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規劃署前助理署長伍華強:政府推「明日大嶼」特登挑起社會爭端 


 

規劃署前助理署長伍華強,過去一個月接受多個傳媒訪問,解說他提出的〈一個解決香港土地供應的「終極方案」〉 ,矛頭指向發展商手上的大量新界農地。伍華強在方案中建議政府:1. 盡快宣布2047年6月30日到期的新界農地不會再續租;2. 宣布日起不會批准農地承租人更改地契作其他用途;3. 承租人在2047年前提早退租可獲特惠補償,愈早退獲得金額愈多;4. 方案令新界農地的「預期價值」下降,可令大量承租人把土地提早歸還政府。他指,目前新界農地有大約8000至1萬公頃。

伍華強又表明反對公私合營,直指是官商勾結。特首林鄭月娥提出「明日大嶼」之後,伍華強也表明反對,指這是瘋狂計劃,政府特登挑起社會爭端。

不少人都疑惑:伍華強是一個怎樣的前高官?為何他退休後一直低調,如今卻突然高調連環發炮?他是想成為第二個王永平、林超英加入論政行列,抑或有甚麼目的?

伍華強向眾新聞記者說:「我做埋你呢個訪問,唔會再點講啦,我要講的已差不多講晒,除非再有其他......」他多次強調自己不會替地產商打工,也沒打算再做規劃,今次企出來純粹「黐咗條筋」。

至於提出方案的後續行動及跟進,伍華強說,會交給大家。

吓?「係呀,我退咗休啦。」

伍華強說話中氣十足,曾游走官場多年的他,在政界商界廣結人脈。何君健攝

問:記者        伍:伍華強

問:你為何反對「明日大嶼」?

伍:有3個理由。首先,如果是提供土地給香港發展,要1700公頃,會有更好的alternative,填海是完全沒需要。我提出的方案,在經濟、社會、環保等方面,毋庸置疑好過填海。第二,在海中心填,倒第一桶泥落去就永不超生,萬一經濟差地產下跌時,你還要繼續造地,對價格會很敏感 。

第三, 我們有更好的選擇、有可避免社會爭拗的方案,沒理由特登揀一個會挑起社會爭端的。現在是明知社會有爭拗,政府卻特登挑這個方案、特登挑起社會爭端,其他好的又唔做。你估會有幾多人反對,我相信10萬、20萬人反對走唔甩,到了立法會就拉布、鎖人、好多人瞓街之類。所以我叫呢個方案,未見其利,先見其害。俾粒糖香港人食之前,要食10幾年毒藥先,食完毒藥都死咗啦。

問:你認為政府點解要特登挑起社會爭端?

伍:我唔知,我作為專業人士唔想猜測,唔用陰謀論,這對政府不公平。但我覺得好怪,今次的做法完全唔講道理,而呢個填海方案係瘋狂,根本無需要。

其實新界有很多地,可以發展而未發展,起碼8000公頃。政府有咁多頭腦,點解遇到問題就話我唔搞啦,我去填海,這是雙輸策略,不是有理智的人會做的。專業人士受過咁多教育、獲社會認可,你就係要諗方法去解決問題。

問:「明日大嶼」是為配合大灣區發展而做的?

伍:有人說,這兒填海正呀,是大灣區中心呀,這是垃圾講法。全世界的功能中心,都不是在地理中心位置。你想想:紐約的金融中心,是在美國中心點嗎?北京是在中國中心點嗎?中環是在香港中心點嗎?全部都唔係。就算真係搞大灣區中心,都唔使填海,唔係要做中心,就要位處中心點。

問:你1977年香港大學地理系畢業後加入規劃署,2011年底55歲離開政府。你做官的34年間,可有聽過要做東大嶼填海計劃?

伍:我在政府的時候,沒聽過有這個填海計劃。九七後,董建華做特首時,我在規劃署負責策略規劃,從來沒聽過,除非他在櫃桶底搵人做;曾蔭權年代我也沒有聽過。2007年我離開規劃署,借調到西九管理局做首任項目總監至2011年,離開政府後我做了兩年地產代理監管局,之後正式退休。

我記得,2003年我開始做《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 至2007年完成,當時是沒有提東大嶼填海的。後來《香港2030》 變成《香港2030+》 (註:2015年梁振英做特首年代),加入了東大嶼填海建議。

伍華強表示,硬推「明日大嶼」的話,未來10多年社會爭拗將持續。資料照片

問:《香港2030+》報告已出爐一段時間,為何你當時沒有反對?

伍:我沒看《香港2030+》,我走時沒打算繼續做規劃,也沒打算同發展商做嘢,我一定唔會。我無再掂規劃,《香港2030+》我係唔知道內容。

問:咁點解你今年8月底突然提出〈一個解決香港土地供應的「終極方案」〉 ?

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立初期我都沒出聲,後來聽到政府想搞大規模填海(問:即林鄭7月1日表態支持填海?伍:是),還有說公私合營,我覺得完全唔對路,政府想搞官商勾結,黃遠輝是被人點出來做馬騮戲,我覺得好唔舒服,一時衝動,電光火石之間寫咗篇文,用咗1.5小時寫,再用半小時修改。我覺得佢(林鄭)做嘢好對唔住香港人,我唔順氣,佢係土地業主,要知道自己身分。

問:你做官時,可曾跟林鄭有接觸?

伍:她做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時 ,我曾帶佢巡晒18區,約2004、05年左右,當時局長是孫明揚。她很勤力,超勤力,有人話咁做嘢得唔得,巨細無遺,乜都自己跟。(有無例子?)唔好講啦。

她以往一直咬牙切齒說,新界發展新市鎮要收地,收地最公平。現在忽然間轉了,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收地好難的話,起碼要解釋給市民知。

問:你的方案至今有甚麼人看過,意見是否去到政府最高層?

伍:我是8月底時寫好,用手機WhatsApp傳給我的朋友,有大學教授、AO政務官。(有無傳給地產商?)無,之後有人搵過我。有好多人傳開,有些unexpected的人睇咗, 傳給有影響力的人看,但我唔講得係邊個。我唔知有無去到政府最高層,我有將我的文章電郵給她(林鄭),是施政報告諮詢的正常渠道,當然冇feedback。

我透過朋友搵黃遠輝,佢好快打電話搵我,我們有見面。我給他建議後,他隔了一段時間沒什麼回應,我後來問他打算點,他說會將我的方案,加入早前收了的幾萬份意見當中。

伍華強當日把建議方案寫出來後,用手機傳給朋友,結果一傳十、十傳百,他事前沒想過有這麼大的迴響。何君健攝

問:其他人又給了你甚麼意見?

伍:我想像唔到咁多feedback,我有唔少舊同事,私下同我講好贊成方案,亦有政務官朋友白紙黑字寫俾我,認為切實可行,方案好正。我去規劃師學會講talk,有百多人出席,講完全部拍手掌。

都有人私下同我講,佢睬你都傻啦,佢2022年仲要競選連任,你都神經啦,選委會呀,你而家直情係郁嗰班人啊。

問:這是你的方案不可過的核心?

伍:哈哈哈。我專業人士唔理,我只想將我的專業意見和分析,擺喺社會度。政治現實係咁?我知,我知,你唔好以為坐喺你面前的伍華強好naive,我當然明。但我首先係講道理,然後我呼籲啲人聽道理,唔好淨係講立場。有人以為呢個白髮老人係垃圾,講嘢唔經大腦。我係覺得,所有嘢都要講道理。

問:你下一步會點推進你的方案?

伍:我冇政治野心,我退咗休,唔一定要push。我今日貢獻出來,如果政治現實係睬你都傻,唔做咪唔做囉。我同朋友講笑,我唔會自焚啊。

有人叫我,咁正,你搞個聯盟出來啦,凝聚力量去搞啦,我話,對唔住,我退咗休啦,我其實好享受退休生活。我作為社會知識分子,我知道唔妥,就同社會講道理,等多啲人明白。個方案我拋了出來,而家不在我袋,已是public knowledge,我沒有專利。若社會有人覺得我的方案好,係可以用來凝聚社會。老實講,我的專業知識很寶貴,有價值,一定有價值....…

問:即係你唔會有行動?

伍:如果今日立法會,call一個expert witness的workshop/ committee,邀請我去,我非常願意。但唔好叫我每日出來講兩分鐘,(上街又如何?)我唔去。我唔會去黃遠輝的諮詢會,那是潑婦罵街,我唔去。我唔上街,我唔係呢種人。我覺得自己作為知識分子,我將知識貢獻給社會,已盡了責任。

問:你唔想踩入政治咁深?

伍:係,絕對啱。學者講talk沒問題,但我唔想喺社會下一層,同佢哋鬧交,對唔住,有少少污染我的身分。我其實唔想市民識得我伍華強,我的家訓係,千祈唔好認屎認屁,我退咗休啦。

伍華強提出〈一個解決香港土地供應的「終極方案」〉 ,建議政府先收回發展商持有的大量新界農地。資料圖片

問:你現階段最想係乜嘢?

伍:我很希望政府回應。政府一句都沒講過,我期望有一個substantive的回應,唔好喺出面吹風說我個方案有乜風險,我好有信心可以技術擊到,完全沒問題。我篇文出街前,我給了我的朋友看,他以前在地政署的,看完覆我話:「切實可行」。

問:若政府一直不回應又如何?

一個詐瞓的人,或者永遠也叫不醒......

問:你今次行出來,好多人問:點解一個大半生人習慣晒政府運作、咁多年都唔出聲的人,要行出來?

伍:我在政府工作時好順利,升得好快,沒同人結怨。我提早退休,因為我計過數,唔使乞食。

我今次出來唔係為咗乜嘢,只覺得,香港係講制度,英國人留俾我哋,最寶貴就係制度。

今次填海計劃是瘋狂,我完全不能理解政府的做法。我對公私合營好有意見,建公屋是極大公共利益,但就押注在發展商,政府成日同市民講要快、要多,但你偏偏押在地產商,佢係唔會同你急。

我唔係出來論政,我以往一句都無出聲,今次真係好exceptional,我黐咗條筋。如果你細心聽,我其實唔係批評政府,而係獻計。

我再次重申:我唔會再做規劃,亦一定唔會幫發展商做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