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浩天上訴:民族黨以《公司條例》註冊 不受《社團條例》規管


 

被禁止運作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周一(29日)向傳媒公開申述理據及上訴文件,提出香港民族黨以《公司條例》註冊的公司「C&N Limited」運作,不受《社團條例》規管,質疑保安局沒有法律基礎禁止民族黨運作。

陳浩天任召集人的香港民族黨,已被列為非法組織。資料圖片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7月17日宣布,擬根據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1)(a):「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或繼續運作。

當時助理社團事務主任以香港民族黨主張香港獨立、不惜運用武力達致目的、煽動仇恨內地人為由,分別指控該黨危害國家安全、對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有害、危害他人權利和自由。

陳浩天於9月14日透過律師,向保安局提交書面申述,逐一反駁上述「三宗罪」,批評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向保安局局長提出的建議極具誤導性(highly misleading)。

和平合法表達香港獨立理念應受保障

申述書引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指,陳浩天有全盤策略及計劃,包括意圖組織香港民族黨為一間公司、參加立法會選舉、政治宣傳運動、滲入學校、街站、籌款及招募成員、出版刊物、海外聯繫,以達致推動香港獨立的目標。惟申述書質疑,有關說法是對其活動「極具誤導性及誇大的描述」。申述書重申,陳浩天所做的只是公開表達及討論香港獨立的構想,所謂的「活躍行動」或「具體步驟」莫過於在不同渠道去表達及討論該構想,那些表達行為與涉嫌威脅國家安全並不構成直接及即時連繫。以和平、合法、非暴力方或表達其政治理念,是普通政治活動,受言論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所保障。

申述書又提到,陳浩天曾在選舉呈請中表示,不支持任何單方面宣稱獨立。據他理解,《基本法》沒有限制港人向中央政府表達有關香港未來的主張,《基本法》第5條更表明50年後或有憲制改變。

尋求以合法及非暴力方式達成目標

申述書指,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無法指出一個香港民族黨成員曾經參與、企圖、協助、煽動或企圖煽動暴力,亦無法指出一宗民族黨舉行的活動有任何跡象會轉化為暴力事件。

相反,至少自2016年,民族黨明確表示放棄使用暴力來實踐目標。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向保安局局長呈交的建議有提到香港民族黨曾申請更改其持有的公司,由「C&N Limited」改作「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Limited」,而民族黨反對暴力的立場,亦見於該黨呈交公司註冊處的擬議修改的公司章程(Proposed Altered Articles of Association),相關文件訂明,公司透過「合法及非暴力的方式」( through lawful and non-violent means)達到目標,其目標包括「支援及參與支持這些目標的任何有效社會運動」(to support and take part in any effective social movements in support of these objects)。

申述書提到,即使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有注意到更改公司名稱的申請,但在呈交保安局局長的建議中,卻完全沒有引述上述民族黨呈交公司註冊處文件。陳浩天指,助理社團事務主任不披露材料及篩選材料(cherry-picking of material),是保安局不接納其建議的充分理據。申述書形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指,「不為意陳浩天有公開表示『修改目標』……相反,香港民族黨網頁的首頁繼續提到……『所有有效的對抗行動』……」(not aware that CHT had made any public statements about such “amended objectives”……On the contrary, the front page of HKNP's website continues to refer to ...... “all effective resistance actions”.....),是極具誤導性的陳述(a highly misleading statement),完全漠視民族黨的真正意圖,削弱民族黨尋求以合法及非暴力的方式達成目標的事實。

申述書亦反駁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在建議文件羅列的多宗事例,包括陳浩天出席在政總外舉行的「義士陷黑獄 星火送暖光」公眾集會,「對旺角暴動案中被定罪的被告表達支持」。申述書指,如果有讀當日陳浩天的發言謄本,便會知道他所說的是被定罪的被告都有良好的意圖,不應被污名化,並指他與部分被告有良好的私人關係,這些內容都不可被解讀為鼓勵使用暴力。

申述書批評,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選擇性將某些字眼詮釋作訴諸暴力,如民族黨用「流血」(bleeding)以和平的示威者可能被警察或反示威者襲擊,亦可簡單解釋為犧牲時間及努力,可以肯定的是,「流血」並不是指任何主動煽動或使用暴力。申述書舉例指,立法會議會何君堯去年在一場集會中說過「殺無赦」,亦是類似誇大的政治言論,而警方最後決定不予起訴。

否認煽動仇恨內地人

至於煽動仇恨內地人的指控,陳浩天在申述書中否認視「香港人」及「內地人」為兩種獨立的族群。他反指港府對其指控虛偽(hypocritical),政府一直拒絕將《種族歧視條例草案》的保障涵蓋至內地人,而他提及過大批來自內地的移民對香港的影響,亦與不少政府官員的說法相差無幾,如前特首董建華曾經說過:「至於居留權的問題,從今天我們向立法會提交的調查結果來看,香港顯然很難承受因終審法院的裁決而帶來的人口壓力。多年以來,透過香港人的努力,我們已逐步將香港的生活質素提高,我們不可以讓這些成果付諸流水。」政府亦曾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反映新移民對香港的房屋、教育、健康等方面帶來的資源壓力。

陳浩天曾以「殖民主義」形容中、港關係,申述書解釋,他非學術界人士,沒有緊跟隨「殖民主義」的學術定義,但粗糙地而言,他相信「管轄」(domination)及「征服」(subjugation)是易於描述中國和香港的關係。申述書指,即使政府不認同他的看法,他仍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資料圖片

不過,保安局在上月24日回覆陳浩天指,考慮所有材料後,認為有需要為為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以及保障他人權利和自由,認為禁止民族黨運作及繼續運作,為必要及合乎比例。政府同日刊憲,公布保安局局長根據《社團條例》賦予權力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或繼續運作,民族黨即日起為非法社團。

陳浩天在上訴限期最後一日、本月24日,透過律師去信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指出香港民族黨在《公司條例》下,以「C&N Limited」名義運作,不受《社團條例》規管。根據《社團條例》第2(2)條,《社團條例》條文不適用於《公司條例》(第622章)註冊的公司,保安局沒有法律基礎禁止民族黨運作。

上訴文件亦對保安局、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公司註冊處的做法提出一連串質疑:

  • 保安局、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公司註冊處未有向陳提供準備申述書所需的文件,未能保障程序公平
  • 保安局局長沒有見過陳浩天本人,便認定他不可信,程序上是不公平、不合理的,令人懷疑其決家只是出於對陳或民族黨之政治觀點的偏見
  • 比利時、英國、加拿大都有政黨公開主張地區獨立,它們均被民主政制視為尋常的政黨,惟保安局單以香港民族黨在主張獨立是超越尋常政黨所為,說法是天真及荒謬。
  • 保安局未能提出陳浩天或民族黨主張使用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的具體例子,甚至以民族黨曾經提出的一些普通、非暴力的示威方式為理據,如罷工、罷市、罷課
  • 保安局在缺乏正當理由下,扼殺民族黨的政治言論,其意圖不過是防止政府不容許的政治思想傳播,當局未能說服公眾拒絕香港獨立,只是有意壓制傳遞信息者及該構想本身。

陳浩天在上訴文件要求,曾公開評論事件的行政長官及8位行會成員,在討論及就其上訴作決定時避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