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屍骨的餘音


 

萬聖節快到了,市面充斥著各種恐怖模樣的商品,最常見的是枯骨道具或玩意,而在英國倫敦的一家酒吧,於2015年甚至用真人頭骨作萬聖節特飲的酒杯!可是,人的屍骨真的那麼驚慄可怕刺激嗎?
 
另一方面,曾經風靡全球的人體展,擺明車馬是科學性的展示人體構造,卻連番遭到非議,美國甚至有第三方驗證來源。那麼,我們對人死後的屍體,究竟應該採怎麼樣的態度呢?

照片來源:The Bone Room存骨房 Facebook

年青貌美的李衍蒨,卻是位法醫人類學家(Forensic Anthropologist),她每天與腐爛了的屍體或骸骨為伍,寫下《屍骨的餘音:法醫人類學家為逝者發聲》1及2冊兩書,以她的專業正面解説人體在死亡後所必須經過的各腐化階段,其實都是大自然的過程,並無駭人之處。反而,通過「起骨」、「洗骨」各種步驟,更可還原逝者的身分,尋溯死亡的原因,為死者發聲!

照片來源:The Bone Room存骨房 Facebook

作為法醫人類學家,她表示更要對亡者尊重,遺下的屍骨正是訴說著每一個人獨特的生命故事,絕對不應盜取或濫用作商業展示或收益。試看大體塑膠化技術(plastination)的始創人德國醫生Gunther von Hagens,雖然聲稱他的人體展來源皆具正式證明文件,後來卻被人揭發有用過俄國法醫官販賣的罪犯、病人、無家可歸者的屍體。他的實驗室也收過數具頭部尚有子彈孔的中國人體,有很大可能是槍斃死刑的囚犯。
 
那麼,同樣要尊重死者復又藉著屍體追查死因的法醫病理學醫生(Forensic Pathologists)與法醫人類學家有何不同之處呢?分別在於前者常著眼於屍體尚有軟組織的階段,而她則專研腐爛的後期或已變成骨頭的亡者。故此,法醫人類學家除了與法醫官緊密合作外,他們最擅於在大災難如大屠殺或空難後,搜集殘害人類證據和鑑定受害人的身分。

照片來源:The Bone Room存骨房 Facebook

例如在2014年7月17日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由荷蘭飛往吉隆坡的班機,途經烏克蘭被飛彈擊落造成298人死的空難,經過專長於比較碎骨和驗證受火燒的骸骨之法醫人類學家協助下,最後高達296副遺體得以辨識。
 
法醫人類學家長期在屍臭蓋地和屍蟲滿佈的噁心環境下工作,很多時遠赴的災難現場不是烈日當空便是不忍卒睹,是甚麼驅使著作者勇往直前呢?作者認為法醫人類學家須具有雙向視野(double-vision),她既要客觀冷靜專業不受惡劣環境影響努力搜證,另一方面,面對著呼天搶地的受害人家屬或慘絕人寰的殺戮現場,更鞭策著她要將悲憤化為竭盡所能為枉死者取回公道的動力。
 
即使法醫人類學家不能還原亡者的生命,但他們鍥而不捨地去追尋死者的身分,對其家人而言,卻具深遠意義。根據國際紅十字會的報告指出,若遺屬長久不知家人的生死,便不能在哀傷療程中啟步,無法從懸念中釋懷,下一代更繼續背負著屈辱與不公義的傷痛。
 
此外,縱然法醫人類學家不能每次都可恢復慘死者的身分,但其屍骨很多時卻是戰爭暴行或大屠殺的罪證,默然地向世人發出不一樣的聲音,等待著法醫人類學家作他們的代言人,使其生命不會白白流逝。

照片來源:The Bone Room存骨房 Facebook

然而,接觸亡體,甚至提及死亡,在不少文化中,卻被視為忌諱。中國人除了在喪禮、清明掃墓或盂蘭節直接參與外,在其餘的日子都很少願意正視死亡。
 
其實,人從一出生,死亡的時鐘便開始敲動,終有一天,你我都會化成白骨。死亡只是生命中的一點,它無疑是生命的缺陷,然而,也正因為人生沒有完美,亦必有所終,才會驅使我們更努力活在當下。
 
認識死亡,對亡體尊重,並不是出於懼怕,而是因為每個人的生命都寶貴。從死看生,誰是生命的賜予者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