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勝過戰爭的英雄——安妮法蘭克臺灣首展


 

在阿姆斯特丹的安妮法蘭克之家(Anne Frank Huis),每年有百萬人參訪,是阿姆斯特丹僅次梵谷博物館(Van Gogh Museum)最熱門的博物館;世界各國的旅客,付錢擠進這位猶太女孩曾想掙脫的窄房,是因為她留下來了一本日記,讓我們從這個窗口,窺見戰爭和歧視的醜陋。
 
當然,還有憐憫和勇氣的美麗。

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1929-1945

安妮法克蘭基金會非常的謹慎、嚴格,並不是容易合作的單位;而經過多年努力,相關的展覽第一次到臺灣,促成的組織再適合不過,就是位於臺北大稻埕、紀念日軍侵華時期受害慰安婦的「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臺北的婦女救援基金會,在同樣位於河邊的老房,重建了安妮生命中的許多場景,包括密室的書櫃入口、生活起居的狹窄空間、書寫日記時看出去的窗口,還有集中營的鐵門,用特別的藝術、光影、空間,讓你親身經驗歷史的傷疤。

安妮法蘭克特展。照片由筆者提供
安妮法蘭克特展。照片由筆者提供
安妮法蘭克特展。照片由筆者提供

除了安妮法蘭克的特展,動線的最後,仍然保留的「阿嬤家」的常設展:《蘆葦之歌長廊》。狹窄的走廊,吊著一根根的銅管,亮著希望;伸出手,這些被迫害「阿嬤」的名字,就會透過光影,印在你的掌心。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

「阿嬤家」的常設展:《蘆葦之歌長廊》。照片由筆者提供

Remember是記憶,也是「re-member」團聚;安妮和阿嬤的故事聚在一起,讓所有人記得這些用生命韌度勝過戰爭的英雄。
 
不過,安妮只是時代悲劇的一個生命而已。作家勞特斯(Guus Luijters)和編輯潘妮瓦(Aline Pennewaard),「寫」了一本書《悼念》(In Memoriam),裡面只有照片、名字、地址、生日和忌日,記錄了1942年至1945年之間,在荷蘭被驅逐的1萬7964名猶太、羅姆(Roma)、和辛提(Sinti)的孩童。

來自荷蘭的台原偶戲館館長羅斌(Robin Ruizendaal),7年前一次回到荷蘭時,在電視上看到紀錄片講述這本書,大受感動。他20多年來研究、演出亞洲偶戲,不曾回頭看自己的文化;他決定要用藝術,面對自己的文化曾經參與的惡行。

來自荷蘭的台原偶戲館館長羅斌。照片由筆者提供

他說,歐洲最文明的國家德國,竟然也可以做出這樣令人費解的事情;「如果人類不停止歧視、不學會包容,那未來只會更多悲劇。」
 
於是,配合舞台和劇情的發展,他選了書中往生年齡不同的3名孩子,徵求生還家屬的同意,取得更多的照片和孩子們生前的資訊,編成了一齣無聲布偶戲。他還特別購入30年代的歐洲瓷偶頭,徵詢家屬意見;其中小女孩的姑姑指出,殘破的黑白照片看不出,但小女孩的眼珠是藍色的,羅斌和團隊還重新著色。
 
2012年,羅斌在臺北首演了這齣偶戲《我有名字》(I Have a Name),因為他想要把17,964這個生冷的數字,還原成有血有肉的生命。除了在臺北演,他還到了土耳其、以色列、南非,甚至德國演出。「面對戰爭的誠實,德國人比日本人好太多了」,羅斌在紀念慰安婦的博物館裡這樣說。

安妮法蘭克特展的「展中展」:《我有名字》。照片由筆者提供
安妮法蘭克特展的「展中展」:《我有名字》。照片由筆者提供

但每次登台,羅斌和夥伴都心如刀割。「你可以想像,他才1歲半,已經被帶離母親了,還要被丟進裝牛的火車廂,運到集中營殺害嗎?車上會有什麼樣孩子的聲音?」於是,荷蘭駐臺辦事處,在阿嬤家安排了「展中展」,從9月21日至10月21日,介紹羅斌的偶戲,並現場播放演出錄影,希望這些故事能夠被記憶,向所有偉大的生命致意。

而安妮自己一定也會覺得有意義;她曾在日記裡寫到:

我在乎記憶,更勝華服
Ik geef meer om herinneringen dan om jurken

展覽資訊:

地點: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256號

特展:安妮與阿嬤相遇–看見女孩的力量
展出日期:2018.7.7至2018.12.30

展中展:台原偶戲《我有名字》
展出日期:即日至-2018.10.21

網站:ANNA x AMA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