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法官推翻毓民擲杯案定罪 給CY一把掌律政署一悶棍


 

立法會前議員黃毓民向前特首梁振英投擲玻璃杯案,黃經審訊後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立及被判囚2周,他不服上訴。高院原訟庭法官今早宣布黃上訴得直,他獲撤銷定罪和監禁刑期。法官在判案書直言,梁振英在黃擲杯後不曾回望,卻意識到自己可能受傷,是於理不合。法官張慧玲說從呈堂片段看來,黃聲稱向著主席台方向擲杯的說法並非不可信,故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黃有意圖犯案。

黃毓民投擲的水杯在梁振英身後爆成碎片,但梁沒有回望一眼。高院法官張慧玲直指梁聲稱意識到自己可能受傷的說法「於理不合」。

法官指黃的說法「並非不可信」,梁則「於理不合」,黃梁兩人誰的說法較可信,裁決已是清楚答案。嚴格來說,政府是控方,當然是輸家,但最大輸家是梁,「於理不合」是「不可信」的一個較客氣的說法,他輸掉官司,更輸掉誠信,自取其辱,只能怪自己太「冷靜」,又或者是太有「計謀」。

法官在判案書內解釋,雖然梁振英作為行政長官,即使他因黃毓民擲杯而感到「震驚」,也未必面露驚恐之情,或以身體言語突顯他的情緒變化。但本案事發突然,若梁真覺得擔心,何不立刻回頭觀望有甚麼東西引致撞擊聲?張官進而質疑,既然玻璃杯與梁的身體並無任何接觸,梁又不曾回首觀看,他為何會意識到自己可能受傷?她又指根據呈堂片段,認為梁振英當時並非如他所言「freeze咗」,相反是氣定神閒,在講台向前望,直至2分25秒後才回頭一望,卻從無檢視自己有否受傷。

法官判襲擊罪不成立,梁振英堅持是被襲,他在社交媒體上回應說,希望判決不會鼓勵其他人效法黃毓民,若日後再次遇到同樣襲擊,亦會依舊報警。他沒有就法官對他當時反應的說法作出回應。黃毓民於庭外表示,判決顯示法庭認為梁振英的證供不可信,如果作為控方第一證人的梁振英證供不可信,他自然無罪。

呈堂的片段並非什麼機密,法官看到的情況,提到黃過去在議會的抗爭形式,市民都從當日和以前的新聞片段看到;大部份市民相信對當日黃抗議離場時,向主席台拋擲雜物的做法,不會完全感到意外,他們感到不尋常的,反而是梁決定報案,而最後政府以普通襲擊罪,控告當時仍身為議員的黃毓民,整件事令人的感覺是政治味道濃厚,目的是打殘議會內激進反對派,遏止議員在議會內日後肢體抗爭的做法,口說所謂「維持議會內秩序」,實際上是要議員「坐定定」做政府的橡皮圖章。

法官的裁決給了梁一記耳光,也給了控方律政司一記悶棍,市民會質疑,律政署為何當日認為有充份證據,無疑點,因而作出檢控,作出檢控是否只是因為當事人是當時的特首,而假如屬實的話,律政司就處理此案時,有沒有獨立地作出檢控決定?

梁在回應時沒有直接評論裁決是否公平,也沒有提到政府應否上訴;林鄭政府處境尷尬,假如同樣事件發生在林鄭,她未必會報警,最後也不會鬧上法庭,要為梁「討回公道」上訴,也要考慮有沒有法律理據和勝算,純粹政治考慮再糾纏下去,與梁捆綁,假如再陪他輸,是否值得?答案十分清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