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中科4員工均稱目睹剪鋼筋但沒拍照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展開第二周聆訊,今日再傳召兩名中科興業員工作供。聆訊至今先後有四名中科員工作供,雖然四人分別稱,在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期間曾目擊剪鋼筋,但四人均表示沒有拍照。調查委員會的關鍵證人之一、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今日開始作供。

中科董事潘焯鴻(左)今日開始作供。周滿鏗攝

中科地盤管工李潤潮表示,潘焯鴻曾要求所有管工特別留意剪鋼筋,並拍照和匯報。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質疑,李潤潮稱2016年1月中的某天,第二次目撃剪鋼筋時,在現場停留5至10分鐘卻沒有拍照、錄影和匯報,質疑他的證供不可信,認為剪鋼筋沒有發生過。李潤潮回答指,工作時每日需要拍40至50張相,只用於自己公司的情況,看到其他公司的事會避免與人發生衝突。Boulding詢問他,潘焯鴻曾提及事件影響公眾安全,若禮頓因為拍照而趕走人是不可思議,又指李潤潮當時在10米以外目擊事件,拍照不會令任何人生氣,李反問:「如果佢係會望到你影佢咁點?」。

李潤潮上周曾稱,2015年1月12日目擊剪鋼筋在B區附近發生,並提到「有幾層石級」,代表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今日展示兩張在1月12日、C14和C151之間交界處拍下的照片,而照片中顯示有數十級石屎梯級,李潤潮同意是他所形容的石級,並指當時向下走了數級石梯和目擊下層有人挖泥、剪鋼筋以及安裝鋼筋到螺絲帽。

李潤潮在書面證供稱,同意潘焯鴻的供詞屬實。潘的供詞中,提及一名姓梁和姓朱的中科員工,在2015年7月尾和8月目擊兩次剪鋼筋。Philip Boulding認為,李潤潮在2016年1月才於紅磡站地盤開始工作,不可能證實潘焯鴻的陳述,並指:「你係唔知潘生講嘅係真定假。」李回答:「係。」

中科地盤管工朱家錦。周滿鏗攝

之後到中科地盤管工朱家錦作供,他的書面供詞稱,曾兩次目擊剪鋼筋,分別於2015年10月某一天,看到兩個身穿深橙色禮頓服的工人在紅磡站東西走廊C區,以綠色的手磨砂輪機剪鋼筋;以及2016年6月,於南北走廊A區,目睹有身穿禮頓服的工人用紅色切割機剪鋼筋,兩次他都沒有拍照,也沒有看到工人將鋼筋扭入連續牆的螺絲帽。

朱家錦被問到為何兩次均沒有拍照,他指自己工作不是「科文」而是負責釘板的「蛇頭」,加上曾與紮鐵分判商泛迅工人有磨擦,故沒有想過要拍照,「我文化低,唔知今日發生咁大件事。」代表泛迅建築有限公司的大律師莊君如詢問:「你一路都諗緊唔係你職責、唔會影相、唔會報告,你無乜留意因為同你職責無關?」 朱回答說:「係。」

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盤問朱家錦時,展視一份港鐵/禮頓提供的文件,文件上寫有「HUH NSL TRACK SLAB POUR PLAN」 ,當中說明A區的最後一倉石屎完成日期為2016年5月21日,質疑朱家錦聲稱見到有人剪鋼筋的日期。朱家錦指出,當時有漏孔、通風口、A區一個大水井,三者仍有石屎工程未完成。他被問到看到的剪短鋼筋,是否不用於加固連續牆牆板,朱回答說:「係。」

朱家錦的書面證供提到,工人剪短鋼筋是因為扭紋鋼筋損壞。Boulding質疑,朱家錦沒有向涉事工人查證剪短鋼筋的原因,「剪扭紋(與螺絲帽接合)部分因為損壞咗只係你個人猜想。」朱說:「佢點解要剪我就唔知,但正常唔會剪」。

中科兩代表大律師陶榮(左)和大律師蘇信恩(右)。周滿鏗攝

調查委員會的關鍵證人之一、中科董事潘焯鴻今日開始作供,潘焯鴻一共提交5份書面供詞,包括他在聆訊開始後的10月25日(上周四)再提交的7頁證供,以及就上周五其代表大律師陶榮呈交的四張新照片,再作出8頁的書面證供,今早開庭前15分鐘才完成最終修訂。陶榮盤問期間,要求潘焯鴻描述兩張圖片,兩度被阻止,Pennicott認為是「長篇大論」,要求陶榮作出針對性問題。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指,當中兩張相片未有附錄在證人供詞中,各方律師亦從未檢視過相關照片。退庭商議後,陶榮引述潘焯鴻指,同意不再將有關照片呈上。

陶榮於上周五(26日)向委員會呈交四張相片,希望證明東西走廊有區域,在2016年1月12日和1月14日仍未落石屎,Pennicott今早開庭時指,有關相片只能確認紅磡站A2區在1月14日仍在落石屎,而中科助理地盤管工李潤潮作供時,並沒有提及有關區域。夏正民同意照片與李潤潮沒有太大關係。代表禮頓的英國御用大律師Sean Wilken認為,照片沒有揭露新的事物,會保留日後再盤問李潤潮的權利。潘焯鴻明日繼續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