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李柱銘:一地兩檢損一國兩制 不能為方便犧牲司法管轄權


 

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於高等法院展開一連兩日聆訊,原定合併處理民族陣綫發言人梁頌恆、社民連成員梁國雄、「長洲覆核王」郭卓堅、新民主同盟成員古俊軒、社工呂智恆5人提出的申請,古俊軒下午要求撒回司法覆核申請,獲法官周家明接納,訟費事宜稍後處理。古在庭外向《蘋果日報》透露,由於其法援申請被撤回,昨日上訴亦遭駁回,遂決定撤回覆核申請。

社民連成員梁國雄(左二)開庭前表示,無意將政治問題帶入法院,惟現時民意無法伸張。何君健攝

代表呂智恆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首先作開場陳詞,他先以小男孩與父親玩搖搖板遊戲,比喻香港與中國一國兩制的關係。他解釋,小男孩與父親要公平地玩搖搖板,雙方達致平衡,一定不是使小男孩移近支點,而是父親移近支點作遷就,否則搖搖板不可能平衡,而細小的香港與偌大的中國之間、一國兩制的關係亦如此。

李柱銘續指,一地兩檢不必然是壞事,如美國與加拿大、英國與法國也有例子,不過,香港有很多方式實行一地兩檢,當局卻只選取對一國兩制傷害最大的一種方式,不考慮其他方式。該方式是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劃出一個範圍,猶如是個小特區,香港在該範圍沒有司法管轄權,香港法律不適用,引入全部中國法律,相當於引入一國一制、取代一國兩制。他批評相關方式違憲,削弱香港而有利中國,損害一國兩制。

李柱銘由《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的起草背景說起,指中、港實行「一國兩制」,而中方承諾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他呈交兩份專家報告,分別來自國際憲法權威、港大法律學院榮休教授佳日思(Yash Ghai),以及專門研究內地法律的港大法律學院教授傅華伶。李引述傅華伶指,部分適用於香港特區的中國《憲法》,其實已經納入《基本法》之內,《基本法》是完整的、自成體系的憲法。人大常委會選擇自我限制,以實踐根據中國憲法第31條的規定而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理念。如《基本法》第158條,雖然確立了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有全面的解釋權,但該條亦授權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自治範圍內作自行解釋。《基本法》具有排他性,人大常委會亦不能夠在《基本法》的框架以外,制訂對香港有法律約束力的規定。李柱銘及後分析,傅華伶「這個問題的解決,不可能不在《基本法》設計的框架內進行」的說法,是禮貌地表達一地兩檢不在《基本法》的框架內,即屬違憲。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左)代表申請人呂智恆。資料圖片

李柱銘:人大「決定」違《基本法》框架

李柱銘補充指,《基本法》第158條第一款:「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既然已經說明人大常委會有權,而且是全面的權力去解釋《基本法》,為何該條仍要有第二款:「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以及第三款:「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解釋為準。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他續解釋,因第二款及第三款是對第一款作出限制,這點並不是無關重要的。此外,《基本法》第18條,亦是限制中央政府將內地法律套用至香港,除列於《基本法》附件三全國性法律,其他都不得在香港實施。

李柱銘表示,至今仍然不知道有何法律理據去說一地兩檢合憲,人大在《基本法》框架以外,以「決定」的方式處理,並非以《基本法》第158條來解釋,亦沒有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他詰問,人大常委會尚未想到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為何香港的法院已經要服從其決定,「皇帝都未嚟,點解要跪低?」他指,無論香港有多尊重人大,都不能夠受其「決定」統治,人大的決定沒有約束力,如果香港今次容許,未來將會有第二、三、四次。

李柱銘又質疑,為何西九龍總站的內地口岸區,只是處理清關,卻需要全盤中國法律?政府一方以均衡比例測試(Proportionality Test)將其合理化,以乘客的方便解釋其必要(necessity),香港卻要犧牲司法管轄權,認為有關說法荒謬。他又指出,均衡比例測試用於人權案件,在此案並不適用,放棄司法管轄權不可能以必要(necessity)及均衡比例(proportionality)合理化。

有說法指一地兩檢只影響到坐高鐵到中國的乘客,港人不乘搭高鐵到內地,仍可選擇其他交通工具,但李柱銘反駁指,這是以一個荒誕的方式去理解憲法權利,正如不夠能以黑人可不坐巴士為由,接納巴士上歧視黑人的做法。

潘熙:一地兩檢是個謬論

代表梁頌恆及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接著陳詞,指中央早於1997年已訂下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界線,當中包括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基本法》第2條第18條,香港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除非已納入附件三,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實施,這些都適用於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因此,《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指,內地口岸區的範圍,視為處於香港以外並處於內地以內,與《基本法》並不一致,根本是個謬論。潘熙以「九龍寨城」為喻,指香港境內有一個範圍,實施清朝法律,質疑內地口岸區若不實施香港法律欠缺法律基礎。

潘熙續指,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是令內地法律在香港實施的唯一途徑。香港的法院只受香港法律約束,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在中國法律下有效,卻不屬香港法律之內,與今次案件無關,故香港的法院並不受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約束。即使香港尊重人大,其決定並沒有效力。代表郭卓堅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補充指,若香港失去、放棄司法管轄權,便使市民無法受香港法庭的保護。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將於明日陳詞。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