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High Tea還是Low Tea?


 

若果你以為到高檔酒店品嚐下午茶便是High Tea的話,便是高低錯配了!
 
或者,你不服氣,辯說下午茶是源自英國上層社會的社交禮儀聚會,必定不會是Low Tea,則又再墮進上下之誤了。

不錯,根據徐振邦等作者所著的《下午茶——小息生活提案》,下午茶文化確是由英國上流社會所倡導,源於一位貴族Lady Bedford在1840年間,因難耐午餐後要飢腸轆轆至八時方能進食晚餐,而提出多加一頓兩餐之間的小吃,並輔以印度的大吉嶺茶(Darjeeling Tea)作餐飲。
 
不久,這新意便深受當時上層社會的歡迎,躍為貴族階層的社交時尚,紳士淑女皆燕尾長裙正裝赴會。雖然這輔加餐飲一般稱為Afternoon Tea,但也名為Low Tea,因為品嚐下午茶之專用茶几比晚膳餐枱矮小。

英式下午茶正確名稱是Low Tea,因為專用的茶几比晚膳餐枱矮小。網上照片

那麼,High Tea此名又從何以來?在英國文化中,High Tea並沒有高檔的意思,反而是後來在勞動階層流行的下午茶稱謂,因為他們很多是在廚房、廉價茶館的高桌,或家中晚餐枱上進食,而且食物都不是輕巧小吃,相反是能果腹的草根餐食,故此後來High Tea 又稱為Supper(informal family meal),猶如中國人的家常便飯。

High Tea 其實是英國人的 Supper,唐人的家常便飯。網上照片

英國貴族式的下午茶餐廳,充滿着上層社會的執着與權威,客人差不多沒有選擇權,因為不少根本沒有餐牌,只有一種由三層架依次從下而上,嚴謹排列由鹹至甜的各類高級西點。不過,當英國的下午茶風吹到香港時,卻又成為另一種文化風景,食品種類各隨社區生活習慣而靈活變化,亦是時代節拍的符號。
 
有別於英國貴族的Low Tea 乃身份的象徵,又不同於英國基層只求飽肚的High Tea,港式下午茶的殿堂「茶餐廳」所列之餐牌,不單只平民化,能擺脫菁英美食的消費藩籬,復又可以多樣化並價廉物美,讓怡情享受簡單平價飲食的生活態度得以實踐。          
 
茶餐廳的大眾化飲食包羅萬有,不論粥粉麵飯或糕點小吃都一應俱全,當然還包括已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的特色下午茶食品如絲襪奶茶(別於中國及英國傳統的沸水泡茶葉方法,而是各師各法的將幾種茶葉混合,並用撈、沖、焗、撞、回溫、撞奶等步驟製成)、鴛鴦(咖啡與奶茶混合)、蛋撻、菠蘿包、雲吞等食物,充份表現香港獨有的飲食文化:既涵括中西式食品又能獨成一幟,並可順應潮流而多變。

絲襪奶茶已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蘋果日報資料照片

曾幾何時,「三點三」(下午三時十五分)皆是藍領和白領的下午茶休歇時間,暫停一下手上的工作「歎」(享受)杯茶,既是上班人士之愛,又是僱主默許的活動。特別是對體力勞動的三行工人(泛指木工、泥水、油漆的勞力工人),下午茶更是業界的尊嚴。這段憇息和社交的時間,標誌着勞動階層對自己權益的堅持,以及僱主對工人的體恤和包容,實在是勞資兩方的雙贏。
 
可惜,在全球化經濟的激烈競爭下,員工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中場休息的下午茶已很多時被老板看成「吞泡」(躲懶)的行為。下午茶往往變成僱員因工作太忙而延遲的午飯,又或是低薪職員為省午餐錢而改吃價格比較便宜的下午茶餐。
 
可是,下午茶的小休,正是對這種只有生產才是有意義的物質文化之抗衡。稍歇放下,只不過是「為了走更遠的路」,在中途站的一茶一餅是奔波勞碌中的休止符,職場生活的小情趣,乾竭心靈的加油劑。
 
不論是大汗淋漓的地盤工人,或是被數字壓得透不過氣的上班族,擠在茶餐廳或公司的茶水間,一小刻的下午茶,代表着仍可以有選擇的自由,能爭取不被工作壓力所扭曲,實踐一個盡可能還原自我的生活態度。
 
下午茶,豈止是High Tea咁簡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