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終院常任法官鄧國楨退休:香港有新聞自由選舉自由,必須努力發聲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本月24日退休,圖為他在今天舉行的退休前法庭儀式後離開終審法院。《蘋果日報》照片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又名鄧楨),在今天舉行的退休前法庭儀式上致辭。他呼籲社會大眾:「如果法官受到不公的抨擊,請緊守立場並支持他們。可是,不要只因爲某些事件才對他們表示支持。那並不足夠,也可能已經太遲。大家應致力在社會上培養有利於法治的氛圍。我們在香港擁有新聞自由及選舉自由,必須努力發聲,讓你的選票發揮作用。請相信我,自由的代價是要時刻保持警覺。更重要的是,永遠不要放棄或低估自己的力量。如果我們整體社會堅持維護法治,無人可以輕易把它奪走。千萬不要讓此事變得輕而易舉。」

If the judiciary is unfairly attacked, you should hold firm and stand up for them. But, support should not only be events driven. That is not enough. It may be too late. You should endeavour to nurture an atmosphere friendly to the rule of law. We have a free press and free elections in Hong Kong. Make your voice heard and your vote count. Believe me, the price of freedom is indeed eternal vigilance. Above all else, do not give up or underestimate your strength. If we as a community insist on the rule of law, it cannot be taken from us easily. Do not make it easy.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又名鄧楨)退休。司法機構圖片

英文演辭這裡看

以下是鄧國楨致辭全文: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法律政策專員、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

1. 感謝各位的溢美言詞。我明白傳統上都會對有關人士美言一 番,我亦有此心理準備,但你們的誇贊和美言仍令我深受感動。

2. 今天下午,一衆朋友、親人、同事和業界成員濟濟一堂,你們的到臨亦令我深受感動。

3. 我在法律界接近半個世紀,在最後的十四年擔任法官,如果說我對於離開沒有傷感,那並非事實。雖然這一天終於到來,但想起張舉能法官將會繼任時,我也感到安慰。

4. 在事業上,我一直蒙恩。我當見習大律師時遇上了任憑誰人都夢寐以求的『師傅』。自此以後,我一直力求達到已故韋文南先生的高水平。第一天的實習大律師工作,至今仍然記憶猶新;當時韋文南先生由御用大律師張奧偉帶領,後者對我的人生亦有著重大的幫助和影響。

5. 在大律師生涯當中,我也是幸運的,因爲我得到很多朋友和同事的幫助,並靠著對法治及公義將最終得勝的信念支持著我繼續走下去。我必須感謝當年我還是以代訟人身分出庭時,眾多法官對我的包容和耐性。我得承認,作爲一位代訟人,我確實是難纏的。要是我作爲法官,能夠像當年我在庭上遇到的眾多法官一樣行止端方,我將會是一位出色的法官。遺憾的是,我做不到。因此我藉這個機會,向我的同事和曾在我席前出庭的代訟人,對於我的不耐煩和偶爾(我希望只是偶爾)的無禮,表示歉意。

6. 不論在司法機構還是私人執業,我都得到很多的幫助。他們人數衆多,難以逐一點名致意。我只會提及幾位與我共事日子最長的人士。我在終審法院的秘書,李惠如女士 (Mendy Lee),她既善良又會關心他人。我的書記,林英琪女士 (Ingrid Lam),她自上訴法庭開始一直協助我,除了照顧一對可愛的雙生女兒外,還要處理我的工作。陳玉興女士 (May Chan),May姐,感謝她的幫助和善心。我的司機,王嘉興先生 (Wong Ka Hing),一直無間斷的爲我提供有用的資訊。我亦必須一提,劉竹筠女士 (Agatha Lau),她是我多年的私人秘書,我開始擔任法官之後,她仍然兼職幫助我。我的新辦公室能夠準備就緒,她有很大的功勞。她將繼續協助籌劃我新的事業。

7. 最重要的是,在個人生活方面,我是幸運的。我一直被愛圍繞著。我的父母愛我至深。我的父親一直支持我,我的母親對我有著無法解釋的信心。我的兄弟姐妹和他們的家人都愛護我。可以到來的,今天都來了。

8. 遇到我的太太,林勁思 (Cissy),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她的愛、關懷、支持和坦誠的批評,一直是我人生的支柱。我不曉得沒了她我會怎樣。我實在是幸運兒。

9. 我們的兒女,Hilary 和 Charles,正在放期中假,今天也有到來。他們今年十四歲,快樂、善良、有愛心、善解人意,明白事理,亦是好學生。功勞必須完全歸於 Cissy,這不單因爲她以子女爲先,置個人執業於後,還把她的價值觀灌輸給他們。我倆爲 他們感到驕傲。現在,他們於寄宿學校讀書,Cissy 可以再次盡展所長。

10. 我擔任法官至今十四年多,最後六年是在終審法院。在整段日子,我都享受我的工作,但最後的六年是特別的。除了因爲終審法院作爲香港最高級法院有其重要性之外,我亦非常享受與來自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共事。來自海外的非常任法官帶來他們豐富的經驗和專門的知識。他們協助確保香港的普通法必須按照本地情況發展,同時又能繼續以普通法的傳統作為支柱。他們對香港的貢獻得到正確的肯定。他們的存在亦加强了大家對香港的司法獨立和法治的信心。

11. 廖柏嘉勳爵曾經把終審法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比喻爲煤礦中的金絲雀,我很同意。可是,請容我補充一點,金絲雀只能警示礦工,卻不能拯救他們。

12. 我相信司法獨立及維護法治的工作,必須依賴香港法官;我們責無旁貸。幸好,我們身爲香港法官,對自己的職責和責任均瞭如指掌。我們很清楚,社會對法官的信心一旦失卻,勢將無法挽回。我們深知法官必須獨立,並得以彰顯人前。我不久之前才剛卸任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委員一職,明白到法官的委任是取決於其才能而非政治理由。

13. 在我退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的同時,我可以充滿信心及本著良知地說,香港擁有獨立的法官和穩健的法治。

14. 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有所鬆懈。

15. 長久以來,我們生活在法治之下。人們常説法治是我們社會的基石,而我清楚知道,這並非空喊口號。法治極可能延續,但這決不能單憑法官之力來維護。

16. 這也不能依仗我們在香港實施普通法這事實。普通法同樣可被用作欺壓的工具。它是一種變化多端的權力,除非妥善地運用人權法加以適當控制,否則可被不當使用。

17. 因此,雖然法官決意維護法治,讓其在香港的價值及運用恒久不變,但關鍵在於社會對法官予以由衷的支持。

18. 那應是何等形式的支持?我認為,應是全面而徹底的支持。

19. 如果法官受到不公的抨擊,請緊守立場並支持他們。可是,不要只因爲某些事件才對他們表示支持。那並不足夠,也可能已經太遲。大家應致力在社會上培養有利於法治的氛圍。我們在香港擁有新聞自由及選舉自由,必須努力發聲,讓你的選票發揮作用。請相信我,自由的代價是要時刻保持警覺。更重要的是,永遠不要放棄或低估自己的力量。如果我們整體社會堅持維護法治,無人可以輕易把它奪走。千萬不要讓此事變得輕而易舉。

20. 最後,我希望告訴大家,我的工作生活非常愉快,我對曾經幫助過我的人心存感激。因時間所限,我無法對他們一一道謝,但我把一切都銘記於心。我衷心感謝他們以及今天抽空到來的每一位,謝謝你們 。

林鄭月娥去年3月當選特首後,拜會時任署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鄧國楨。政府新聞處圖片

71歲的鄧國楨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今年10月24日任期屆滿,將轉為出任終審法院非常任香港法官,任期3年。林鄭月娥任政務司司長時,在2012年立法會會議,討論任命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的總結發言時,指鄧國楨「地位崇高、聲譽卓著」,在法律領域經驗豐富。

鄧國楨今年6月獲頒授大紫荊勳章,政府曾表示,鄧楨服務司法機構逾14年,期間曾擔任司法機構內多個重要委員會的主席,處理法官的服務條款及條件、提高法官退休年齡及法育教育等多項貢獻。鄧楨撰寫的判詞充分反映他對香港法學的重大貢獻。鄧楨一直盡心盡力為司法機構服務,表現超卓,尤其在出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期間貢獻殊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