流轉與傳承

在校園內短暫逗留的其實並不只宿生,「免廢讀中大」和「山城角樂」兩個學生組織裏的同學,同樣只是中大的過客,幾年大學生涯過後,總有離開校園離開組織的一日。更甚的是,山城角樂和免廢讀中大皆不是中大的附屬團體,參與的同學不會因此而得到宿分或其他學校制度認可的誘因,因此,招募新成員參與、使這個群體延續下去,成為了他們最大的挑戰。

免廢讀中大其實一直以來都面對著人手短缺的情況,雖然第一年的行動吸引了許多義工幫忙,但其成員自我檢討,認為組織在行動過後沒有著力跟義工連繫,而且多數義工只願意參與一次性的行動,很少人會願意繼續留下參與日後的策劃工作。即使第二年免廢讀中大在康本國際學術園外空地舉行的二手物交換活動,能再次引起媒體關注,成功推動某公司的門市購買使用二手衣架,卻是免廢讀中大艱難地堅持下來才有的成果。

同學在「山城角樂」。照片由筆者提供

山城角樂作為要經營恆常業務的合作社,招募和培育同學就更需要付出額外的氣力。他們透過在開學前舉辦一連串的迎新活動招募新成員加入。同學加入後,由當店員開始,每星期在店內當值4至8小時,之後漸漸接手管理零售、二手衫、二手物、手作、場地借用等工作小組。成員一星期開一次會,討論店內日常運作事務。大部分成員透過這樣歷程,在山城角樂待兩年,從認識各個議題開始,到成為核心成員,思考如何組織一個共同體。同學亦要兼顧學業、其他課外活動和兼職,再有心都難免有被繁重業務消磨的感覺,所以會一直留在山城角樂,持續參與合作社業務的同學,實屬難得。

免廢讀中大的最終目標是「自我消滅」,在中大消失,因為他們相信,只要點燃起校園的環保意識、留下實踐環保的方法,環保行為就能遍地開花,再沒有免廢讀中大要介入的位置。的確,愈來愈多同學使用「CU拎」自行交換和重用二手物品;校園規劃及可持續發展處亦採用免廢讀中大和山城角樂的意見,制定中大辦公室的環保指南;書院內亦開始實行退宿回收,將二手物送到綠在沙田或山城角樂,讓新物主領取重用。學生組織隨著每個學年的開始和結束而起伏流轉,但免廢讀中大和山城角樂的影響沉澱下來之後,將以不同的形式傳承下去。

本文原刊於中文新書《平台點合作》

香港,亞洲第一次平台合作主義聯盟大會

所謂平台合作運動,是要讓網絡平台上的勞動者、消費者及多方持份者實現對平台(如手機APP)的共同擁有及民主治理,反對大企業壟斷,促成平台經濟服務全社會的目標。平台合作運動2015年在紐約草創,至今已獲得IT業界、跨國組織和多國政府及政黨支持,包括澳洲、韓國等地政府及多國政黨如英國工黨、德國社民黨。

是次「播種:亞洲的平台合作運動」大會,是亞洲地區實踐者與世界各地行動者的首次聚會,以討論亞洲各國及世界各地數字平台合作運動的狀況,交流成功案例,商討平台經濟面臨的問題及解決方案。與會者來自中港台及14個國家的合作社組織者、IT界人士、藝術家和學者,議程包括平台合作社的運作情況、商業模式、社會影響與發展前景,也包括區塊鏈等最新科技在平台合作中的具體應用。大會首日下午並將發布中文新書《平台點合作》及同名網站。

大會詳情:
時間:9月28至29日早上9:00至下午6:30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康本國際學術園LT3
報名:https://bit.ly/2wJ2Z6q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