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回應楊文俊文章《從容海恩「遙距投票論」說起》


 

【撰文:林若思】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容海恩爭分娩授權票真的是荒謬和開倒車?

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向來是議會的話題人物,近期閃婚兼宣佈懷孕,成為第一名任內懷孕的議員。她要求立法會容許懷孕議員「遙距投票」或「授權投票」,言論一石激起千重浪,部分民主派及評論者質疑容海恩是借腹中孩子,再度打開修改議事規則的缺口,引入萬惡的「授權票」制度,令建制派更為所欲為。筆者在網上偶然讀到眾新聞作者楊文俊9月14日發表的一篇評論《從容海恩「遙距投票論」說起》,文中大罵「本次容海恩所發表的言論,可以說是比荒謬更荒謬...容海恩建議在立法會設立授權票制度,可說是大開倒車,製造機制給建制派議員偷懶」。筆者不認同容議員諸多政治立場和議會表現,但上述文章的論調是否言過其實呢?

容海恩日前約晤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右)等秘書處職員,探討設立分娩議員授權票。容海恩Facebook照片

英國國會通過增設育嬰假及授權票制度

分娩議員授權票並非容海恩妙想天想的「謬論」,反而是一些民主社會正研究的方向。英國過去幾年亦討論準父母議員的投票權利問題,2016英國學界出版的《Good Parliament Report》43個建議當中包括引入育嬰授權票制度(註一),到2018年初,朝野兩黨的資深國會議員Harriet Harman 及Maria Miller正式提出設立「育嬰假」及授權票制度,容許議員在照顧初生嬰兒期間申請休假,期間可由另一名議員代為投票。(註二)
 
根據文件,兩人談及育嬰假(baby leave)方案的用意:We set rules for people outside the house to take maternity, paternity and shared parental leave, and yet we ourselves have no system(國會為國民制定產假、侍產假及父母育嬰假,但國會內卻無任何機制)。Miller亦向英國《衛報》形容這是讓國會現代化的一小步,Harman則談到國會要為社會製造家庭模範。(註三)
 
今年2月,英國國會以口頭不記名方式一致支持此改革方案,並交由議事規則委員會(procedure committee)研究如何落實,相關討論仍在進行。在7月,英國傳媒報道,國會議員David Linden帶同胎兒的超聲波圖片到議會大樓,促請英國政府不要延遲辯論及落實育嬰假制度,讓他一家人可以受惠。(註四)

英國國會議員David Linden帶同女兒的胎兒超聲波掃描到國會,爭取落實國會議員的育嬰假制度。照片來源:shropshirestar.com

英國會目前採用配對機制

英國國會過去一直使用非正式「配對機制」(pairing system),當某議員無法親身出席投票時,在得到黨鞭同意下可與投票立場對立的議員協商好,請對方不要投票,以維持票數平衡(註五)。做法有點像一場球賽中若出現爭議性入球裁決,對家球隊不希望「勝之不武」,因此不射球或故意射失,以維持「原有賽果」。然而配對機制是非正式的協議,只是基於政黨間的互信,議會亦無正式紀錄,對方隨時可以「反口」,就在剛過去的7月執政保守黨就公然違反承諾:在一項脫歐修正案票數緊張時投下一張不應投的配對票,引發軒然大波,文翠珊政府其後承認錯誤並指不會再犯(註六)
 
另一點需要留意的是,應用配對機制的多數是待產或初生嬰父母,但卻不限於此,患嚴重疾病、照顧家人、出席國會外訪等等都可作配對安排 。

澳紐已容許產子議員授權投票

此外,澳洲、新西蘭的眾議院已訂立類似的授權票制度。澳洲的制度容許新生嬰的媽媽授權黨鞭代為投票,而且「使用次數可觀」(註七)。當然,反對者可爭論指各地選舉制度、實際政治環境不同,不能一概而論。詳細法律或議會制度改革,不是筆者能力所及或本文重點。本文僅僅希望借上述英國國會討論議員放「嬰兒假」及各地議會實例,為楊兄及其他針對容海恩的不公道抨擊稍稍平反,並為讀者提供多一個思考角度。
 
設法保障準父母議員能合理履行投票的權責,並非全球孤例、非天荒夜談,也非如楊兄聲言必然破壞議會制度、助長議員偷懶及「開倒車」。只加以嘲諷容海恩的「授權票論」,並無助社會理性討論和了解當中涉及議員權利、女性平權、勞工權益及家庭教育等議題。

香港處理議員父母福利較落後

筆者認為「育嬰授權票」不一定是大奸大惡,但在香港這個缺乏互信的議會,育嬰授權票的成敗關鍵在於制度設計,如何做到透明公開、條款清晰以杜絕濫用,令一眾議員皆能受惠、心悅誠服。
 
目前香港立法會只有請假機制(《基本法》列明,議員未得到立法會主席同意,而無理連續缺席三個月會議,立法會主席可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但無任何授權票或遙距投票安排,否則不會發生劉皇發帶病赴立法會姍姍來遲,引致建制派在政改投票集體甩轆事件。
 
至於英國國會現時使用非正式的配對制度(pairing system),容許新生父母與投票意向對立的議員協商,請對方在席但不投票,維持原有賽果。然而,配對制度源於運作成熟的兩黨制,香港議會碎片化、嚴重缺乏互信,不可能仿效。筆者因此認為,若非正式的協商難以在香港落實,那麼明確的制度安排就是需要考慮的選項。

設育嬰授權票的關鍵:清晰、公開、防濫用

要為準媽媽設立授權票制度,並非不可能的任務,容許我再參考英國國會審議的方案,當中對申請資格、時間、申請程序、選擇授權對象、修改授權對象、適用投票類別等規定,都有具體建議:
●     申請資格:女士在待產至產後連續請假最多半年、侍產男士最多連續請假兩星期; 收養孩子亦有規定
●     申請程序:須向議長提交孩子的證明,從而取得正式授權文件,文件會列明請假議員揀選誰代為投票;請假議員亦可修改授權對象
●     其他選項:原有配對機制不受影響,可繼續協商採用
●     紀錄在案:授權票在正式投票結果報告將被清楚紀錄,以確保透明度
 
筆者明白民主派自修改議事規則一役之後,仿如驚弓之鳥、有所防備,可能擔心容海恩是想借大肚,再度打開議事規則的缺口,引入授權票的萬惡機制。但能否在政治成見之外,將分娩議員授權票,變成實際可行、社會又可接受的方案呢?設立一個各黨各派議員皆可受惠的機制,而非度身訂造給容海恩的專屬福利。如果擔心授權票制度遭濫用,就應列明適用範圍而非「斬腳趾避沙蟲」。事實上,若立法會修訂懷孕議員投票安排,必須經議事規則委員會討論,甚至要了解與《基本法》條文的相容性,需時甚長,幾乎可肯定容海恩在明年農曆新年預產期前未能落實,只會是種樹給後人乘涼罷了。

註釋:
 
註一:Prof. Sarah Childs, The Good Parliament, July 2016.
註二:Proxy voting and parental absence, Resolution passed by UK Parliament on 1st February 2018.
註三:the Guardian, MPs vote in favour of ‘baby leave’ proxy voting system,1st January 2018.
註四:
Sky News,MP unveils baby scan in Commons in bid for parental leave proxy voting, 5th July 2018.
註五:同註二來源,有關配對機制的運作,見文件第13-15段
註六:The Washington Post, An obscure British parliamentary rule was broken. Here’s why it’s a big deal, 26th July 2018. &  The Guardian,Tories will not repeat vote pairing 'errors', says May's deputy, 23rd July 2018.
註七:同註二來源,有關澳洲議會回覆英國議會,見文件18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