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被扣減綜援的伯伯:平反篇



 
早前同大家提及過,被醫院重新評定殘疾程度,因此被扣减綜援金的抑鬱伯伯,經歷四個月的等待終獲得平反,恢復領取之前的綜援金額,即由每月三千四百元增加至四千二百元。(詳情請瀏覽本欄2018年7 月18 日及25 兩篇文章:《被扣減綜援的伯伯》與《被扣減綜援的伯伯:延續篇》)

筆者當初指出,基於制度規限,門診部的醫務社工表明未能處理伯伯提出覆檢綜援金額的要求。伯伯要爭取平反只有兩個途徑:一是想辦法被關進精神科病房;二是等待四個月,由社署保障部再度向醫生提出覆檢。
 
只是,這兩種方法皆未必能保障伯伯「得償所願」,一則社署職員不一定按受助人要求提出覆檢;事實上,他們不過是公務人員,誰又會喜歡額外工作?二來即使啓動了覆檢程序,負責醫生也不一定會作出調整;畢竟,倘若是同一位醫生,未必願意在短時間內改變自己的臨床判斷,因為這無疑是自打嘴巴。
 
其實要「做伯伯入院」並不困難,不過個性倔強的伯伯從不喜歡覊絆與束縛,對於相關建議自然耍手擰頭。猶幸他在平反路途上遇上了「貴人」。
 
負責其個案的社署保障部女主任,對於醫院決定也感到奇怪(因過去醫院甚少向老人家開刀扣減綜援);因此,她樂意配合筆者建議,在四個月限期屆滿後,迅即向院方提出覆檢申請。
 
更關鍵的是,伯伯在這時候換上了另一位主診醫生,這位年輕男醫生比較人性化,在聽過筆者力陳後,也同情伯伯的處境,擔心扣減綜援會添加其生活壓力,從而影響其抑鬱病情。因此,在收到社署文件後他亦即時作出處理,令伯伯在短時間重獲之前的綜援金。
 
坦白說,伯伯今次成功平反,很大程度是因為遇上兩位「有心」的公務人員,能夠以人性化角度看待及處理其個案,大膽說他這次是有點走運。
 
至於相關的綜援覆檢制度,本身仍然是那樣欠缺透明與冷漠無情,無法回應受助人的需要。只是,若受助人的福祉,只能繫於個别公務人員的一念善心,我只能說,這是基層人士的悲歌。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