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特朗普、鍾舒曼、梁振英、關家姐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自吹政績,當時被恥笑。美聯社

特朗普在UN自吹自擂誰人政績高過孤家,當場被恥笑, 但他自己也略為自嘲笑埋一份, 可說是成功化解了一個尷尬場面或一個公關災難, 最後人們是由恥笑變成鼓掌的,自HIGH鄙視兩雙得,可說皆大歡喜。

這邊廂, 香港歌手鍾舒曼也因為面對危機臨危不亂將一個蝦碌變成了備受讚賞的表演,因為她在表演途中音樂突然中止, 依然沒事兒一樣把整首歌跳完。觀眾們驚呼, 原來香港還有懂唱跳的藝人,有的,甚至高叫鍾是香港最好的女歌手。

這兩件小事一比較,令我有點感慨,有點文化性的東西我覺得挺有趣。鍾舒曼猝然臨之而不驚的表現固然是可以讚美的,只是,如果她因為音樂中止而叫停舞蹈,把事情搞妥再重新表演一次,難道這就有什麼不妥嗎? 難道我們就不可以把必須堅持有音樂才表演稱之為「專業」嗎?

或許有些人覺得這是包拗頸,但如果一定要比較,我會認為停下來,堅持弄好音樂再表演比起扮無事the show must go on更專業、更自然、更可取。因為某程度上來說,其實係人都聽得出音樂停了、係人都睇得出有些問題出現了,若無其事其實是有點掩耳盜鈴的意味。這其實有點像山竹吹完,成個社會還要扮無事繼續扮工,然後個特首宣佈,我們安然度過了一次天災,多謝我們的同事......

其實,鍾舒曼如果更值得讚賞,是她可以因音樂不期而停,於是即興freestyle,盡情展示自己的舞蹈功架,那才叫人驚艷,因為她捕捉了一個偶然的時刻並能以最自然的manner展現才華,這亦正如林鄭完全可以在風災後展現領袖風範,只可惜,她卻只是逃逸到一個政務官的龜殼裡去。

在特朗普的CASE,危機出現了,他沒有梁振英式的扮聽唔見睇唔到,反而是主動ADDRESS個問題,DIDN'T EXPECT THAT, BUT IT'S OK。這種輕鬆、開明和自信,是西方文明的基調。相比之下,鍾舒曼的「專業」其實類近於大風之後前赴後繼扮工的打工仔精神,問題的解決有賴於問題的掩蓋。

前特首梁振英在擲杯案中的反應,被法官直指「於理不合」。

梁振英被黃毓民擲杯案,黃上訴得直, 法官就特別點評了梁被擲杯後的反應根本不像受驚,其實,梁的確可能是受驚的,只是,他太善於掩飾了,每一次他被兜口兜面抗議,他都總是可以笑騎騎放毒蛇的樣子,可以說,CY就是一種名為「笑臉迎人」文化病的最佳案例,這一次,他栽在自己非人性的鎮定了。

這其實是一種人性的扭曲呀?喬治布殊被人擲鞋時,急遽縮躲臉容扭曲,這種反而是人性的正常。相反,什麼都要偉光正的文化,就不那麼容易容忍蝦碌、紕漏、柒,很害怕出亂子,很強調穩定,很喜歡讀稿,很喜歡統一口徑.....

關家姐領獎事件,被指為最經典的「柒」事。

在香港的文化史上,關家姐領獎事件可謂經典,只是我總是覺得這是一件慘不忍睹的事,慘不忍睹的不是關家姐的「柒」,因為其實這本來是一件很平常甚至很有趣的事,她被演繹為「 柒」是因為整個氣氛、整個結構,再加上受眾的演繹而造成,所以每次我見人大讚好在主持崔健邦和曾志偉反應快我就覺得好笑,如果這兩個主持人是好的主持,如果他們懂得什麼是尊重,如果他們能處變不驚,根本就不會粗暴到把關家姐弄得下不了台。

當然,說到底,曾志偉和崔建邦也是同一文化的產物,他們深受the show must go on這種病毒所荼毒,他們可以兒嬉馬虎搞笑言不及義,但偏偏不能接受適當的混亂和偶然帶來的驚喜,最後他們以一個人的「柒」為代價,維持了the show的go on,只是人們沒有發現,這個show原來除了那個最「柒」的moment,其實沒有什麼價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