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說柿


照片由筆者提供

金秋既至,柿子成熟。

剛上市一兩個星期,十塊錢三斤柿子。國內市場一般使用市斤,一市斤等於500克,那麼十塊三斤就是十塊錢1500克,能有十多個中型個頭的柿子。剛收成的柿子帶澀味,吃在口裏會有一種嚼蠟的滋味,難受,所以需要先脫澀才能食用。一般有幾種脫澀方法:溫水、酒精、石灰水、二氧化碳和混果脫澀法等。最簡單的方法是混果,就是把柿子和一兩個成熟蘋果裝袋子裏,把口紥緊,兩三天就能脫澀。

在超市和菜市場裡,所有蔬菜水果的價錢牌寫的都是每(市)斤的價錢,但是你拿去秤重的時候,打出來的標籤卻是按照每公斤多少錢來算的。所以一棵重量1000克賣五塊錢一斤的西蘭花,實際售價並非五元,而是十元,就因為那個「斤」實際是「市斤」,也就是「半公斤」。

北方土壤氣候適宜栽種柿子,老百姓的院子都能種植柿子,而柿子樹也常見於路邊和公園。北京人喜歡吃柿子,步入秋天,市場裡地攤上都能找到鎧亮的柿子,個大個小,軟的脆的,看著就興奮。

小時候家裡老人都愛柿子,是那種熟透軟綿的,遠遠都聞到甜香的,不用使刀子切,一手能掰開,然後綿爛果肉和黏稠汁液沾滿手的。當時非常討厭柿子,聞到反胃,看著像爛屎,老人吃得不亦樂乎,我一溜煙跑掉。

後來對柿子改觀,是因為有機會嘗了日本富有柿,記不得誰人這麼慷慨,居然請我吃名貴的進口日本柿子,儘管是那麼一小塊,但是卻讓我完全改觀了。那個氣味是幽香,那個味道是清甜,那個口感是脆中帶綿,那個賣相就是國色天香了。

就此愛上柿子,當然,吃日本進口富有柿得有點條件,我囊中羞澀,便退而求其次,吃國產脆柿。吃了這麼多年國貨,日本高端柿子的滋味早已模糊,但是每當金秋,還是很有期待的。

從前家住市中心建國門外,使館區的馬路旁就種植了許多柿子樹,每到柿子成熟,附近街坊都會帶備自製工具去採摘。那幾年柿子可大豐收啊!來不及被收成的柿子熟透掉下,一著地就砸開,果漿汁液灑一地,走在路上老黏腳,到處都是屁顛屁顛來吃免費午餐的螞蟻。

採果百姓三五成群,一波接一波,平常戒備森嚴的建國門外使館區一下子熱鬧起來,民以食為天,街坊豁出去了。看守外交公寓入口和各個使館門前的武警,一個個年輕小伙子,光看著別人採果,就是柿子掉在身邊也不敢去撿,沒準暗地裡淌哈喇子(編按:北方方言,口水的意思)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