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有必要」又如何?


 

【撰文:森林海】

首先,為大家介紹兩宗案件,當時在英國都掀起了法律、倫理、道德及宗教上的爭議。兩宗案件對「必要性(necessity)」能否成為犯罪的抗辯理由也有不一樣的結論: 

R v Dudley and Stephens (1884)

此案可能是大台劇集《天與地》的真人版。

1884 年 7 月5 日,Mignonette 遊艇在非洲南部沉沒,船長 Tom Dudley 及三名船員登上救生艇並且在海中漂流。但是,救生艇上的食物嚴重缺乏,不足以維生。各人在接近沒有食物和清潔食水的情況下渡過了 19 個晝夜。

直至 7 月 24 日,Dudley 及船員 Stephen 在飢餓得發瘋的情況下,殺害因為喝了受污染的海水而昏迷的年輕船員 Parker,並以他的身體作食物。換言之,船長及船員一起吃了 Parker!又捱過了幾天,直至 7 月 29 日被其他船隻救起。

殺人的 Dudley 及 Stephen 被控謀殺罪。但是,被告認為這是必要的 (necessity):首先,只有這樣做才可保住性命;其次,其他船員均有家室,而 Parker 是孤家寡人,死了也無牽無掛;再者, Parker 喝了受污染的海水已昏迷,反正已經救不了!在被告心目中,Parker 的犧牲是有必要的,只有這樣才能達至最大效益!

但是,法庭裁定「必要性(necessity)」並非謀殺罪的抗辯理由。換言之,就算飢餓得快要死,也不可以違反法律。結果,被告被判處死刑,但其後獲發落至監禁六個月。

很多人替被告不值,認為他們迫不得已;亦有很多人支持判决,因為 Parker 很無辜也被害。你認為呢?

Re A (2001)

這是一宗關於連體嬰的案件,相信法律學生並不陌生。

Gracie 及 Rosie 於 2000 年 8 月 8 日出世,與其他嬰兒不同的是——她們的身體是連在一起的,身體內多個器官也是共用的。六個月後,醫護人員發現她們的器官開始不勝負荷,需要進行手術將他們的身體分開。Gracie 是體質較強,存活率也較高,但是 Rosie 會在手術中死去。

然而,Gracie 及 Rosie 的父母並不希望醫院做手術分開他們的嬰孩。所以,他們入稟希望法庭介入解釋醫院的行為是否足以構成謀殺罪?究竟醫院是否有權在未經父母的同意下做手術?

出乎意料意料的是,上訴庭認為醫院的行為並不涉及謀殺罪。舉例:如果 Gracie 可以説話,她一定會對 Rosie 說:「Rosie 請停止(生長),這像會把我殺掉!」。Lord Justice Brooke 還引用上文 Dudley 吃人的案例,認為手術有「必要性(necessity)」。所以,上訴庭容許手術繼續進行。

手術亦隨即展開,正如外界所料,只有Grace 一人存活。但是,筆者認為如果 Rosie 可以說話,她一定會問:Why me ?

上文兩宗案件,令筆者思考:到底還有甚麼「有必要」的事情可以凌駕法律?例如:常聽說「一地兩檢」令市民「更方便」往返內地,所以「有必要」推行,但此舉破壞了基本法甚至本港的核心價值:法治精神!筆者認為後者更有必要去維護,多行兩步去過關,筆者倒也沒所謂。

我們的高鐵,最初是誰說過「有必要」建造?這樣便「吃掉」納稅人近千億!千呼萬喚通車當天,載客量不似預期。當初説好的高載客量,如今又有誰願意解釋?還有更多所謂「有必要」的政策,篇幅所限,不能盡錄。

我們或須懂得分辨,所謂的「有必要」是否唯一/甚至別無他選的選擇?舉例,政府推出的大嶼山填海方案動輒要用數千億元以上。但是,政府似乎避重就輕,漠視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及其他可研究方案,硬推填海。在其他土地供應方案(例如:棕地、會所用地等等)未被否定之前,填海方案是否「別無他選」?筆者心裡有數。

法律可貴的地方是:所有法律觀點都解釋得清清楚楚,沒有灰色地帶。我們從多宗案例參考 Necessity 能否成為抗辯理由,因為每一位法官的意見都清清楚楚寫在判決書內(儘管他們的意見未必一致)。法律是一個公平而且高透明度的平台。筆者相信,任何公平及高透明度的平台,都會獲得廣大市民的支持及尊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