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美國終於有人要打「台灣牌」


台灣軍方的美製「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美聯社
博思科的文章,提出撕毀《八一七公報》。網上截圖

中美關係未見明顯好轉之際,台灣越來越成為中美關係當中的關鍵。日前美軍一艘科學研究船「湯普森號」停泊台灣高雄,這艘排水量3250噸的船艦,可以測量水文資料。雖然今次已是「湯普森號」第四次停泊高雄,但是由於中美關係緊張,時間極其敏感,引起不少揣測。

美國與台灣1979年元旦斷交之後,民間往來持續,官方關係則低調進行。例如美國駐台官員,俱以「民間」身分赴任,出發到台灣前,都要「辭去」國務院的職務,以示美台之間並無官式關係云云。這種自欺欺人行為,實是為了應對北京,以免因為被指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惹起外交風波。

對於此,北京其實無可奈何,美國做足程序,聲稱派駐美國的只是「民間機構」,要吵也吵不起來。況且說到底,1972年尼克遜訪華之後,中美各自在對方首都設有聯絡處,斯時也,美國首都華盛頓雙橡園還有中華民國駐美大使館,北京與台北在美京有官方辦事處,不能說這是美國要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因為美方說,北京若對此有不同意見,可以不來華府設聯絡處。

潛規則之下,不論文化大革命期間抑或如今,北京對美台「非官方人員」互駐,只要不要搞得太明顯,一般都是睜一眼閉一眼算了。不過,有一事北京看得頗緊,那就是美台軍方關係。中美建交至今,兩國之間有三個文件,即尼克遜1972年訪華的《上海公報》,兩國1979年建交的《建交公報》,還有一個是1982年的《中美就解決美國向台出售武器問題的公告》,又稱《八一七公報》。前兩個公報是政治為主,集中於中美雙方對「一個中國」的態度和認知,在一些字眼上,中美有着微妙分別。例如《上海公報》是中國「堅決反對任何旨在製造『一中一台』、『一個中國、兩個政府』、『兩個中國』、『台灣獨立』和鼓吹『台灣地位未定論』的活動」,字眼和態度都清晰。美國用的是「美方認知(acknowledge)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認知(acknowledge)這個字則可圈可點,為日後留下一條尾巴。

中美建交之後,美國對台灣軍售成為新焦點,於是在1982年簽署《八一七公報》,限制美國對台灣售武的質和量。台灣輿論認為,三個公報當中,要以《八一七公報》對台灣的殺傷力最大,因為在公報的第六條和第七條,「美國政府聲明,它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它準備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在作這樣的聲明時,美國承認中國關於徹底解決這一問題的一貫立場」,「為了使美國售台武器這個歷史遺留的問題,經過一段時間最終得到解決,兩國政府將盡一切努力,採取措施,創造條件,以利於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表面上,如果美國切實執行《八一七公報》,台灣軍方今天就不可能有美製F16戰機和「阿帕奇」武裝直升機了。可是,就在美國簽署《八一七公報》時,由列根政府向台灣提出「六項保證」,說得準確一點,「六項保證」令到《八一七公報》變成廢紙。這六項是:一、美國不贊成對台軍售設定期限;二、美國並不尋求為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作調停;三、美國不會施加壓力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四、美國對台灣主權的長期立場沒有改變;五、美國並無計劃修改《台灣關係法》;六、《八一七公報》的內容,並不表示美國對台軍售之前會徵詢北京意見(the August 17 Communiqué, should not be read to imply that we have agreed to engage in prior consultations with Beijing on arms sales to Taiwan)。

雖然有「六項保證」,保證美國繼續向台灣售武,但在中美關係惡化的今天,「台灣牌」成了美國對華政策的一隻王牌。本月12日,前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主任博思科(Joseph Bosco),公開提出美國主動廢除《八一七公報》。他在《國會山》(The Hill)網站的文章《Scrap the Third Communique with China, keep the Six Assurances to Taiwan/撕毀美中第三個公報,維持對台六項保證》說,列根在1980年競選總統時,批評卡特政府對台灣的政策。他引述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On China/論中國》一書的說法,列根對保守派傳媒《國家評論》主編說,「你去告訴那邊的朋友,我一點也沒有改變我對台灣的看法,他們要什麼武器保衛自己對付紅色中國的攻擊和侵略,可以從美國這裏拿」。(You can tell your friends there I have not changed my mind one damn bit about Taiwan. Whatever weapons they need to defend themselves against attacks or invasion by Red China, they will get from the United States.)

博思科在文章認為,《八一七公報》「僵化地局限了美國對台灣未來的政策方案」(rigidly circumscribes U.S. policy options regarding Taiwan's future)。但是,毀約甚至承認「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也會被視為美國背棄與中國的協議。對此,博思科提出他的觀點,他指中國「過去46年違反了三個公報的內容,即台灣前途須和平解決」。至此,博思科的「台灣牌」已是呼之欲出,若是連同本來就主張打「台灣牌」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華府從白宮內到白宮外,這種聲音隱然成形,對中美關係構成另一重衝擊。

博思科提出撕毀《八一七公報》,某程度把中美台三角關係「斬件上碟」。因為《八一七公報》是中美對美國售武台灣的態度,還未完全觸及《上海公報》和《建交公報》最敏感的「一個中國」立場。問題是,撕毀《八一七公報》這張「台灣牌」,是不欲這時候就在「一個中國」問題硬碰北京,抑或是先以《八一七公報》開一個頭,以後才一點一點續談其他,這是中美雙方都要長考的問題。必須知道,美國國內現時對北京的態度,是尼克遜破冰訪華46年來,少有的兩次兩黨對華問題共識。觀乎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中國加徵關稅,民主黨只有贊成而不聞反對,兩黨兩年來因為內政吵得不可開交,最近更就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唇槍舌劍,但對中國的取態,則是民主黨完全沒有反對。就在這時,博思科提出打「台灣牌」,撕毀《八一七公報》建議,為這種論述打開大門,這是巧合抑或是計算,也是另一個值得推敲焦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