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四年前阿叔的頭暈,竟然導致佔中!


 

四年前的佔中,其實是政府封天橋封出來的。

那年9月28號,星期日,天晴,下午近三時,我一如既往,由金鐘 D出口,準備上天橋去政總支持學生,由反國教開始,這條天橋我已經行過百次。

熟悉的金鐘D出口,今天特登去影相。

但這次一出地鐵,抬頭就有警察叔叔截住我,話已經封路,不准行天橋。咁我問點樣去政總 ?那警察突然Hyper、非常大聲、又極負氣的說——「唔知」!我勁啤住他,他再大喝說——「自己兜去灣仔行過去啦」!這和平日向問路差人的態度很不一樣,我直覺覺得,上頭給他們壓力很大 ——「無論如何不准人上天橋」!這次有料到了。

警察那天就在金鐘這裏截停人群,不准上天橋。
警察當天封鎖了這條由金鐘地鐵站通往政府總部的天橋,當日如果開放天橋,可能不會有佔中。

於是金鐘D出口的人群 ,像我一樣的陸續湧來,人人都不知如何過政總,無理由咁傻仔兜去灣仔行過去㗎。 就在這時突然人群中有一名阿叔 ,就在樂禮街的路旁坐低,自稱「頭暈」。阿叔頭暈,是可大可小的, 馬上人群有了目標,於是紛紛衝上——包圍安慰阿叔、代call白車⋯⋯一下子人群就把樂禮街堵死!

阿叔當日頭暈的地點──樂禮街路旁。

救護車一到,那名阿叔突然又說——「冇事啦!暈完啦!麻煩了白車哥哥」!於是我去扶他起身,他眼神中還閃出一絲古惑的會心微笑!原來這位阿叔提供了我們靈感 ——開始的一步突破,人們就會湧上。

以上是我親身的經歷,絕非老作,你如果可以找到當日的白車出勤紀錄,一查便知。

跟住的故事是,樂禮街冇車行,人群便乘勢衝出夏慤道,於是佔中佔馬路了。這是我在金鐘D出口親歷的「佔中源頭」,佔中可能有幾處這樣的——「阿叔頭暈」的源頭,可提供寫「佔中史」的人參考。

樂禮街的車輛一截停,人群馬上可衝去夏愨道。

只是說明一件事,當日政府如果照開天橋,人們能夠行去到政總,反而可能叫完口號就走,不會被迫衝出馬路,故事就改寫。當日封橋,是政府自己攞嚟衰。其實到今天,低能獨裁政府,完全還是一樣,永遠以為封橋封路封口封獨封FCC,就解決問題,從來冇諗過疏導對話寛容,一定會繼續攞嚟衰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